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88|回复: 29

【潇湘溪苑】【原创】屌丝受崛起

[复制链接]

2

主题

60

帖子

12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6
发表于 2017-7-9 16: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精英攻VS屌丝受。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原谅我无声无息的再次刨坑潇湘汐苑调教 立规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60

帖子

12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6
 楼主| 发表于 2017-7-9 16: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1卢岩是晟天俱乐部的编剧兼摄像师。 晟天是K城的一家高端会所,主题DBS潇湘汐苑惩罚夹子香拜M。 晟天的一向服务项目,是向会员提供演出,卢岩就是舞台剧的编剧兼摄像师。 卢岩不是学中文或编导的,然而为了这份工作他阅读了大量戏剧创作方面的书籍,并蹭了很多中文系的课;他也不是学摄像专业的,在上一任摄像助理表示毕业后要回老家工作的意愿后,卢岩就辅修了摄像专业,顺利接下摄像助理的位置。 卢岩就是这么认真又勤奋的人,因为他要赚钞票养家,还要买房买车娶媳妇。 俱乐部的会员大多是K城及全国各地有些背景来历的人,尤其是资源稀少的dom。众所周知,技术好的dom大多学艺于国外,一个出国既不行好学习也不疯狂打工而是学习SM技术的人,他们的家庭背景和财力可想而知。 俱乐部的很多dom都向卢岩明示暗示过——卢岩外在条件不错,相貌清秀天然萌,最重要的是他的剧本极富想象力,每一个细节都冲击着dom还有sub的兴奋底线,不管什么样冷清的观众,都能在看到他的剧本后脸红心跳,呼吸急促,恨不得立即回到他们的专属房间模拟剧本中的情节。 一个充满想象力,善于营造气氛的sub,试问谁不想试试? 卢岩只对他们其中的一位留恋向往,乃至他构思剧本时,每次都把高大严格充满侵略气息的dom想象成他的模样,才能敲出文字。 那个人被称作“二爷”。第一次听到那个称谓,卢岩差点没喷了,各种脑补了油头粉面的宝二爷和琏二爷。然而这位二爷却浑身充满了禁欲气息,他并不算英俊,高大,略有些清瘦,金边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 二爷是晟天最高不可攀的dom——他不是最富有的,也不是技术最好的,可就是最高不可攀。因为他从来基本上1V1。 这大概特别不同寻常,怎么说DBSM圈子中最稀缺的就是纯dom,本着资源合理组合的原则,晟天内部一般基本上一个dom同时和多个sub进展关系。二爷非但坚守1v1原则,更是大半时刻基本上在空窗。这不是禁欲,分明就是白费资源有木有! 卢岩偷偷摇头,暴殄天物啊。 关于二爷的追逐,从来就没停止过。因此关于卢岩而言,二爷更是高不可攀—那些追求二爷的sub有多少穿上衣服之后基本上社会精英呢?他就亲眼见过一个前一晚被他的主人公开执刑惩处到哭号失态的资深sub浮现在他们学校的校友会上,满脸正义的大方陈词,下边副部级的校长亲自带头鼓掌…… 和这些精英比起来,卢岩只是个连奖学金都拿不到一等的一般在校生,一种挥之不去的自卑感把他埋到了尘埃里。 因此卢岩拒绝二爷和拒绝不的dom的理由基本上不一样的:他拒绝不人时讲的是“我家五代单传就盼望我娶媳妇生孩子完成百年大业呢,可不能被您给掰弯了”,拒绝二爷的只有一句话,“我玩不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60

