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19|回复: 29

【潇湘溪苑】【原创】秋风误(古风父子)

[复制链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发表于 2017-7-24 11:0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黑夜迷梦中沉睡,却不知,身旁已是灿烂花开。

f537384e251f95ca775f0679c1177f3e66095210.jpg

f537384e251f95ca775f0679c1177f3e6609521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24 11:0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屠大,听讲了吗?山上那座魔窟前天夜里头终于让人给端了!”荷了把锄头在肩上的老张兴致勃勃道。屠大磨了磨手里的刀,朝手内心啐了口唾沫,提起老张挑的那块猪肉就是一阵附和,“是呐潇湘汐苑宝宝错了忍着,六年了呀!祸害了俺们六年的魔窟总算让人给端了!”周遭的几个乡里乡亲也是闻声围了过来,压抑了六年的怨恨此刻终于化作了七嘴八舌的咒怨……不知埋汰了多久,也不知是哪个人突然提起了那么一句:“现在也小崽子们不知如何了?”顿时,原本一脸兴奋的老张也是突然塌下了脸来,“是啊,俺家狗蛋,村头棺材李家那小顺儿,还有屠大你家小崽子要还活着也都有九岁了吧?哎……”讲着讲着,围着的一众人鼻涕眼泪几乎全都掉到了屠大手头剁着的那块猪肉上——屠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洗尽了猪肉上的“污渍”,麻溜地从木板子后头抽了两张油皮纸,替老张把猪肉包严实了之后便是长长的一声叹息,是啊,那杀千刀的魔窟是好不容易盼到让人给端了,可当年那些被拐走的小崽子们到底还回不回得来呢?秋风起,屠大瑟缩了一下身子,终究是早早地收起了摊子——明明是件大喜事,如何就高兴不起来呢?明明早就差不多放下了如何依然会有那么心痛的感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24 11: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县太爷有令!”一队衙役突然闯进了这个地方的门市,“前日攻破魔教时救下了很多幼童,县太爷命各位丢了孩子的乡亲于今日末时三刻衙门后堂认领……”话还没讲完,一众失了魂的人儿立马像是打了鸡血似的齐齐涌向了府衙,明明还那么早,可他们却都差不多不想再等了!“老张,等等我!”屠大也是抛下了宝贝家伙什,拉着老张就往人群中挤,至于那些同样心切的为人父母更是迈开了步子,连老张刚赊的那块肉被何时踩成了泥也不可知了……“屠大,你讲俺家狗蛋现在长成啥子模样呐?”老张红着眼眶看向屠大,一双常年劳作的手此刻也是兴奋得抖个不停。屠大也是紧张地在粗布围裙上连连抹着手上还来不及擦去的猪油,潇湘汐苑mf夫君的调教他朝着衙门里头看了一眼,又一眼。“六年了,也不晓得俺家二牛还认不认俺这夫人子,二牛呐!”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挤在了屠大的身后,屠大朝她挤出了一丝安慰的笑容,“香阿婆,二牛回来了确信认你的!你这么些年为他吃了多少苦我们这些乡里乡亲可都看在眼里呐,他小子要是犯浑咱这些做叔叔伯伯的可不饶他!”……香阿婆终于被安抚了下来,屠大的内心却是有了同样的担忧,是啊,六年了,要是阿无不认他可如何办?六年了,他又该如何面对阿无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24 11: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得日头慢慢高上,府衙门前潇湘汐苑王妃闯祸挨打的人却是越聚越多。所幸苍天有眼,午时出头一些的时候县太爷终于从里头忙完了出来,面对此刻围得水泄不通的府衙大门,他也是长长的一阵叹息……依然之前那个传话的衙役,此刻的他突然摆出了一副很是痛心的模样,看着众位满目期待的乡亲,终究是有些为难地道出了真相——原来,魔教将这些孩子掳去是为了炼毒的,是以,资质好的学了毒术,现在多半残忍无情,一些资质差的便成了毒人,纵使留得性命想来也是必不长久……如此噩耗于这些善良淳朴的老实庄稼人无疑便是晴天霹雳,可事实如此他们又能如何?