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23|回复: 29

【图片】【潇湘溪苑】【原创】小陈的搬砖岁月(现代父子)

[复制链接]

2

主题

214

帖子

45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2
发表于 2017-7-28 12: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少爷被资本家老爹压榨剩余价值的故事;年轻老司机爱上大龄女大夫潇湘溪苑撅起来挺进去的故事;主线大概就是小陈和爹的父子戏以及小陈同女大夫的感情戏;副线会有一对BL和另一种画风的父子。菩萨保佑我这篇文能坚持写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14

帖子

45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2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2: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01 入院陈嘉树被三五好友开车送到医院的时候,心情大抵是有些委屈的。他大学毕业这三年来,餐饮、房地产、贸易、金融涉猎个遍,社会经验丰富了很多,酒量也跟着有了惊人提升。谁让这些叔叔伯伯们专门喜欢到饭局上谈生意呢,悲伤他年纪轻资历浅,加之父亲“谦逊做人”的严格家教,酒桌上便总是有敬不完的酒,干不尽的杯。他那胃痛的毛病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抱着侥幸心理,总归没去医院细细检查过。前女友明白他胃不行,托朋友开了各式的西药中药拿给他,他也总是紧要关头才想起来吃几粒,发觉还不如止痛片来得有效。未曾想平日里铁打般的胃,难道在他跟女友分手后的第三天就罢起了工。倘若是生意应酬的当儿口喝吐了血,他尚且能冠个因公负伤的称号,跑到老爷子面前卖个惨、邀几分功。眼下却是被一帮狐朋狗友从三里屯的酒吧拖出来送进医院的,知情的还道他对前女友一往情深,不明白的还不得讲他陈嘉树夜夜笙歌欢场买醉,生生把自己喝进了医院。陈嘉树侧卧在后座上,强忍着翻江倒海的吐意对朋友讲道:“开到我家罢了,吃点药改日就能好。”开车的是土生土长的北京纨绔邵沥阳,一张口京腔就蹦出来了:“您可消停点吧,胆汁都他妈要吐光了,还吃点儿药就能好。”陈嘉树这会儿也拾掇不出力气同他争论了,想到他改日上午还有个重要会议要参加,以及会议上要用的企划他还想再修改几个细节,想到今晚的事注定要传到他父亲那儿,想到届时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倒不如昏死过去来得痛快。 车开至华仁医院正门,被保安拦下,表示差不多深夜门禁,只准一辆机动车辆开到里面去。邵沥阳也不和保安们费口舌,拿出手机欲拨号。陈嘉树挣扎坐起来:“沥阳,你做什么?”邵沥阳道:“给他们吴副院长打电话呀,我爷爷关门大弟子呢,我小时候基本上他带着,请他帮忙安排一下”陈嘉树拦着他:“千万不,还嫌我不够丢人。”这不是敲锣打鼓宣扬他喝吐血的事迹嘛,尽管他连两杯马蒂尼都没喝完,此刻清醒得不得了。陈嘉树一边开车门一边讲道:“我直截了当去挂急诊,你们……”邵沥阳回手把车门关上,惊呼道:“诶哟祖宗,您还有精神头儿呢”探出车窗向身后跟着的两辆跑车招呼道:“哥们儿都把车停好了再跟上啊,我带嘉树先到里面去。” 当时已是夜里十一点四十分,郦知微独自坐在一般内科急诊室值夜班,忽见三个衣着光鲜的年轻男孩推门进来。但凡那个钟点造访医院的半大小子们,没几个不是酒醉斗殴来看外伤的。郦知微误以为他们也像早先的患者一样走错了诊室,便语气呆板地讲道:“普外急诊出门右转第二间。”邵沥阳不高兴了:“大夫,您看我们仨齐头整脸的,像打过架的么?”郦知微这才自觉失言,略带歉意的冲病患笑了一下:“哪里不舒服?”“胃痛,刚才喝了点酒。”陈嘉树张口讲话倒是令大夫愣了愣神,同刚才那男孩咄咄逼人的京腔不同,他的一般话中带着点不易察觉的广东口音。郦知微记在病历上,又问道:“是空腹饮酒么?你这几天按时饮食了么?”陈嘉树顿了顿,依然决定对大夫实话实讲:“算空腹饮酒吧,今天没如何吃东西。”邵沥阳听他这么讲,一个巴掌拍在他背上:“我操小兔崽子你这是作死啊。”又转向郦知微:“大夫,这孙子吐得玩意儿都带血丝了,不能是胃癌了吧。”陈嘉树忍不住翻白眼,沥阳啊,你爷爷的名字不知浮现在多少医学教材的编委名单里啊,他要明白你缺乏常识到这种地步……郦知微笑了笑,开了单据交给邵沥阳,“胃癌应该还不至于、然而那个情况胃底很有可能有溃疡。今晚先输液消炎,炎症消了明早再做检查, 23楼刚空出个床位,先给他办住院吧。”陈嘉树一听到潇湘溪苑 扒开 屁眼又要检查又要住院治疗,觉得自己简直是遭遇飞来横祸,更气邵沥阳多嘴。他提了一口气做垂死挣扎:“我不住院,我打点消炎针就能够了吧。”话讲得毫无底气,诊室内的其他三人也都全然当作没听见。邵沥阳办妥了住院手续,其他几位小伙伴也都陆续上了23楼。郦大夫出来维持秩序:“其他患者还要休息,留下一位陪护就行了。”陈嘉树的助理自告奋勇留下,其他几个男生走过去道了声“哥们儿保重”“哥们儿改日醒来接着干。”也都陆续离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14