帖子

12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6
 楼主| 发表于 2017-7-9 16: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2卢岩为晟天工作的第二年,他完全颠覆了从前对二爷的看法。 从前的二爷是温文尔雅,体贴周到的,他会在拒绝每个追求者时认真措辞,明确表明态度的同时,做到绝不损害追求者的自尊;他会在与sub在一起时,小心翼翼的照顾sub的每一个细节反映,不仅要确定sub的人身安全,更要顾及他们的心理感受。 但是有一天,二爷的形象被完全摧毁重塑了。 客户体验部的调查结果显示,会员们渴望看到血腥刺激的表演。卢岩原本是拒绝这次任务的,他非但不嗜痛不嗜血,更加反对这种不顾健康的放纵行为。但是表演的sub表示能够尝试一下重口味,一群dom也跃跃欲试。 卢岩很头痛,但是这就是他的工作。 他不去当家教不去发传单而选择来俱乐部工作,除了他本人也有很强烈的被管制欲望外,他更加看重的是俱乐部不菲的薪水,一个兼职编剧的酬劳差不多堪比这座都市的白领了。卢岩用第一个剧本的稿酬,给他农村的父母买了医保。因此,卢岩很珍潇湘溪苑惩罚自己分开惜这份工作。 如同便秘一样,卢岩在导演第九次催稿后,终于憋出了一部内分泌失调的本子。 导演的皱着眉头大改剧本,卢岩在旁边一脸的内疚,却写满了我差不多尽力了。 导演和演员商量了很久,一致认为那个剧本很难在舞台上展现,最终演员提出一个折衷的意见,假如二爷肯加入,那么他就演。 最终,导演不明白用什么法子,终于讲服了从来不肯当众表演的二爷。 当聚光灯打在一身劲装,穿着黑色马靴的二爷身上时,卢岩的血液都沸腾了。早明白表演者是二爷,他会把sub想象成自己,按照自己的性格、体质来塑造,然后尽情的yy自己在二爷的鞭子下痛苦辗转,求饶,却照旧不能获得宽宥。 然而,乌黑色的长鞭落下第一鞭时,卢岩就傻在当场。 清脆悦耳的皮革击打肉体的声音,伴之而至的却是撕心裂肺的呼号,长鞭所过,一条猩红的血痕,鲜血缓缓渗出。 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卢岩的心却紧紧揪住。 生平第一次,生理性心悸。 剧本中三十鞭的刑罚,卢岩难以想象三十道血痕遍布在那白皙单薄的背上的情景。 受刑者的哭号越发歇斯底里,卢岩慢慢眩晕,声声惨叫直击他的心灵,他的眼前一片血红。 他没能看到受刑者在哀叫中勃起,也没能看到第三十鞭划过受刑者腹股沟后,受刑者浑身抖动不受操纵的射精。 卢岩崩溃了。 为了大四的学费和生活费,卢岩并没有辞职,然而他从此拒绝调教剧本,同时,拒绝对视二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60