屠大到底是杀惯了猪的,纵使听得如此讯息他依旧稳住了心神,润了润嗓子,看向那个衙役,“还请小哥带我们去后堂,不管如何,只要人活着便好。”那衙役小哥也是朝屠大投来了欣赏的目光,这片地点的乡亲能够如此和睦可当真少不得像屠大如此稳得住大场面的人,想来日后定要在东家面前多多举荐才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24 11: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护着众人入了后堂,不多时,有内苑的衙役从一个狭小而黑暗的小房子里领出来了一个又一个瘦弱的小孩,好歹眉目间也总有些许幼时的模样,是以不多时便把整整一大房子的人给领完了——看着那些喜极而泣的爹娘们,旁的人纵然没领着也是真心为他们高兴的,怎么说六年过去了,谁又没有预料着找不回的结局呢?只当有缘无分吧……正当那些失落的爹娘们转身想要离开时,县太爷居然亲自去敲了一间房子的门?!“还有一个孩子,只是……”某衙役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堂下众人立马射出了如狼一般的目光——不知怎地,屠大突然有了潇湘汐苑宝宝错了忍着一种不详的预感。讲实话,事实上屠大在听讲魔教要人学那害人东西的时候他就差不多隐隐有些不安了,怎么说娃儿他娘往常是个医者,俗话讲“龙生龙,凤生凤”想来小崽儿必定比不人家的崽儿学毒术学得容易些,那么,这最后一个出来的又到底会不可能是阿无呢?屠大既期盼着又隐隐担忧着……“只是什么?那儿头的是什么来头?”某个同样没找着宝贝儿的乡亲急急逼近了一步,只是他此刻心急如焚的模样倒也是真有些吓人了。“哎。”某衙役终究是按了按腰刀,“里面那个讲出来真是打死我了也不信,那但是魔教头头亲手带出来的!不讲咱县太爷亲自去敲门了,就算让咱三步一跪地去请咱也不敢不从呐!你们是没见着三日前死在他手里的兄弟呀,那死相……”这边衙役把人唬得一愣一愣的,那头的县太爷却差不多把人领了过来,甚至还很客气地退到一旁为人引路——如此的场景无疑让在此的众人下定了同样的决心,那个孩子定然要好好管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24 11: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巧不巧,那个孩子浮现在众人眼前的那一刻屠大难道昏倒在地了?“里神医,这?”县太爷突然有些尴尬地看向了那个明显不接地气的孩子,讲实话,在此之前他是真心怀疑江湖中传闻的那个什么什么里神医毒绝天下的名头的,现在他倒也是挺想见识一下传闻中里神医的能耐的。众人还在犹豫的时候,如县太爷所料,里神医很快地从头上拔了一根银簪子下来,朝着屠大就是一阵手指翻飞——那娴熟的动作几乎让所有人都忘了这只是是个九岁的孩子……“里神医?”县太爷试探着看向了差不多在擦汗的孩子,只是他还没来得及问些什么这孩子却差不多看着屠大惨兮兮地在掉金豆子了——饶是视力见再差的人也该看明白了,余下的众人除却艳羡地看了看屠大以外就是同样不约而同地为那个孩子心疼了。“阿无,你不哭了,你爹醒来了也确信不想看你这副模样吧?”某个好心的妇人从手绢里掏出了一块有些散了的糕点,“俺家福根没福气,哎,阿无,你吃吧。”“还有呐还有呐,阿无,婶子照你这身量也做了件秋衣,你要不试试?”热情如她,阿无终究不忍潇湘汐苑fm撅起来年下拒绝了,这虽不是他穿过的最好的衣物,却是他真心想要留住的一份心意。“多谢。”阿无起身朝着众人行了一礼——看着如此明显让魔教头头好好教过的孩子众人除却莫名的欢喜之外便是对屠大无尽的艳羡了,甚至众人出府衙的时候还在讲着“到底是屠大有好福气”之类的云云……至于此刻依旧身陷昏暗的屠大则是让人抬到了阿无原本呆过的那间房子,途中县太爷倒也是安慰了几句,奈何阿无心思一直放在他爹身上,那认确实模样倒教县太爷看得有些哭笑不得了。“好好好,里神医便接着呆在这儿吧。”县太爷笑着想去揉阿无的脑袋,只是阿无步法很是轻快地避过了,县太爷只好无奈地看了看那个孩子,又看了看依旧昏睡着的屠大,然后很识相地退出了门去,轻轻关上了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24 11: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无守在床边呆呆地看着经历中的爹爹,他突然有些怨不起来了——爹爹至今未娶,也就是讲爹爹从来基本上只想有他一个宝贝儿的,又或者讲爹爹事实上一直在等他回家?