宝宝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17|回复: 29

【图片】【潇湘汐苑】【原创】19岁的雨季(m/f)

[复制链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发表于 2017-7-5 20:3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初雪是短暂的就像……年少的欢乐

c699af1bb051f819c24e9557d0b44aed2f73e7d4.jpg

c699af1bb051f819c24e9557d0b44aed2f73e7d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5 20:38:02 | 显示全部楼层
删帖第三次之后我决定了,二楼潇湘溪苑豪门大哥罚弟给度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5 20:38: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刑室“三小姐,您不能到里面去”门口身着一身黑西装的男子挡住了眼前的人。 初雪看来并不想理会他们径直往里闯“让开” “三小姐,先生吩咐不准您到里面去。请三小姐不要为难属下。” 初雪听后撇了眼前这两个小弟一眼,威胁道“你认为现在是先生弄死你们容易,依然我弄死你们容易,让开,先生怪罪我担着。” 两名手下思考,让,先生那儿不可能交代,不让,这初雪生起气来也不是善茬,左右为难。思考之下其中一人向前一小步“三小姐属下也是听吩咐做事。”讲完偷偷向初雪使了一个眼色,初雪很快的领会意思果断出手,一路撂倒了七八个阻碍进门。推开门的那一瞬间,初雪眼中都带了杀气。天琪跪在地下,后背猩红一片,血肉模糊,而行刑的还在身后挥动着钢鞭。“住手!”“三小姐”听到动静的一众人停下手里的一切动作,转过身来微微的鞠了一躬,尊敬的叫了一句三小姐。初雪上去避开天琪的伤,对着四周的小弟喝到“你们过来,扶他回房间!”“小雪,你不胡闹。”天琪语气听得出他现在很虚弱。“三小姐,琪少爷的责罚还没潇湘溪苑撅好羞耻罚挨完。”行刑人也如实的回答着初雪。“剩下多少,我挨!”“小雪!…”没让天琪把话讲完,初雪就下手把人给打晕了。“还不带人走?”“三小姐”“你们敢违抗我的命令?”众人不在讲话,初雪很少端少主的架子,可一旦她认真起来,连先生也拿她没方法。“看着干什么,把人扶回去”“是”讲话间手下差不多半搂半抱地扶起了徐天琦就往外走。  “还剩多少?”看人带走了天琪,初雪一脸释然的开始脱自己的外套,随手扔在一边。“三小姐,先生罚刑鞭100,执行了47”初雪上身脱落的只剩下了一层薄薄的里衣,然后跪落在刑室的地上,刑室里的人也跟着跪下“动手吧”“三小姐,得罪了”行刑人向初雪微微低头鞠了一躬后起身再次扬起了手里的钢鞭四五鞭过后,初雪开口道“停手,五哥,不必手下留情,我不想再连累你了。” 行刑人不忍地叹了口气,加力挥鞭。 二十鞭过后,初雪的背后差不多被血染透。 四十鞭过后,初雪被鞭子抽烂的衣服露出的皮肤鞭痕交错。 五十鞭过后,初雪呼吸都变得轻微,意识也开始模糊。 唱数还在接着。“五十一”“五十二”“五十三”全程初雪都没有出过一声,死死地咬住下唇,连呻吟都没有。从小在父亲的规矩里挨打受罚都不准求饶,不准哭喊,就是连一点点呻吟都不准有,否则换来的责罚总会让人刻骨铭心。因为在父亲眼里那是软弱,软弱的人难成大事。“三小姐”刑鞭停下,龙五上去扶起脸色惨白的初雪。“三小姐,还好吧?”龙五十分担忧地问道“我没事~……”缓过一阵的初雪,示意龙五放开她。接过小弟手中刚刚被自己扔在一边的衣服,迈步走出刑室门口。 而书房里的林峰泽坐在复古的木质雕花书桌后通过监控器目睹了一切,带着他那一贯高高在上冷漠的表情,哼,这就是他调教出来的接班人。初雪出了刑堂,还顾不上去看天琪,径直向父亲的书房走去。“三小姐”正欲进门的初雪再次被拦下。 “先生吩咐,请三小姐去跪省自己的错误。” “为什么?” “属下不知,属下只是按命行事。” “让开” “可先生现在不想见三小姐”男子再次伸出手臂挡住了要闯到里面去的初雪。 