帖子

12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6
 楼主| 发表于 2017-7-9 16: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3卢岩毕业后找到一份在不人眼中看来不潇湘溪苑妻主惩罚正夫错的工作,省测绘研究院——是的,卢岩的本专业是测绘,一个擅长写剧本和舞台摄像的人,居然是个工科狗。 卢岩对这份工作也比较中意,除了它并不如想象中那样清苦外,还为他始终不找女朋友提供了个理由充分的爱护——测绘院常年出差野外。 这一次卢岩的任务是在省内某贫困县的一个下属村子大面积测绘。 一个穷了几十年的村子,因着所属地级市换了个有眼光有魄力的市长,决定进展旅游业,因此,制定方案、招商、投标、投资建设。 卢岩和在当地雇来的助手住在逼仄的出租房里,他很适应如此爬满蛇虫鼠蚁的的环境,因为他就是从如此的恶劣环境中走出来的,他更加中意的是每天380元的田野补贴外加每月1000元的高温补贴。 卢岩外放着碧昂丝的歌,用对讲机指挥着雇工扛着全站仪杆爬来爬去,自己在默默的输入数据。 那个市长很有眼光,这是一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相结合的景点,卢岩此刻测绘的是一座十六国时期的山城遗址。 漫山遍野的移动信号覆盖了卢岩的破手机,接起电话是当地主管开发的副市长和市委书记。 “小卢啊?还在忙呐?高温作业小心中暑啊,工作固然重要,躯体但是自己的,年轻人拼事业也要主意躯体,下来休息休息呗,有一位沈总对我们那个项目有兴趣,给你引荐一下。” 卢岩所在的测绘院是副厅级单位,地级市的副市长是副处级,因此尽管是市长,也对卢岩这种小喽啰特别客气。 卢岩却免不了内心吐槽:zf让测绘院来测绘就是制定招标打算,这边标书还没做呢,那边就有人过来看,分明就是差不多内定了,所谓的招标就是走个形式。这么好的一片地,能承包到的人,除了有绝对实力外,绝对关系也是必不可少,谁明白他是市长小叔子依然省长小舅子。 只是这种情况对卢岩这种混迹机关事业单位的人来讲,见怪不怪,受之泰然,尤其卢岩依然那种坚决不愤青超级看得开的人。 尽管很不乐意,但副市长的面子依然不能驳的。 卢岩细长的身板,吭哧吭哧的背着三足架,拎着全站仪,挎着笔记本,一路辛苦的下山去见小舅子。 山足下停了三辆车,一辆破捷达,副市长的座驾——靠,车改了他如何还开着;一辆丰田霸道,书记的爱车——靠,你一个国家公务员敢开这种车,脑子进水了吧;还有一辆黑色的奔驰GL500,想来是小舅子的车。 卢岩吭哧吭哧的走过去,副市长的司机超级有视力价的过来接过全站仪,副市长则一脸和气可亲的介绍,“沈总,这位是省测绘院的小卢。” 连名字都没介绍完整,可见对卢岩有多不重视。然而卢岩并没精力吐槽那个,因为他差不多被小舅子吓尿了。 二爷上身深灰色衬衫,下身黑色休闲西裤,足上也是休闲鞋。尽管一身休闲,却依然禁欲气息逼人,迎面三米杀人于无形。 “你好,沈璋。” 第一次明白二爷的名讳,卢岩心中暗暗铭记,但是却是讲什么也不敢伸手,仿佛那只递出来的修长的手上握着一支染血的鞭子。 “您……您好……”卢岩手足无措,窘迫的打着招呼。 他的头深埋在胸前,事实上,沈璋并不可能认出他——为了防晒,卢岩裹了个防紫外线的采茶帽把脸围了个结实,唯一露在外边的眼睛还罩了一副大墨镜。 副市长娴熟的打着圆场,心想这没见过世面的理工男一定是被金主光芒万丈的气度给震慑住了。莫讲是这小孩子了,他这久经沙场的老油条,第一眼见到金主时,也被那翩翩气度给压了个喘不上气来。 副市长无限夸大事实,却又听起来诚恳无比的忽悠着金主。 卢岩甚至那个景区的概况,此刻却头脑混沌,甚至感受不到副市长的存在。他的眼前一片黑色,聚光灯下,二爷蹬着马靴,手里拎着染血的鞭子…… 卢岩不明白他们在讲什么,他摸索着挪到树荫下,他明白他再不休息一下补充一点水分,他一定会晕倒。 过了一会,副市长过来招呼他,“小卢,一起去吃饭,你这么辛苦,可得多吃点,年轻人你太瘦了,回去累瘦了,我没法跟尹院长交待。” “不不不不不不!”卢岩讲了一连串的不,他不可能坐在二爷对面,更加不可能摘掉脸上的爱护。 副市长一愣,没想到卢岩拒绝的这么干脆。他们地级市和测绘院是两个互无关系,经费独立的单位,因为工作关系,也经常在一起吃饭,卢岩这种有廉价不占王八蛋的屌丝,更是每逢饭局比吃撑,按照道理来讲,他应该不可能拒绝。 沈璋觉察到他的异常,走上前来,低声问道:“小卢,你是不是中暑了?你把帽子摘下来,通通风。” “不要不要不要!”卢岩吓得捂住脸,不明白为什么,他不敢直面沈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60