帖子

45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2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2: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郦知微第二日还要回学校做实验,交班前忽又想起昨天新收进来的那位年轻患者,便折回23楼提醒他做检查的事项。推门到里面去却发觉毫无病人自觉的男孩子在抱着笔记本打字,双手,且左手上还挂着点滴。郦知微打量了他两眼,气色大概比昨晚好了许多,但到底遮掩不住疲乏憔悴。她在内心默默叹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啊……“把电脑收起来吧,不急在这一时。” 陈嘉树儿时曾陪母亲在医院住过好长一段生活,颇受大夫阿姨和护士姐姐们的疼爱,因此成年后对大夫那个职业也不乏好感和尊重。他还算礼貌的抬头对喻知微笑了笑,手上的动作却没停:“很快就弄完了。”郦知微对这种工作狂患者也是无可奈何:“那你左手方便吗?”陈嘉树下意识地停下了左手,开玩笑似地对她讲道:“您要是能帮我把针头拔下来就更好了。”郦知微半天没能接了下一句话。她在医学院顶着学霸头衔多年,科研和绩点360度无死角地碾压众人,唯有一处软肋,就是实操。 她一不晕针,二不晕血,就是手足不灵活,学医多年,还常常在实操课上弄得鸡飞蛋打惨不忍睹。她导师平日里一句重话舍不得对她讲的,有一回下了手术一本严肃地对她讲道:“知微,你回本科跟着师弟师妹再重学一遍吧。”郦知微没敢告诉她导师:“不讲上手术台了,拔个针她内心基本上千百个忐忑。”不曾想今天被陈嘉树撞个正着。她强作淡定:“好,我去找刘护士。”陈嘉树不解,这难道不是举手之劳嘛:“不用烦恼不人了,我自己来吧。”讲着就去撕手腕上的胶布。郦知微拦着他:“哎你不乱动。”她走到陈嘉树病床边,微倾下身子,小心翼翼地解开胶布,端详了半晌他的手背。下不去手……陈嘉树忍不住笑道:“原来郦大夫你是不敢啊。”郦知微尴尬得耳朵通红。她这般踌躇胆怯的模样,和昨晚干练果决的诊断风格形成了巨大的反差,陈嘉树侧卧在床上,刚巧能看到她弧度温柔的颈项,和散落在颈间的碎发,难道觉出有几分撩人的可爱。“可能会有点疼。”大夫好心地请他做好心理预备。陈嘉树问道:“我住的是儿科病房么?”郦知微心一横手一狠,依然把针头拔了出来,不出意外带了一丝血肉。病床上的那位略显夸张地倒吸口气:“您还确实不是在恐吓我。”郦知微装作听不见的模样,努力地转移话题:“一会儿做完检查你能够吃点流食。“陈嘉树甩了甩略微麻木的左手拒绝:“我还不饿。”郦知微也不多劝他:“那只能请刘护士再给你挂一瓶糖水代替了。”一整夜的输液早就把手背扎肿了,刚刚又经郦知微那一番蹂躏,陈嘉树哪还经得起她恐吓:“那我吃流食吧。”通过不甚磊落的手段重新树立了自己的大夫权威, 郦知微还算中意,又交待两句便出了病房。 她刚走出病房,陈嘉树的手机铃声就响起来了,他接过电话:“爸。”“昨晚又跟他们去哪里鬼混?几点钟了不去上班。”  陈嘉树心底默默叹口气,在几十年如一日八点到公司的父亲面前,他大概永久也达不到合格标准了。“我在医院…..一会儿我就、”“你又同人打架了?”听闻他在医院,父亲并没有问他是否生病,而是担心他又给自己闯祸,陈嘉树忍住心底的冷笑。他随便编了个理潇湘溪苑惩罚自己分开由应付,“没有,陪朋友。”那边是明显的不悦,“你如何这么分不清轻重缓急?十点钟的会你给我…..”他也不肯多辩解,“我十点之前赶到公司。”对方冷哼一声挂断电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14