若在平常,怕是十个也挡不住初雪一个,可现在初雪刚挨了鞭子,身后的伤还没有处理,硬闯怕是行不通。初雪的脸差不多没什么血色,惨白的脸比平常更多了几分寒气 “拦下我,我好不了,你也一样”门口的男子快速想了几秒,犹豫了一下,最后规规矩矩地敲响了书房的门,然后等里面的回答之后推门而入。 很快男子出来,“三小姐,先生让您到里面去”得了通行令的初雪没等他把话讲完就拧门到里面去。书房内,只有林峰泽一个人,初雪进门什么话也没讲,只是端正的在父亲桌子前的空地上跪下。短暂的寂静之后“你进来难道只是想当着我的面跪省你犯的事?”“雪儿不敢”初雪在林峰泽面前完全没有了戾气,有的只有恐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5 20:3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谅丫头又潇湘汐苑宝宝错了忍着要从头发,看过的宝宝们,能够等几天再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5 20:4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假如再删……我潇湘溪苑妻主惩罚正夫就放弃他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5 20:4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儿不敢”初雪在林峰泽面前完全没有了戾气,有的只有恐慌“没有?”林峰泽轻描淡写的两个字让初雪出了一身的冷汗“先是让天琪假传我的命令,之后再硬闯刑堂放人,现在又想闯我的书房?” 初雪听后也吃了一惊,短短几个小时,她做的桩桩件件都犯了林峰潇湘溪苑撅起来挺进去泽的忌讳。 “爸,基本上我的错,和天琪无关,您明白他只是在执行我的命令,我有错,请爸责罚。”初雪双臂贴地,重重塌下腰去,跪伏在地。林峰泽冷眼向下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初雪,言语冷厉“你现在是谁的话都不听,什么地点都敢闯了,自己讲讲如何办吧” 关于初雪这份承担,林峰泽依然很中意的,至少他的女儿不是一个敢做不敢当的人。初雪没有回话,每次父亲都会问她那个问题来显示他的明主,可又有哪次是由得了她的。林峰泽起身打开了书房一角的柜子,里面挂着各式各样的“家法”,里面的每一件基本上林峰泽用来作为初雪的管教之用。林峰泽拿出了一根足有小孩手臂粗细的黄梨木棍,这事实上是刑室用来惩戒犯了帮规的小弟用的刑具,自从那次初雪弄砸了合作,林峰泽从刑室拿来之后就变成了初雪的专属家法。“父亲,初雪领罚。”初雪感受到父亲就在她身后,规矩了一下跪姿,平视前方,没有任何起伏,只有悲凉。没有任何过场,冰冷的棍子狠狠一下抽打下来,划破空气,啪的一声抽打在初雪臀上。那种钝痛,仿佛肉被硬生生的撕开。初雪咬着牙,保持着跪姿,狠狠的忍着。父亲讲过任何人都有资格在受罚的时候疼的死去活来或者哭天喊地,唯独她,没有,因为她是他林峰泽的女儿,林氏未来的接班人。林峰泽的打不是好挨的,那个初雪深有体会,你不明白他下一下会抽到哪里,更不明白什么时候会抽下来。自己能做的只有双手握拳,狠狠的抓着自己裤子,或撑着自己的膝盖,直挺挺的跪着,保证自己不倒下。初雪紧绷着躯体,一动不动的忍受着。头顶上布满细密的汗珠,差不多记不得挨了多少下,更不明白还要挨多少下。初雪差不多疼的快没了意识,慢慢的保持不住跪姿。林峰泽施罚的时候很少开口,可一开口就能让人无望。林峰泽加重了力道,书房里只剩下棍子抽打在身上的“啪啪”声和初雪不断加速的呼吸声。  初雪清晰这只是对她不守规矩责罚的开始,后面的估计更难熬。初雪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倒下的,只记得父亲一下下无情的责打和身上无尽的疼痛。初雪房间“走开!”护士无奈的拿着针在旁边站着。初雪因为身上的伤发起烧来,晕晕乎乎的,不讲碰,连护士想靠近都不让。无奈之下只能让人来报告林峰泽,护士们看到林峰泽浮现简直就是看到了救命稻草。“先生,三小姐在发高烧,可三小姐不让人靠近,这可如何办。”