帖子

12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6
 楼主| 发表于 2017-7-9 16: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4卢岩以中暑为由,搭了书记的霸道顺风车,回到出租房。 一身汗津津,冲了凉水澡,雇来做饭的阿姨帮他洗了衣服,他倒在吱吱作响的小床上,满脑子基本上挥之不去的沈璋。清冷的沈璋,禁欲的沈璋,细心周到的沈璋,气度翩翩的沈璋,凶狠的沈璋,残暴的沈璋,魔鬼一样的沈璋。 沈璋、沈璋、沈璋…… 卢岩反复念叨那个刚刚听讲不到一个小时的名字,突然把脸埋进枕头里——他胆怯那个魔鬼,却摆脱不掉魔鬼的诱惑。 为什么没有和他握手?认识他差不多两年又十个月,还从没碰触过他,哪怕是握手。 卢岩差不多无药可救了。 卢岩浑浑噩噩的眯了个午觉,翻身起来,却是讲什么也不想顶着午后炎炎烈日上山了。他打开笔记本,把全站仪数据导入CAD。 卢岩一边查着俄文字典,一边用一款没有汉化的俄语软件生成等高线。正在这时,敲门声响,卢岩顺口讲了句“请进”,再一抬头,人就完全傻了。 破败的院子里,站满了人,副市长、书记、司机,白领装扮的大波美女,还有……沈璋。 那一瞬间,卢岩好想哭,他住在破落得简直能够用来给抗战片取景的土房里,不要脸的用着盗版没汉化的软件,支着副黑框大眼镜,光着上身,露出一块肌肉都没有的豆芽躯体,下边穿着10元一条从农村大集买来的老头裤衩,最要命的是屁股后边还破了个洞…… 屌丝见男神,怎一个惨字了得? 卢岩捕捉到沈璋玩味的目光,更是连哭都哭不出来了——他的隐秘曝光人前,事业单位正式在编职员,居然有那种见不得人的嗜好。 他不敢再看光芒万丈的沈璋,自惭形秽,多么贴切的形容他此刻的境遇。 副市长和书记看看憋红了眼圈的卢岩,又看看沈璋周围大大方方微笑的美女助理,忍不住哈哈大笑,“小卢这么腼腆啊,不愧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生,一天到晚都在学习吧?”我把所有的荒唐写下,把最好的年华给你。 卢岩手忙足乱的扯过T恤套上,又舍命往下拽了拽,保佑能挡住裤衩上的窟窿,慌慌张张的出门打招呼。 “刘书记、李市长、陈哥……沈……沈总……” 卢岩期期艾艾的,头也不敢抬,双手背在背后,接着试图遮住屁股上那个洞。 副市长接着和气可亲的问:“小卢,中暑好点了么?我们给你打包了点菜,清淡有机菜,你让田嫂给你热了吃。” 卢岩大脑不在线的道了谢。 “对了,小卢,沈总想看看咱们水库的照片,你这基本上专业设备拍的,确信比我们外行拍的好,你看你方不方便给沈总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60

帖子

12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6
 楼主| 发表于 2017-7-9 16: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5沈璋难得实地考察一个case,因为他实在不想给他那位志大才疏的老大背黑锅,因此那个项目他一定要亲力亲为的拿下并办好。他在网上看到过有关那个景区秀美宜人的照片,可他更想从投资的角度直观看到那个景区的一切数据——面积、山体占地面积、海拔、水库面积、蓄水量、古遗址面积等等。因此听讲测绘院的人正在测绘,他很想看看比谷歌地图更详细的地图和照片。没想到测绘院的工作人员是个太过青涩的孩子。尽管他从头到足都蒙得严严实实,可通过他寥寥无几的几句回答和充满戒备的肢体语言,沈璋明白,那个孩子在胆怯,确切的讲,是在怕他。沈璋有着能够让任何sub望而生畏当场跪地的气场,即便在正常生活工作中,明明温柔有礼的他也难免给人不怒自威的感受,可若讲初次见面,尤其是跟他没有利益关系的人怕他,也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因此沈璋很惊诧。但是他依然竭尽全力的想安抚那个在高温下作业好几个小时的孩子,他试图向他伸手,给他建议和安慰,可这一切善意的提示,都被那个孩子毫无回旋的拒绝了。沈璋第二次被人拒绝得如此没头没脑——上一次,是俱乐部里的一个编剧。他本不想再接着增添那孩子的任何不安情绪,可他总不能让此行空跑一趟,最后他依潇湘汐苑王妃闯祸挨打然请副市长带他过来,试图看一看测绘院的测绘图。站在破旧的大门外,副市长不失时机的介绍着,因为这个地方贫穷落后,老百姓的动迁费用很是不高的,这也是投资优势之一。细心的沈璋却难免会想,能在这种环境中悠然安居的孩子,一定也是吃过苦的。当看到委顿在床上,抱着电脑和字典,汗流浃背的男孩时,沈璋一下子明白了男孩为何那样怕他。那个男孩叫Jason,是俱乐部舞台剧的编剧,拥有得天独厚的天然萌气质,充满了青春的阳光和丰富的想象力。在空窗了将近一年后,终于忍不住想找个sub来玩一玩了,沈璋亲切的询问男孩,愿不愿做他的sub。沈璋很少主动向sub提出要求,因为他是那样出色,如众星捧月一般,很多sub为他倾倒,无不以得他青睐为最高荣幸。他以为他只要他开口,就绝不可能有人拒绝,更况且,他看得出男孩看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无限的崇拜和眷恋。但是,男孩拒绝了他,他讲,“我玩不起”,那一刻的沈璋是动容的——男孩的迷恋太深了。因此,沈璋只能礼貌的道歉,为他的唐突道歉。沈璋还记得,舞台剧导演来求他出手表演时讲过的话,他是圈子里用鞭子用的最好的dom,为了保证演员的安全,请他帮忙演出。沈璋是拒绝的,他甚至建议取消这场表演。而导演却讲,这是编剧Jason专门为他量身打造的角色。沈璋也喜欢看俱乐部的表演,他能感受到表演中每一个dom,每一位主人身上,都有他的影子,他明白缘故,但他不予回应。但是突然有那么一瞬间,他恶趣味的想,假如,让那个小东西看到这一幕,他会不可能吓得腿软呢?也许就是出于这种恶劣的办法,沈璋最终成功的把卢岩推出了他视线所及范围。慢慢的,沈璋有些记不得曾经有个唯唯诺诺的男孩,拒绝过宠儿一般的他,慢慢的,由于工作关系,很少再看演出的他,不记得了俱乐部曾有一个想象力超群,却总是窝在角落里仰望着他的男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60