帖子

45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2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2: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02父子陈嘉树做的全麻胃镜,人悠悠醒转过来已是九点差十分。他暗道不行,踩着虚浮的足步就往门外走。小护士拦着他:“先生,检查结果还没出来,您在观看室等一下。”陈嘉树敷衍着:“好好好。”转头却交待助理徐言洲:“徐哥,我先回公司,你拿了化验单,记得帮我办出院手续啊。”徐言洲年长他几岁,建筑系出身,这次楼盘开发的项目事关重大,陈昉大手一挥把他指派给了陈嘉树做助理,讲是助理,倒不如讲是半师半友。陈嘉树刚接手那个项目,没日没夜看图纸,一天三次跑政府机关的时候,多亏了徐言洲的参详指点。“嘉树,等拿了检查结果再决定出不出院吧。”陈嘉树停下足步,“这不是差不多住一晚了嘛,我都好了。”相处三个月,徐言洲太清晰这位少爷的脾气了:“行行,你好了,你压根儿就没病。”陈嘉树得了廉价卖乖:“可不,昨天晚上就不该来,你们几个非要……”不然他这左手何至于淤青一大片。尽管差不多错开了早高峰,北三环仍然堵得人一辈子无可恋,陈嘉树突然觉得要是能借着胃病的引子躲在医院里三五天就好了,不必汲汲于工作和社交,不必受陈昉的压迫和挑剔,不必同蒋瑶尴尬地客气……确实,他也不贪心,三五天就行,只惋惜生活并没有暂停键。胆战心惊胆战心惊,陈嘉树到底在四十分钟后把车开到了公司正门,也正是那个时候他收到同事的短信:“头儿,大boss差不多到了……您当心啊。”大Boss是恒兴集团董事长陈昉先生,也就是陈嘉树的父亲。陈嘉树曾祖父原是国民党陆军师长,49年兵退台湾,再未能踏足大陆一步。陈家后人大多弃政从商,却也牢记祖辈遗训:局势允许的情况下依然要返还内地,造福乡里。九十年代中期海峡两岸开始三通,陈昉便是第一批到厦门做生意的台商。他家起于驳运业,七十年代台湾经济腾飞时也开始染指实业,到了九十年代末陈昉将重心转移到地产,借着内地改革经济结构调整的东风,再一次赚得盆满钵满。就这点来讲,陈嘉树依然很敬佩陈昉的:又要忙于壮大企业、又要周旋在四五个情人之间、还要腾出精力收拾当时正处于叛逆期的自己,陈嘉树扪心自问他可比父亲的道行差得远了。他同父亲的关系事实上是很微妙的。这几年他长大了,再不可能像十几岁时那般正面地顶撞陈昉。回到陈昉周围做事的一年多,也算用心得力,叔伯长辈们聚在一起,总有人称道他们“上阵父子兵。”但是他清晰的很,所谓的“父慈子孝”只是是他和父亲皆疲于争吵后做出的妥协,是他付出很多忍耐、抑制潇湘溪苑王爷打小王妃住种种冲动、尘封十几年的经历才换来的。有时候他也会气恼自己太过矫情,一个大老爷们儿,总为过去的事纠结痛苦算个什么。但是那些问不出口的疑问、那些年少时的无助和愤慨,像陈昉的皮带在他背上留下的疤痕一样,或许会淡化,却并不可能消逝。母亲生病住院时,爸爸在哪里?他十几岁辗转于台北、厦门、香港寄住在亲戚家中时,父亲又在忙些什么?那些年动辄打骂自己的父亲,有没有过一丝一毫的歉疚?陈嘉树固然不可能把历历往事摊出来一一对质,除了自取其辱,还能怎么样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14