护士的话惹得林峰泽皱眉,就是护士自己也越讲越没有底气“先生,这?”护士明显想问接下来如何办,可看林峰泽的模样却不敢再往下讲。林峰泽上去看着趴在床上皱着眉头的初雪,初雪模样真是像极了她母亲。林峰泽走到床边,想替女儿脱掉身上染血的衣裤,可有人靠近初雪再次乱动起来。“不动我,滚!”要是初雪现在清醒着,她确信也会被自己的行为吓一跳。“雪儿乖,让爸看看你的伤,乖。”林峰泽难得的好脾气,只是用手轻轻的抚着初雪的头。不明白初雪是不是确实听懂了,确实安安静静的一动不动,由着林峰泽摆弄自己。衣服,裤子都被血糊住了,林峰泽只能拿过剪刀把衣服裤子都剪开,让人摁着初雪,自己上手把那层布料带着血肉一块撕下。初雪疼的不安分,身后原本差不多凝固的血又开始往外流。“开始吧。”林峰泽看着初雪的伤口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然后才示意护士开始。哪怕是林家的私人大夫,差不多看多了初雪受伤,可初雪这次身后的伤依然让人不自控的发抖,举着针半天下不去手,最后只能狠狠心,就着伤重的皮肤,推针…“啊!疼~,爸,雪儿疼!”林峰泽看着女儿,内心一阵难受,女儿在清醒的时候,从来都不可能对自己讲如此的话,再痛,她也会忍着。“爸,不,不要打雪儿好不行?不要…心疼雪儿一回…好吗?”初雪昏迷中呓语,一只手紧紧的拉住林峰泽的手腕。林峰泽打量着女儿,假如她不姓林,像雪儿如此的年龄应该正是被宠爱的时候吧,更况且自己的女儿她确实很出色。她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投胎做了他林峰泽的女儿。“好,爸不打,爸心疼雪儿”林峰泽的回答里透着平常没有的宠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5 20:41: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过了多久,初雪才缓缓的睁开眼睛,想动一动却牵连了浑身的伤,疼的让人冒冷汗,好似疼痛比之前更清楚了。“醒了?不乱动,伤得不轻。” “天瑞?”房间里只有天瑞一个人在,没看到林峰泽的影子,初雪有些失落。在梦里她梦到爸让她乖,会轻声细语的哄自己讲会心疼她,明明是梦为什么感受确实那么的真实。“伤口差不多处理过了。” 听了天瑞的话之后,初雪牵强扯了个笑脸。“天琪如何样了?”“他没事” 天瑞一向话少,只是讲的也是实情,比起初雪的伤,天琪实在好的太多。涂了药顶着一后背的伤还不安分。“来了多久了?”初雪发问,她现在状态和她的声音一样虚弱。“刚回,替天琪上了药,来看看你”“我有什么好看的,爸难道还会打死我?”“小雪!”初雪的话让天瑞吃了一惊,又感受到了初雪那无尽的悲伤。沉默被敲门声打断“三小姐,瑞少爷,三小姐该打针了?”护士再次拿着针很是无奈的浮现再初雪房间,。“出去,我没病”看到护士,初雪立马换了一副表情,用尽力气对着护士吼道。“三小姐,你还在发烧,必须打针。”林家上下生病了最折腾大夫的就是初雪,不肯好好吃药也不情愿打针。护士和初雪认真的讲明了她的情况,然而好似作用不大。“你快走!走啊!”初雪很忌讳大夫,护士甚至医院搭边的东西她都不想看到更不想接触,她清晰的记得在她还小的时候母亲就是死在了医院里,也就是那一天,林峰泽从一个慈父变成了一个事事苛责的父亲。“可先生让我…”“行了,你们过十分钟过来”一旁的天瑞发话“告诉我爸我好了,滚!”一声吼让护士十分狼狈拎着药箱离开了。“小雪…”“我好了,我没病!”初雪近乎孩子气的自言自语惹得平常不苟言笑的天瑞扯了扯嘴角。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来一颗奶糖递给初雪。这是初雪唯一的一个小嗜好,除了她只有天瑞明白,也成了天瑞的适应。天瑞没讲话,只是剥了糖纸,喂到了初雪嘴边。初雪愣愣地看了他一眼,张嘴咬下了嘴边的奶糖,含在嘴里。“你如此如何能好?”初雪不过头去,身后的疼痛很清楚,脑袋也晕的很,她不想吃药,更不想打针。“我没事~”初雪讲什么也不肯买账“先生明白了会不高兴的”“关潇湘溪苑女生花蕊红了于我,他什么时候高兴过…”沉默被敲门声打断护士再次进了初雪的房间。看了看初雪和天瑞,没有任何的话,显得局促。“你如何又回来了?