帖子

12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6
 楼主| 发表于 2017-7-9 16: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6卢岩窘迫的把电脑拿到院子里,放在废弃的磨盘上——他不敢请沈璋进狗窝一样的房间,那样他不仅仅低入尘埃,而且会和尘埃相销相毁,最终也变为尘埃。 卢岩把群山、水库的CAD平面图调出来给沈璋看。 沈璋就站在他周围,突破了社交距离。 卢岩的心怦怦乱跳,这一刻,他甚至能够不记得沈璋那双染过鲜血的手,他想,如此炎炎烈日下,我是安全的,既然如此,就让我放纵一次,靠近他吧。 沈璋不太会看这种平面图,由着卢岩给他解释。他微微皱着眉头,看得出卢岩的紧张,以及孤注一掷的大方,他在卢岩不可能留意的前提下稍稍侧开躯体——既然不能给他什么,就不要去招惹他。 沈璋终于明白那个明明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渴望被管制的男孩,为何在俱乐部那种地点浸淫好几年,却照旧禁欲般的克制自己。他是个“好孩子”,他被无可选择的打入那个框框中,好好学习,改变命运,在都市安身立命,娶妻生子……他向往的那个圈子,正是他价值体系中绝对不可能容忍的。他游离在那个黑洞的视界外,以绝对的理智拒绝诱惑的吸引潇湘汐苑fm撅起来年下。 配合着照片,沈璋认确实评估收购的可能性。当看到古代遗迹时,他提出了许多专业的问题,这让测绘专业的卢岩也没方法回答。 卢岩想了想,讲道:“二……沈总,请您稍等片刻,我能够给您做个三维建模,如此您看起来会更直观。” “三维建模?那不是需要很高端的仪器才能做么?”大波美女姐姐好奇的问。 对着不相干的人,讲起自己擅长的专业,卢岩一秒钟进入侃侃而谈模式,“这不是很专业的建模。专业建模需要用专业的器材,比如三维扫描仪,收集数据,生成点云。只是那个古代遗迹不是很复杂,只用照片,也能够通过点云分析,建立三维模型。” 一边讲着,一边打开另一个没有汉化的photoscan,导入了几百张他用手机拍摄的照片。 测绘专业用的电脑,配置是相当高的,一个只有十几兆的小软件运行起来自然是小菜一碟,大概不到十分钟,软件就生成了一个模型,360°随便转,果然直观。 沈璋留心到那个软件是未经汉化的,也留心到最小化的另一个未汉化的软件,这些基本上直截了当用的国外软件,显然是他自己淘的——这是一个工作认真且肯钻研的孩子。 最后,沈璋问:“小卢,请问那个模型能不能拷给我?” 卢岩连忙又开始磕巴,“好……好,我……”大波美女姐姐递给他一个U盘。 卢岩对着美女姐姐显然就正常得多,拷完后他对美女讲,“PDF就能够打开那个文件。” 看得出金主中意,副市长笑呵呵的讲:“沈总赏脸,晚上尝一尝我们这的特色美食——这也是项目的一部分。小卢也来,晚上吃顿好的。” “不不不不不!”卢岩再度陷入慌乱。 但是,副市长没给他机会拒绝,因为他看得出,金主对他的介绍和解释很买账。 抓牢金主,就是他了! 卢岩吓得语无伦次的推辞,这次,连兴致勃勃的副市长都看出了端倪——卢岩尽管不擅长应酬,但吃饭这种事他一般不可能拒绝,他们也没少一起吃饭,这次卢岩三番五次推辞,那一定是当真不想去,难道是为了金主? 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 沈璋突然开口道:“小卢,一起去吧,正好有一些问题,我不大懂需要向你请教。” “不敢不敢!”卢岩下意识的还想拒绝,却一下子找不到理由,又觉得如此生硬的拒绝很不给副市长面子,便只好勉为其难的承诺了。 卢岩很想先换条裤子,但是众人鱼贯而出,除了书记就是副市长,他哪敢让人家等?只得欲盖弥彰的捂着屁股,一路小跑,钻进刘书记的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60