帖子

45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2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2: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几年陈昉再婚,父亲老当益壮还给他添了个小妹妹,他是真心疼爱妹妹的,可看着人家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自己愈发像个外人。而且一过了20岁,他也不行意思再拿着父亲的副卡招摇过市了,因此本科毕业那会儿,他朋友们还我把所有的荒唐写下,把最好的年华给你。大多混迹在Ivy名校吃喝玩乐,他则连个master都没申请就签到香港工作了。陈昉气他自作主张,直截了当切断了全部的经济支持,父子俩谁也不肯先低头和解,一年多没有过任何联系。后来依然陈昉生病住院,蒋瑶打电话过来:“嘉树,你爸爸病了,你能不能回来看看?”陈嘉树听讲是心脏出了问题,联想到爷爷当初就是突发性心脏病过世,吓得当即从正在搞的私募基金里撤了出来,连夜坐航班赶回了北京。陈昉见他风尘仆仆赶回来,也未领情,刻薄道:“分家产来了?我还没咽气呢。”陈嘉树气得转身就走,内心暗骂:我他妈难道为了那个人违约撤资赔了近百万。”陈昉的堂兄弟陈昀也在,陈嘉树中学时曾受他照料过几年,同这位伯父感情很好。陈昀喊住陈嘉树:“回来,跟你爸爸好好讲话。”陈嘉树立住:“爸,您好好休息吧。”陈昉没理他这句毫无营养的关怀,自顾自地问道:“你在香港做什么工作?”“跟朋友搞了个小私募。”陈昉冷哼一声:“旁门左道。”陈嘉树特别明智地选择了不吭声。“你改日就给我回公司上班,我看你跟着这帮人也学不出个好来。”陈嘉树反驳:“我在北京找得到工作。”他把香港的事停了,本就是打算回北京来找工作。怎么说陈昉也上了年纪,再如何不待见他也是亲爹,只是万万没想到陈昉专断地把他打发进了家里的公司。陈昉看着那个宝贝儿如何瞧都觉得是个败家子,不屑地反问他:“哪家公司肯要你如此的?”陈昀眼见又要谈崩,急忙跳出来和稀泥:“嘉树,你爸年纪也大了,你当宝贝儿的回家来帮帮他。”讲完还颇有深意地向蒋瑶那边扫了一眼,他懂伯父的意思:有人虎视眈眈呢,你不不识高看啊。陈嘉树忍住冷笑,对啊,不不识高看啊。因此,他就回到了恒兴,那个楼盘开发是他打杂跑腿一年后的第一个大手笔。虽讲有开发部的副总把关,又有陈昉全程关注,但怎么说总部里那么多眼睛睛盯着呢,也难怪陈昉亲自从上海赶回来参加会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14