“阿无,我的名字吗?”阿无替爹爹换了换额上的冷毛巾,“因为阿无您才会昏过去的吗?爹爹,快点醒过来吧。”阿无贴在了爹爹的胸口,那沉潇湘汐苑王妃闯祸挨打稳有力的心脉终究是让阿无浅浅地勾了勾嘴角。“嗯?”屠大突然闷哼了一声,阿无抓紧弹了起来,站得离床铺有好几步远之后又稳稳地照他爹跪了下去——第一次那么认真地磕了一个头,行的是最为繁复的那种父子之礼。奈何屠大一生都没有见过这种大礼,他只是有些腰酸背痛地撑了起来,然后看着眼前莫名其妙的孩子,有些不耐烦地打了个呵欠,“你谁啊?”阿无一怔,有些惊诧地看了一眼爹爹,在确定爹爹并非是在梦游之后又皱着眉认真想了想,终于在半盏茶之后想到了一个能够很快证明自己的方式——阿无掀起左臂的袖子,臂弯处一颗绿豆大小的胎记直直刺入了屠大的眼中!屠大顿时困意全无,他瞪大了眼睛看向那颗胎记,“阿无?你是阿无?”阿无向前膝行了几步,终于略带哽咽着糯糯地唤了一声“爹爹”,那一刻,泪湿眼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24 11: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屠大看着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宝贝儿,内心终究是闪过了些许舍不得。因此,屠大伸出了那只满是猪油的胖爪,刚想好好摸一摸阿无的脸颊,不想此刻却是闯进了某个醉酒的大汉?“棺材李,你这是如何了?”屠大起身去扶人,阿无很自觉得退到了一边。“俺们家小顺儿没了!”棺材李突然抱住了屠大,指着阿无就是又一阵哭腔,“屠大,你好福气呀!好福气……”棺材李打了个酒嗝,然后整个人都往屠大身上压,屠大皱了皱眉,阿无心神领会,从桌上倒了一杯茶递过去,屠大接过,像是哄小孩似的给人灌了到里面去——棺材李不情不愿地喝下了醒酒的浓茶,此刻终于微微地偏过了头,照着地上就是一阵猛吐,然后又似是解脱似的瘫在了屠大的怀里……阿无抬头睁大了眼睛,不知怎地,素来并不那么讨厌的酒鬼此刻竟莫名地让他动了厌恶的心思,如是想着,眼底一抹极浅的杀意竟也是不自知地流露了出来。“阿无,去叫人来搭把手。”屠大很自然地差唤了起来,不想好巧不巧,他看到了那抹杀意,心底才起的暖意顿时被吓得变作了一片寒凉,传至四肢竟也变作了本能的恐惧。“阿无?”屠大有些惊恐地试探着喊了一声,讲来也是,长成这般大的阿无现在该是如何个模样他并不明白,听衙门里头的传言好似讲阿无同魔教那些杀人不瞬间的畜生是一样的?阿无明显不明白爹爹的心思,他敛了敛那股子莫名蹿出来的幽怨,同人垂眸点了点头,然后就跑出去喊人了。至于此刻依旧醉得迷迷糊糊的棺材李却是顺便进了屠大刚睡过的窝,屠大顺手抄起了床榻边放着的冷毛巾,纵是皮厚潇湘汐苑惩罚夹子香拜如他也被冻了好一个寒颤。“屠大,你好福气呀!”棺材李迷迷糊糊地念叨着,“悲伤我家小顺儿……也不让人毒成了什么样,我的顺儿呐……”讲着讲着棺材李就是一通眼泪鼻涕,奈何讲者无心,听得此言的屠大心底却浑不是味道,他虽不晓得阿无有没有毒死小顺儿,可阿无在那个地点终归也是害过人性命的,因此他便有些执扭地将这么一桩子人命安到了阿无的头上,顺带着想到好些没回来的孩子,他一一算到了阿无的账上。再看到阿无的时候,屠大那本来只有一点点的不扭突然就变作了无限大,甚至连他自己也不晓得自己阴沉的脸色在众人看来是多么得惟恐避之不及。“爹爹。”阿无对着屠大眨了瞬间,甚至多了些卖乖的意味,“您这是如何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24 11: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无居然问他如何了?他能讲自己是在憋火吗?屠大暗自攥了攥拳头,现在阿无表现得越是乖顺他就越是窝火,越是想揍人!“爹爹。”阿无拖着长长的鼻音喊了一声,事实上爹爹的那个动作他同样看在了眼里,尽管他并不明白爹爹在极力忍耐着什么,可他很明显地能够感受到爹爹对他的冷漠——他们父子此刻好不容易能够重逢,可爹爹却是选择了对他视而不见……正如阿无所想,纵然屠大此刻明明听清了阿无在唤他,可他依然坚决果断地大步上前,错开了阿无,直截了当给前来帮忙的两个壮实汉子托了把力,然后扶着棺材李很快地将人移到了其中一个汉子的背上。