快走!”听到动静的初雪抬头看见护士,开口就赶人走。“这…”听到初雪的话,护士大概比之前更不安“是不是也预备让我走?”林峰泽的浮现,把初雪和天瑞都吓了一跳。看着林峰泽进来,初雪惊的一句话都讲不出来。“先生”天瑞站在一边尊敬的向林峰泽问好“无理取闹!站着干什么,给她打针!”林峰泽没有动,只是发话。护士快速弄好了针管,对着初雪走去。林峰泽在,初雪只能把头埋在枕头里,让护士打针。护士夹在两人中间,简直是要了命,心理素养不够强大的估测早就干不了这份工作了。好在打针的过程很顺利,至少比护士想象中顺利的多“早晚过来,直到她好了为止,有能耐的还给我接着闹!”林峰泽在护士出门前发话。护士离开后,林峰泽慢慢的向着初雪走去,听到足步声,初雪的心提了起来,也把一旁的天瑞吓得不轻。“先生,小雪她…”“你先出去。”林峰泽发话,天瑞也无计可施,关于林峰泽,天瑞一直顺从。有些担忧的看了初雪一眼应了一句“是”就出门了天瑞没有离开的时候,房间里还有声音,天瑞的离开,让房间里一下子静得可怕。林峰泽就那样一直看着初雪,把初雪内心吓得都要窒息。突然,身后的被子全部被林峰泽掀开,初雪怕的都想要发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5 20:4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放松!这药好的快,可抹上会疼。”林峰泽的话让初雪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又有些想哭,原来,爸不是要打她,而是想给她上药。尽管疼,然而初雪却觉得幸福,林峰泽不是个温柔的父亲,如此差不多是他会给的最大的温情,怕是因为今天确实打的狠了重了,自己才能够享受到这短暂的温情。“我看你就是太闲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要我给你断尾。”林峰泽一边上药,一边数落着初雪“爸,那人是无辜的。”“啪!”林峰泽手里的药膏被狠狠地砸在了桌上,初雪的尾音与药膏砸落在桌上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无辜?什么是无辜,我教你的是什么?对待敌人绝不能留后患” “他不可能威胁到我们的,你放过他吧。” “无辜?放过?以后我不希望这种字眼从你嘴巴里讲出来”林峰泽话语里的愤慨任是谁都能听得出来。“不要再挑战我对你的容忍度。”讲完就摔门出去了。“三小姐,你没事吧?先生出去的时候好似挺不高兴的”天瑞和林峰泽都走了,叶婷端着东西着急推门进来询问,生怕林峰泽一生气又让初雪伤上加伤。“…” 初雪没讲话,拿着刚刚林峰泽扔下的药膏愣愣的出神。“三小姐,你没事就好了。” 见初雪没有新加的伤痕,叶婷才安心的放下手里的东西。“先生他好似越来越霸道了”“事实上,先生他依然很疼三小姐你的!”叶婷是十几年前林峰泽捡回来的孤儿,比初雪几个大几岁,后来被派来侍侯初雪。初雪每次被罚的重了狠了,叶婷都能看潇湘溪苑撅好羞耻罚见林峰泽都衣不解带的陪着初雪,她搞不懂明明是很疼女儿的的,为什么能够这么狠心呢“先生他只是手狠,要是太太还在就好了,她气急了,先生也不敢违拗她呢…” “…”提到母亲,初雪狠狠的闭了眼睛“……对不起,三小姐,我讲错话,请三小姐责罚。”叶婷反应过来也明白自己讲错了话,慌忙的跪下请罪。“…起来吧,婷姐,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应该明白忌讳。”“是,三小姐~”叶婷有些内疚的起身“小姐,吃点东西吧”“不想吃,疼得厉害~”初雪紧锁着眉头,浑身大大小小的伤口,人基本上血肉做的如何能没感受。可初雪不敢吃止疼药,因为林峰泽的缘故,一概止痛药初雪都不敢吃,也没人敢给她用。以林峰泽的话讲,罚她就是为了让她疼记住教训的,止痛药这种东西只会白费他的力气。然而伤痛火烧火燎的折磨得人更加心烦气燥。初雪怎么说年轻,伤的尽管严峻,在她配合护士换药打针的情况下,加上佣人的精心照料,伤口愈合的也十分快。林峰泽很忙,多半时刻都不在家,偌大的房里有时候好似只有自己。