帖子

45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2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2: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03 工作陈嘉树停好车,看了眼腕表,九点五十四分。他几乎能够想见,此刻父亲确信黑着一张脸端坐在会议室上首,而其他各部门的大佬则在陈昉无意间营造的压抑氛围潇湘汐苑王妃闯祸挨打中噤若寒蝉。老职员们对他们父子间的战争或亲见或耳闻,谁也不想成为炮灰。讲陈嘉树毫不心慌那是自欺欺人,但即便如此也没耽搁他对镜理了理衣冠,抓了两下头发,最后气定神闲地走进电梯。没错,陈家男人能赚钞票也能拾掇自己,任何时候商业精英的气度不能丢。电梯停在十八楼,总裁办的助理之一夏妍走进来,看到他惊住:“我的天啊,嘉树你如何才来,陈总都上去好半天了。”陈嘉树一副事已至此、回天乏术的认命态度:“迟都迟了,能有什么方法。”可依然没忍住追问了一句:“那个,你们陈总今天状态如何样?”这句话是他和陈昉助理们之间的常用暗语,假如收到的答复是 “状态不行”,他就躲着点,尽量不被抓到跟前当出气筒。夏妍有心逗他:“我看啊、特别不行。”陈嘉树倒也还算从容镇定:“哦,那他要是又像上次那样,姐你记着帮我报警啊。”上一次陈昉当着职员的面动手依然三年前,陈嘉树尚在国内读书,暑期被忽悠到公司打杂。具体做错什么事他也记不得了,挨打的缘故也并不在于他做错事,而是彼时年幼无知认错态度太恶劣。梗着颈项顶了几句嘴,陈昉手里的茶杯就飞过来了。一杯热茶顺着脸颊滑落的时候,陈嘉树气到几乎丧失理智。这些年的父子较量中,他自觉也就相貌上胜过老陈一二,没想到老家伙难道下毒手害他几近毁容。陈嘉树气得扑上去就要同老陈舍命,结局可想而知,他父亲人多势众,半点廉价也没让他捞到。夏妍想起当时的场景都觉得后怕,这位小少爷难道还浑不在意地同她讲起,也不明白是适应了依然心态好。电梯停在了顶楼会议室,夏妍拍了拍陈嘉树的手臂:“我们嘉树可真是做大事的人啊,就你这过硬的心理素养……”刀山火海也趟得过去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14

帖子

45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2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2: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嘉树推开会议室的红木门,刻意避开了陈昉的如刀目光,直截了当向在场人员鞠躬道歉,尽管他事实上只迟到了一分钟……但大boss提早到场这种许多人几十年职场生涯都不可能发生的事被他遇上了,他也只能自认倒霉。这次会议要紧是争取总裁办的审批通过,确定项目一级节点的完成。陈嘉树打开PPT,简单陈述了下本次楼盘的概念设计和产品定位,关于这两部分他是很有信心的,怎么说是他带着团队亲力亲为跟下来的。 关于目标成本他也没少花心思,陪着财务部门的姐姐们加了潇湘汐苑宝宝错了忍着几次班才拿到比较能令人同意的结果。十五分钟的陈述,清楚详实,陈嘉树自问功夫到家,挑剔如陈昉也未必能逮到毛病。讲到得意处,他还不自觉地望向了陈昉,然而对方毫无表情全然辨不出喜怒。在陈昉这个地方他早已适应拿出一百二十分的努力做事,并把期待值落低到“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陈昉到现在没发脾气、没打断他,大概差不多是对他这段时刻工作的不小确信。陈述结束后,几位上了年纪的和事佬们领先发言,自然少不了对少东家的溢美之词。然后是设计部、销售部的几位主管表决心,无非是在陈总的英明领导和小陈经理的坚强辅佐下携手前进。场面话讲到此刻也该陈昉做最后发言了。陈昉坐直身子、微微后倾,右手有意无意地敲着桌角,左手呈倒金字塔状扣在桌面,这是他一贯的、昭示着他掌控全局的细小动作。“这座楼盘的目标人群是什么?”陈昉开始提问了。“家庭年收入中位数60w-80w的都市中产。”“也就是讲这套楼盘依然要做成学区房,那么你的学校呢?”陈昉的语气和气,但足以令陈嘉树冒一身凉汗。“我们同尚丽谈过,他们有建立分校的打算。”陈昉不客气地冷笑出声:“呵,我看你的调研团队能够解散了,连的士司机都明白北京的私立学校不如公立名校有市场。”上来就被陈昉抓住死穴,也是在陈嘉树的意料之中。北京这个地方的私立教育远不如上海发达,除了富商、明星子女,大多数官员都会保守地选择公立小学里拔尖的几所,更况且一般中产。但是两个月前他就在同几所top小学的校长谈分校合作的事宜,对方迟迟不吐口,他总不能退而求其次滑落到二线学校。选择尚丽是因为假如模式进展得好,讲不定还能抢占一个新商机,也是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法。然而如此长篇大论的解释陈昉是不可能听的,更加不可能的是在董事会上被陈嘉树挑战权威。会议室的气氛一下子凝固起来,每个人都在等他的回应。陈嘉树本人倒还好,跟老陈父子多年,什么尴尬场面没碰上过,他淡淡地讲道:“这是Plan B, 我们还在争取中关村二小,开盘前应该能够……”他预备把真正的解释留在会后同父亲细讲,然而陈昉却不想放过当堂教子的机会,直截了当打断他的回答:“Plan B是用来以防万一的,不是给你拿来糊弄差事。散会吧。”站起来转身出了会议室,身后浩浩荡荡跟着他的三位秘书,两位副总。陈嘉树脸上的表情僵了僵,看、陈总就是这么擅长当面打脸、不留余地。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古时那么多太子放着储君的位置坐不行,偏偏要造反,这漫长而深刻的精神压迫,他才刚开始。 和某些饱食终日的乖宝宝富二代们比起来,陈嘉树尽管偶有出格举动、大部分时刻不那么合陈昉心意,但有一点依然足以令陈昉感到骄傲的:宝贝儿做事还算有恒心有毅力,讲好听点是百折不挠,讲通俗点就是在老陈的锻造下脸皮较常人厚了些。因此,散会后的陈经理第一时刻拿着可行性报告奔向了总裁办公室。当得知陈总在跟几个副总开会时,小陈经理不死心地问了句:“你给问一下,我能参加吗?”小助理拨了内线到里面去,吞吞吐吐地向陈嘉树转达:“里面讲、讲不让其他人打扰。”那一刻陈嘉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怒髪上冲冠,也顾不得在公司女生们面前一贯保持的绅士形象,狠狠地将报告摔在了地上:“这活儿老子他妈不干了。”留下小助理捂着胸口给微信群里的姐妹们发消息:“太子爷刚刚发脾气的模样好帅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14