帖子

12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6
 楼主| 发表于 2017-7-9 16: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7做测绘那个行当的人,酒量都不差,怎么说每次出项目基本上一路从省里喝到市里,市里喝到乡里,乡里喝到村里,项目完结后再反着喝回来。卢岩的酒量早就炼出来了,他没炼出来的是酒技。讲白了就是,如何把领导和客户喝到位的同时,不把自己喝大了。副市长和书记显然久经沙场深谙此道,左右逢源,长袖善舞,讲一百句也喝不上一口。卢岩却是实实在在的贯彻执行了那句“我潇湘溪苑妻主惩罚正夫干了,您随意”,白的红的啤的基本上一口闷。只是到了最后,卢岩也没断片。他只是趴在马桶盖上不停的酝酿如何样才能吐出来。差一点了差一点了……唉,功亏一篑,又没吐出来。卢岩难过得要死,只能试着扣喉,从前有同学这么做的,貌似很管用。手指刚刚伸到嘴里,手腕便被一只手抓住。修长的手指,休整整齐的指甲,还有腕上的卢岩不认识的表。卢岩顿时酒醒了,猛的站起来,天旋地转差点没摔倒,“二爷!”沈璋递给他一瓶冰绿茶,“压一压,扣喉很伤食道,以后不许你有如此的行为。”卢岩结果瓶子的手一顿——沈璋的声音很温柔,可讲出话却充满了不可置疑的威严,这就是dom天生的气场。卢岩吓得抓紧低头,并非仅仅是胆怯沈璋,更有他幻想的被充满威严的男人教训、管教时的兴奋。看他的反应,就明白他内心在想什么。沈璋觉得他很可爱,红彤彤的脸,连颈项也是红的,很适合戴上一双兔耳朵,再插入一个兔尾巴。沈璋本不想招惹他,但是就是这么一瞬间,他觉得假如有如此一个sub在周围,大概也很有味。固然,沈璋也明白卢岩的诉求和同意度,因此他只能在克制的同时,遵循本能的问道:“我应该怎么样称呼你?”“小卢……”你不是叫了我一晚上的小卢?但是话一出口他就反应过来,这是沈璋在问他的名字。“卢……卢岩,卢沟桥的卢,岩石的岩。”“卢岩。有两件事我希望你能记住:第一,假如因为我的存在,造成你的不舒服,我给你道歉,可你不能因为我的缘故而一再拒绝冷落他人,尤其是客户和领导;第二,不管你有没有酒量,有人劝就喝绝对是一个应酬局面中最不理智的行为。”清冷的气质、柔和的声线,善意的提示,不容拒绝的命令……仅仅是听声音就足以令卢岩亢奋。但是卢岩却以最快的速度站起来,面向沈璋站好,双手下意识的捂住屁股——他生怕沈璋看到他的狼狈穷酸相。沈璋看得有味,尤其是那个自然而然受惊吓的小模样,更是激起了沈璋强势占有的欲望,同时,他不再打算克制这种欲望。沈璋上前一步,高大的身影笼罩了卢岩整个身躯。他突然揪住卢岩肩膀,将卢岩躯体转了个个儿,压着他撑在厕所墙壁上。卢岩的屁股自然而挺翘,裤衩上一个足有鸡蛋大小的洞中,隐约可见白皙的肌肤。这一瞬间沈璋就明白了,卢岩为何遮遮掩掩,忐忑不安。沈璋明白他必须停止这场会令卢岩更忐忑,更自卑的小暧昧。他迅速的放开卢岩的肩膀,若无其事的讲道:“假如下次再让我发觉,你明白我会对你做什么。”卢岩白皙的小脸瞬间通红,好似呛了奶的婴儿。男神以他梦寐以求的方式的命令他,威胁他,那一刻他恨不得连忙跪在男神足下,任他驱使。但是,卢岩被放开后的第一个动作却是捂住屁股,他怕沈璋看到他裤子上的那个破洞,潜意识中,他更怕的是沈璋发觉他们之间的云泥之不——一个是高高在上的dom,一个是卑微压抑欲望的小受;一个是含着金匙的不明白什么来头的二代,一个是囊萤去火凿壁偷光好不容易从农村走出来的小职员;一个熠熠生辉,他所闪耀的地点就是舞台中心,一个唯唯诺诺,永久躲在漆黑的摄像机背后。卢岩不敢奢求,甚至不敢幻想。他低着头期期艾艾,手掌紧紧贴在那个破洞上。而沈璋,却更加动心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60