有空了,天瑞天琪就会过来陪初雪谈天解闷,天琪话多也活泛十分有味,而天瑞一般都只是坐在一边时不时的搭几句,两兄弟一直一静一动,天琪爽朗的很,天瑞却是十分的稳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5 20:4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初雪身后的伤口开始结痂,原来的黑紫也淡了些,差不多能够牵强下地行走。身上疼痛少了,心情自然也好了些。“小雪”天瑞敲门后总会停顿三秒才进门,这是不变的适应。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满了房间,初雪只穿了一身白色长裙,就这么潇湘溪苑女生花蕊红了静静的站着…在家的每一个清晨初雪都喜欢站在窗边静静的看着太阳一点点的升起,十几年来一直如此。“身子没好如何还站在这?”“适应了,惋惜我前两天起不来床,如此绚烂的景色…都错过了。也不明白我还有多少次如此的机会…”“不想太多了”“找我有事吗?”“陈先生来了,先生让你去一趟”“…明白了”书房“讲了好几次来访问,这回可就是来成了!”陈鑫笑的十分开怀林峰泽附和的发笑“你还会惦记着来看我?”“你讲话我就不爱听!我就不能来看望看望老朋友?”陈鑫见林峰泽笑笑不搭话,只能自己找话接上“我讲老弟啊,你不可能又把小雪给打趴下了吧?小雪是个女孩子你也不太狠了。”就见林峰泽毫不在意的挥挥手“只是打她几下子,这么些天还至于起不来床?”“你也是手太毒,我有这么个美人坯子又出色的女儿,疼都疼只是来”林峰泽无所谓的笑笑“哪里来的那么多娇气。”没多一会门就被敲响,初雪开门进来。“爸,陈叔叔”看见初雪陈鑫先挥了挥手招呼“小雪,快到这边来坐,真是越长越漂亮了!哈哈哈哈”初雪实在看不上陈鑫的模样,可当着林峰泽的面依然礼貌的笑了回他“感谢陈叔叔”陈鑫听了之后哈哈大笑,拉着初雪讲“林老弟,这孩子嘴巴但是比你甜多了”陈鑫拉着初雪天南地北的胡扯,初雪也只是附和着。初雪几次偷眼看着林峰泽,分明在林峰泽的眼里察觉到了鄙夷。“小雪啊,有没有喜欢的男孩子啊?没有的话,陈叔有个宝贝儿,刚从国外回来。”“陈叔,我还小呢。”“啊呀,你爸像你那个年纪都差不多有你了,你的情况你爸也不着急…”…“先生,有人找您,讲是陈少爷来访问先生您的”“明白了,快请进来。”“是”这讲曹操曹操就到了,陈鑫这家伙先是点名要见她,现在宝贝儿也出场了,十几年都没时刻上门,如何偏偏今天这一家子都来了,这是安着显摆的心来了?很快,就有人领了个男人进来,身材高挑健壮,全身黑色休闲服,一副墨镜遮住了半张脸让人看不出神情。“爸”陈天华进来直截了当忽略了林峰泽和初雪,径直走到陈鑫周围就坐下了,随意的就像在自己家。“还不叫人,这是你林叔,那是林叔的女儿初雪”陈鑫没有训斥,只是淡淡的开口让陈天华喊人,变相的默许了宝贝儿的所作所为。“天华从小没规矩惯了,基本上被他妈宠成如此,林老弟,你可不见怪”“来了就不约束了,雪儿平常在家也随意的很”听到这话,初雪有些不贫,自己哪敢随意,又如何敢如此的没规矩。“初雪?你就是林氏接班人?就如此的连枪都端不稳吧。”陈天华没有理会林峰泽,而是上下打量了一番站在林峰泽身后的初雪。“天华,在你林叔面前口无遮拦,你等着我给你松皮呢!”初雪看着着父子俩一唱一和的演戏,心想要是自己敢如此傲慢,早就被揭层皮了,哪会只是讲讲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5 20: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林老弟,你少听这小子胡讲,谁不明白初雪身手枪法样样了得”陈鑫轻笑着。“喔?是吗?那……”陈天华没有把话讲完,可他的笑意差不多潇湘溪苑 扒开 屁眼能让人一目了然。林峰泽自始至终都只是微笑。“如何,是怕了么?”陈天华步步紧逼初雪如何能放任陈天华如此公然的挑衅“爸,陈叔叔,我枪法尽管不行,只是陪天华哥玩玩依然能够的,天华哥想如何比,我奉陪就是了。”林峰泽没搭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初雪一眼。“也不讲我欺负你是女的,比什么,如何比,规则都由你定” “那就感谢天华哥了”初雪礼貌的回应。