屋门大开,屠大很心细地替棺材李拢了拢裹在身上的粗布衣裳,见人大概还在隐隐打颤,他更是极其仗义地站到了风口,纵然吹得他自己也是瑟瑟发抖,可他却愣是没退半步!扶着同僚的另一个壮汉看了屠大一眼,又看了看醉成烂泥的棺材李,最后看了一眼默默立在不远处的那个孩子,话到嘴边他突然又不知如何开口了——此刻的阿无大概还在怔怔地看着他爹,可屠大明显是没有理会这小子的意思,倒还真是悲伤了他们一个委曲求全,一个心冷如铁,一个削尖了脑袋想当宝贝儿,一个全然没有半点为人父的觉悟。最后依然棺材李家的婆娘领着宝贝儿们来带走了那个醉醺醺的人儿,她千恩万谢地极是客气,末了,看了一眼阿无,她居然讲了句同棺材李一样调调的:“屠大,依然你好福气呀!”屠大面上不觉一怔,就在他预备离开府衙的时候县老爷突然语重心长地嘱咐了他几句,话中意味事实上也挺明白的,大意就是让屠大日后定要好好照顾潇湘汐苑王妃闯祸挨打阿无——末了,连县太爷也不忘看了一眼阿无,然后照着人提了句:“屠大,你好福气呀!”阿无心神领会便也感念地讲了句“多谢”,县太爷面上也是流露出了一副“孺子可教”的欣慰,奈何在屠大看来却是全然会错了意,他还没听县太爷讲完呢就急不可待地摆出了一张更黑的脸——这一切于他而言无疑是又一次深深的损害,他想,这所谓的“好福气”他到底是承受不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7-24 11: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是想着,屠大不觉足下的步子竟也是加快了几分——关于那个思念了整整六年的孩子他大概全没了当初的期许,此刻大概更想选择躲避,更想甩掉那个失而复得的孩子……“爹爹!”阿无小跑了两步,用力地扯住了屠大满是猪油的手,“爹爹。”不想此刻的屠大却是全然没有等阿无的意思,他甩了甩手,阿无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可他却是依旧匆匆地赶着,步子越来越乱,心也同样越来越乱。“爹爹,您是不是不想要我?”阿无突然悲切而又哀惋地轻声问道,那一刻,屠大也不知如何就心疼了,他终究是慢慢潇湘溪苑 扒开 屁眼地转过了身来,蹲下身子,用那满是猪肉的胖手揉了揉阿无的脑袋,“小崽儿啊,你依然走吧,俺看得出来你很有本领,俺往常没养过孩子也不知咋养孩子,俺更不知咋样对一个人好,跟着俺,小崽儿会……”屠大那句“懊悔”还未来得及讲出口,阿无却是差不多紧紧抓住了那只胖手,“阿无明白如何待爹爹好。”对上阿无那双澄静的眸子,屠大大概有了些许心虚的错觉——他事实上并不舍得放阿无走,即使他因此为的阿无是那样害人不浅的畜生,可他依然没来由地觉得自己确信会懊悔……“阿无!”屠大也是终于放纵了自己一回,他抱着阿无就是死死地往怀里按,不得不讲,阿无尽管只有九岁可身上的筋骨却是极好的,若圈里头的肉能长成如此定然也能卖个好价钞票。这一刻,阿无大概也没那么在意之前爹爹到底是何用心了,他突然有些贪恋如此微微带着些许猪油味的怀抱,他突然有些庆幸自己选择了留在爹爹周围……“您差不多把阿无弄丢了六年,阿无好不容易才找到您的,因此不要再赶阿无走了!”阿无朝屠大怀里蹭了蹭,埋着脑袋轻喃道:“爹爹,不管日后将会发生什么,阿无都不可能弃你而去的,除非……”屠大并没有听到阿无后来又讲了什么,他只是再一次迷迷糊糊地觉得身上大概被人扎了一针?然后,阿无做了什么呢?屠大皱了皱眉头,整个人好似就这么陷入了一片昏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地图|宝宝家园

GMT+8, 2017-10-17 10:07 , Processed in 0.06582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宝宝家园 本站所收录作品,均是来源于网友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删除。 邮箱:baobaohomespank@163.com

© 2003-2017 spank_spank视频_spank小说_spank网站_sp论坛_宝宝家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