帖子

12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6
 楼主| 发表于 2017-7-9 16: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8沈璋和助理都喝了酒,晚上只能住在这座小都市,好在中国的每一座地级市,都有那么一个明明只挂了三星,却货真价实的拥有四星+实力的酒店。副市长的司机送他回家,书记找了代驾。卢岩伸着颈项,观看酒店门口停的一排出租车,看哪一个师傅长得最安全可靠。“Sukie,去给小卢开个房间。”仿佛被人抓住颈项的乌龟一样,卢岩傻了吧唧的伸着颈项收不回来。“不不不,二……沈总,我我得回去,我改日还有任务,和助手约好了改日六点半开工,还有……今天还有一些数据没处理完,晚上必须搞定了,总之我要回去,打个车就行了。”大波美女咯咯笑了,这小伙子,讲谎都讲得这么幽默,还有满脸通红的模样,真是太可爱了。“太晚了,你住的地点又太偏僻,不安全。晚上住在市里,改日早上送你回去。”沈璋的声音很轻柔,可语气却是不容质疑的。卢岩发自内心的拒绝和沈璋有任何瓜葛,“不不不,我真有事,不行,必须回去。”沈璋没理他,侧头给了美女一个眼色。大波美女笑眯眯的探过上身,“小帅哥,身份证。”卢岩吓得差点尿,像他这种胆子小内心又无比闷骚的文质彬彬美青年,最怕的就是成熟性感大美女,就好似杭天醉掀了沈绿爱的盖头,瞬间不举……“我我我……我自己开房……”卢岩被美女吓得跌跌撞撞滚到前台,抬头瞄了一眼房价,还好还好,在他报销范围内,因此直截了当拿出信用卡刷预售。刷开房间,躺在柔软的床上,卢岩终于长出一口气,这一天发生的情况太过戏剧化。他从未想过在现实生活中遇到圈子里的人,更加没想到那个人是他暗潇湘溪苑惩罚自己分开恋了两年的二爷。沈璋……卢岩反复默念那个名字,放佛如此就能够抓住那个人的一角。卢岩洗了个澡,浑身清爽,想到改日还要见到沈璋,摸摸身后那个洞,就止不住的心虚,因此他迅速收拾东西,到前台退房。前台美女一看是他,也不接房卡,而是直截了当拿起电话,“沈总您好,0518的卢先生要退房。”我擦……卢岩还来不及感叹和臆想,前台美女就笑容可掬的恐吓他,“卢先生,沈总请您去1605,现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60

帖子

12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6
 楼主| 发表于 2017-7-9 16: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郑重声明:本楼主无视各种形式的催更行为潇湘汐苑惩罚夹子香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地图|宝宝家园

GMT+8, 2017-12-17 06:13 , Processed in 0.06327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宝宝家园 本站所收录作品,均是来源于网友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删除。 邮箱:baobaohomespank@163.com

© 2003-2017 spank_spank视频_spank小说_spank网站_sp论坛_宝宝家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