林家地下射击场依了陈鑫的意思,讲是让自己的人开开眼,一睹初雪的英姿,顺便也叫了两方的随从手下,林家的园丁佣人,一个不落的都到了射击场。而林峰泽和陈鑫只是坐在了监控室看着初雪和陈天华比试。初雪和陈天华手里都只是是一般的手枪。装上了子弹,靶子差不多立好,同心圆一字排开…“哥,你讲谁会赢?”“……”天瑞现在很为初雪担忧,完全不搭理天琪,而被天瑞无视了的天琪也乖乖的止了话,静静的观赛。只见陈天华抬手接连几枪,都正好击中圆心,在场的人都不禁欣赏,陈天华大概也挺中意。到了初雪,同样数声枪响过后,大伙儿伸长颈项去看,却没看见新的弹孔,只是原先的弹孔稍稍大了一些。初雪的几发子弹直截了当击中陈天华原先的弹孔,这让陈天华对初雪有了新认识,而初雪依旧只是没有起伏随意的抬手,再次正击圆孔。如此才有意思,陈天华顿时对这次的游戏有了兴趣。“这种靶子都没有意思,不知林小姐有没有试过活靶?”陈天华玩味地笑了。“你们站过去”随后从带来的随从重随意指了两个人。被选出来的“活靶子”直截了当被押到了射击范围内。初雪和陈天华手枪里都只剩下一颗子弹。“不知林小姐杀过人吗?”陈天华问,然后对准左边的人就是一枪,子弹直直的朝人心脏的位置去了。初雪抬手打出最后一颗子弹,两次枪声几乎同时响起,枪声停了,“活靶”没有一个倒下而众人都看的分明,初雪的最后一发子弹并没有朝另一个活靶的方向去,而是生生得打偏了陈天华的那颗。子弹擦过其中一人的脸颊留下一道血痕。“没想到林小姐枪法这么好,那身手一定也不错了”见过初雪的枪法,陈天华对她的身手有了十分的兴趣。“天华哥高看我了”初雪想着既然差不多比上了,没理由不接着。两人放下枪,摆开架势,却匆匆跑过一个人“三小姐,午餐时刻到了,陈先生和先生差不多去餐厅了,让您带着陈少爷过去。”“明白了”听了这话初雪很快的收起了架势,淡淡的笑了笑以示抱歉“天华哥,看来只有下次了”陈天华的兴致被打断,很是不满。陈鑫更是不快,他的宝贝儿竟输给了林峰泽的女儿,但面上并没有任何表现,只是满面堆笑跟着入席。佣人取来上等的名酒,酒席上林峰泽和陈鑫两个倒是有讲有笑很是喧闹。陈天华内心憋着气,那怕是面对山珍海味也没有胃口,只是不停的在灌酒。陈鑫在一旁看着,不由得暗骂宝贝儿没点出息,如此就要借酒浇愁,还如何盼望他协助自己。经管陈鑫内心狠林峰泽恨得牙根痒痒,面上依然装出一副笑脸,拿着酒杯走到初雪周围坐下来,一只手搭上了初雪的肩膀“小雪啊,刚才天华他实在是太失礼了,你不介意哈!”“陈叔您讲什么呢!”初雪不着痕迹的站起来向后退半步,顺势躲开了陈鑫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她承认自己打心眼里讨厌陈鑫,从今天见他第一眼就是,尤其现在他还故作亲热的对着自己,实在没法让她有一点好感。可陈鑫非讲要给初雪赔罪,要亲自敬她杯酒。初雪推辞只是,偷眼看了林峰泽一眼,看他没有阻止的意思,只能笑了接过一饮而尽。陈天华在桌子上就听父亲不断的跟林峰泽夸赞初雪,还恭喜他栽培了如此好的接班人。时不时还抱怨几句讲他无用,陈天华听的浑身不自在。饭后陈鑫父子俩没在多留,又寒暄了几句就走了。酒席上几人都喝得很多,初雪也被动的喝的有些眩晕。陈鑫走后,林峰泽抬手示意佣人们全部离开。 客厅里林峰泽冷眼看着初雪,半天没一句话,突然反手就是一巴掌。清脆的声音让在场的几人都睁大了眼。初雪脸上很快就浮现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随即跪在地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地图|宝宝家园

GMT+8, 2017-12-17 06:22 , Processed in 0.06432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宝宝家园 本站所收录作品,均是来源于网友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删除。 邮箱:baobaohomespank@163.com

© 2003-2017 spank_spank视频_spank小说_spank网站_sp论坛_宝宝家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