帖子

45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2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2: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04 应酬陈嘉树气哼哼地回到自己办公室收拾东西,收拾一半,想到老总能够炒,爹不能换,忍下一口气又打开了Word。半个小时后,陈嘉树接到陈昉电话:“你上来。”陈嘉树很想讲“我不。”话到嘴边变成了“有事?”陈昉忽略了他的无礼,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连忙上来。”陈嘉树悻悻地爬到了22层。 “中午我们一起吃饭,我请了几位客人。”陈昉开门见山。两个月来不间断地应酬,陈嘉树现在一听到陪客人吃饭几个字就开始胃痛。他也不知哪来的胆识,直截了当回了一句:“我不去了。”开会谈正事把他挡在门外,这会儿喝酒陪客人想起他了,他之前就因为常年陪着叔叔大爷们吃饭,被朋友调侃成京城干爹交际花小陈了。陈昉从文件夹中抬头瞪了他一眼:“你不找打,早晨迟到的事我可没追究你。”“体罚职员是要吃官司的,陈总。”陈昉被他气笑,反问道:“我打宝贝儿也犯法了?大陆什么时候出台的这项法规?”“法律上那是有漏洞,道德上你……”道德上你该对自己有点要求。陈昉挥挥手:“少跟我贫嘴了,出去吧,一会儿饭桌上懂点眼色。” 陈昉请来了中关村二小的傅校长和海淀区教育局的张局长,在和芳苑设了个雅间。陈嘉树听完介绍暗暗感叹,姜依然老的辣;之前那位傅校长,他每次找上门对方基本上拿乔推脱不配合,如何陈昉出马转眼就能称兄道弟了。宾主就坐、菜品上齐,通过一团和气的寒暄之后,年纪最小的陈嘉树,顺理成章地成了敬酒担当。陈嘉树起身为在座的诸位各斟了一杯白酒,轮到他自己的时候,手悬在半空了。喻大夫的嘱咐言犹在耳,早上那碗流食都吃得他几番干呕,眼前这杯酒,他是不管如何干不下去了。陈昉装作不经意地看了他一眼,眼里是他才懂的警告和不满。陈嘉树骑虎难下,心一横,到底给自己斟了满满一杯53度的茅台酒。大抵人一辈子都有那么几次身不由己咬牙死撑的时候,陈嘉树客气了一句:“今天能见到张局长和傅校长是我的荣幸,我先敬几位长辈一杯。”讲罢,饮下了半杯酒。然而人的主观能动性也总有发挥不了作用的时候,一口酒大概刚潇湘溪苑 扒开 屁眼滑到肠胃,就因躯体的爱护本能给吐了出来。陈嘉树讲了声抱歉就冲出了房间,剩下一桌人不无尴尬困惑。最困惑的固然得属陈昉,你小子是有意的吧,平常轻轻松松一瓶白酒没问题的呀。这演技,跟着他那个当爹的卖房简直是屈才了。正是那个时候,陈昉的秘书郭兴霖收到徐言洲的短信:“郭哥,嘉树胃病犯了,今早才做得检查,您给看着点儿,不让他多喝啊。”郭兴霖递给老总过目,陈昉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今早打电话讲自己在医院,刚才要他一起吃饭又百般不情愿。这臭小子就不能跟他直讲么?他在宝贝儿眼里就这么不通人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14

帖子

45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2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2: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分钟后陈嘉树回来了,脸色有点发白,但还挂着遮掩的笑意,“让叔叔伯伯见笑,刚才喝急了。”业已如此,他这能耐总是得逞下去潇湘汐苑调教师的惩罚了。他端起桌上的杯子,打算将刚才那场噩梦再行上演,端至眼前方才惊觉,不知何时自己的酒杯被撤走了,眼前是一盅温热的茶水。陈嘉树那一瞬竟有些心酸,原来老陈也有把他当宝贝儿爱护的时候啊。他看了父亲一眼,陈昉却还端着严父的架子,笑着同其他人讲道:“平常如何讲他也没用,才多大年纪就把胃搞坏了。”陈嘉树难得的乖觉,陪着笑应承:“改、这回改。”回去的车程漫长而无聊,陈昉与陈嘉树皆坐在后排车厢,一个装作闭目养神,一个装作看窗外风景,二十分钟过去了,父子二人没讲过一句话。郭兴霖坐在副驾驶都跟着尴尬,平常单是他跟老总一起时都还能讲笑几句,这两位但是一个多月没见过面了啊,难道除了工作上的汇报,多一句家常话也没有。陈嘉树倒不觉得尴尬,这种尴尬在他和老陈这个地方才哪到哪呀。就是不扭外加无聊,跟老陈呆在同一个密闭空间里超过五分钟他就浑身不自在,而得益于北京屎一样的交通状况,从万寿寺开回公司即便不堵也要一个多小时,刚刚过去漫长如半个世纪的二十分钟,才是刚刚开始。陈昉突然打破了车内的沉默:“你胃不行还不经心点,刚才一口菜也不吃,当自己大少爷?”陈嘉树内心一声哀嚎:您是实在找不出不的由头教训我了吧?没话讲能够不要硬聊啊。 每次敬酒敬慢了陈昉眼刀就杀过来了,他还有心吃菜?当着司机和秘书的面,他也不行跟老陈放肆,最后干巴巴地回道:“没胃口。”陈昉事实上是确实担心他躯体,只是在表达方式上不那么让人同意,又接着问:“昨天去医院大夫如何讲?”陈嘉树信口回他:“如何讲?让住院治疗,要不您给我放几天假?”老陈吃了一惊:“这么严峻?”吃惊之后是担忧,担忧中还夹杂着气恨。这孩子如何这么不让人省心?二十好几岁了连自己都照顾不行,能做成什么事?陈昉被他那副无所谓的模样更拱出火气,抬手就要打:“早讲过不让你跟那帮人鬼混?天天吃喝玩乐我看你就是活该。”陈嘉树下意识地往车窗方向躲,诶如何一言不合就打人啊?我讲什么了呀?顶着被打的风险还要还一句嘴:“如何就鬼混了啊?沥阳生日我还能不去?”陈昉手停在半空,也是,尽管陈嘉树每天衣冠济楚地跟着他们这帮老男人谈生意,但怎么说才23岁,骨子里依然个大男孩儿。他把手收了回来,口气放软:“听大夫的,手头事先交给言洲处理,你回医院把胃病治一治。陈嘉树听到这么个安排难免要多想,是确实关怀他依然卸磨杀驴了?项目才开始,他哪也不能去:“我乱讲的,哪有那么严峻,你还当真了。”陈昉气结:“简直胡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14

帖子

45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2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2: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是小陈的苦逼童年潇湘溪苑惩罚自己分开啦~大概会有1.5w;回忆碗我再回来写正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地图|宝宝家园

GMT+8, 2017-10-18 11:47 , Processed in 0.11339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宝宝家园 本站所收录作品,均是来源于网友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删除。 邮箱:baobaohomespank@163.com

© 2003-2017 spank_spank视频_spank小说_spank网站_sp论坛_宝宝家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