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60|回复: 29

【潇湘溪苑】【原创】猫誓虐缘(耽美训诫,甜虐)

[复制链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发表于 2017-8-3 12:0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要走能够,把猫也带走!欢迎各位光临,刚刚不小心把刚发的删了,重发一次,进来玩啊,喜欢冒泡的潇湘汐苑惩罚夹子香拜你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12:03: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回“人全都带来了?”一身影从房上飞下,稳稳落在地面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抚摸着猫问到。“是的少爷。”“老规矩。”讲话的人瞳仁放大又极速恢复,看着那些恶心的日本人,清一色旗袍青年不屑地讲了三个字。“是。”瞬间,枪声起落,倒下了一排人,青年手中的猫温顺的叫了几声,一动也不敢动。青年一挥手“把这些脏东西从我眼边儿挪走,也不怕吓着娟儿。”“是,少爷。”娟儿,是那只猫的名字。这猫,是他最重要的东西。青年往正堂走去,身后跟着总管。“那爷,今儿个晚上的生日宴,你明白的,我可不情愿现身,保留神奇感啊。”“少爷,今天您十七生日!老爷请了好多贵客,老爷了解您,明白你不愿出场,老爷讲让您今天爱去哪去哪,这个地方有他呢!”“好!帮我转告爹,宝贝儿感谢他了!”青年嘴角一提,一转身天地移动大法,就抱着猫到了花园的竹林里。玩世不恭是他的性格。潇湘溪苑 扒开 屁眼见血不瞬间是他的功夫。武功盖世是他的特点。冷酷无情没人性是他的标志。不可能认错是他的优势。至少他自己觉得是……这时是清末民初。他是一个生意人家的孩子。父亲是做生意的,母亲主张家事。家里很富裕,爹娘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宠惯了没方法。他爷爷死在日本人手上。他亲眼看到的,那时候,他也就三岁。他六岁找师父学武功,十四岁那年他亲手砍掉了二十个日本人的头。他笑了,眼都没眨一下,只只是他嫌日本人的血溅在他娘给他织的衣服上,太过分了。不明白为什么,小少爷从小就喜欢猫,都讲小姐太太养只猫,而他偏要养,爹娘也就顺着他了。他叫方玉姚,算命的那时方夫人喜胎时讲:“一定,是个女儿啊。”夫人喜欢女儿,他爹也是。起了名字,叫玉姚。生了他,父母愣了,他娘讲“名不改了!就这小子代替我小姐出来了!那就连名一起叫了吧!”他爹站起来搂住他娘讲“不改了,就叫方玉姚!”就如此,他叫了方玉姚,他给自己讲:事实上这名字挺好听的。然后自嘲的笑笑。他喜欢逛酒楼,就只只是是喝喝酒,他不糟蹋小姐,他给他爹发过毒誓,因为他爹讲:这辈子,只能对一个人真心,假如你没有爱那个人的把握,就放开你解她扣子的手。他总觉得他对再漂亮的小姐也没感受。确实没一点感受~也许,是因为内心深藏一个人吧,他应该差不多把自己忘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12:04: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回 玉姚从后门出了方家,今天是他的生辰,可他讨厌那些官场为钞票来套关系的人。今天赶上集会,玉姚想了想,依然走进了集会街里,很喧闹。突然,一队人马闯了进来,大伙都急着收摊子,那些军队里的人飞扬跋扈管了,仗着自己的老总将军,抢妇女钞票财,没事儿就来糟蹋东西。老百姓嘴里不讲,内心边却恨透了。 玉姚笑了笑,抚摸娟儿雪白的毛,娟儿温顺的舔着他的手,它明白主人又要为民打抱不平了。“娟儿,你知不明白擒贼先擒王那个道理,你看那么多骑着黑马或者走路的,唯一那匹马头上带铁盔,那就是这帮人里的小头。我先耍耍他。” “喵~” “主猫”俩人对视一笑,笑的特不邪恶~玉姚一收袖口,再松开时只见一根银针嗖的飞了出去,扎在那匹带有铁盔的马的大腿上,一声鸣啼,马应声倒地,那个领头的摔了下来,小跟班儿们也都不动了。赶紧跑过去扶他,那领头的诶呦诶呦的叫着,破口大骂,百姓们都不明白是谁干的,都不敢出声。 方玉姚看着那人的样儿“噗嗤”笑出声来。全场人都看过来,当兵的小的们上来抓住他,按了过去,方玉姚也不躲也不抵抗,就顺着他们把他推到跟前,然后慢慢的蹲下来,平视着从立即摔下来那位,“我觉得你的马跑错了地点,因此帮你教育了一下它的腿,一根针而已,它就摔那儿了,这如何行呢?我看这匹马大伙儿也都不太喜欢,害了您摔翻,要不,让大伙儿剁了分吃了吧。爷您那边,应该不缺匹马吧。”讲完站起身,“大伙讲同不同意啊!” 就看那领头的站起身,脸憋的通红。 “同意!”“同意!”“……”大伙儿伙赶着喧闹都开始起哄。 方玉姚微笑着抚摸着娟儿,就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那领头的骂骂咧咧撸袖子预备掴他耳光,抬起手的时候方玉姚刚预备动功,却看见一袭黑色军装,衬衣白色的青年走过来,抓住那人的手“咔吧”一声,伴着“啊”的一声大叫,那些小跟班儿的都吓得腿软,“少将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那青年一挥手,“把你们头儿带到刑室,杖责一百,你们通通杖责五十,若以后再犯,统统枪毙!欺负百姓的事我管了多少回了!滚回去!丢人现眼!叫你们滚回去啊!”“是!”“是。”他骂完那堆闹事的,转身对着大伙儿鞠了一躬,“对不住大伙儿,是我失职,以后我绝不可能让此类情况再发生,请大伙儿相信我。”然后转身骑马离开,却又回头看了一眼抱着猫的他,就一刹那,他的目光对上了他的,立即的他微提嘴角,夕阳照在他肃冷倨傲的脸上,显出一身君临天下的王者气概。慢慢的,走远了……就是那个回眸一笑,让方玉姚打了一颤,熟悉,太熟悉了。曾经,他也如此对他笑过…… 方玉姚就那样站着,直到连娟儿都不想再看它高冷的主人犯花痴的模样了,尽管很好看,但都差不多快半个时辰了……一动不动,它都快潇湘溪苑女生花蕊红了无聊死了!“喵!”不满的叫一声。方玉姚回过神来,赶紧帮它理理被风吹乱的毛, “放心吧娟儿,我最爱的就是你了!不可能移情不恋的!” “喵…”娟娟表示不情愿相信它主人讲的话…… “走,我带你去酒楼看小姐!”方玉姚满脸歉意的逗娟儿快乐。 “喵喵!”娟儿听到酒楼,连忙兴奋起来!满脸兴奋。“呃…”方玉姚表示很无语,暗暗想着“就明白你好这口!唉。”夜幕落临,个个小商小贩都挂起了灯笼,整个大街一点也不黑,在这条喧闹的街市上,闲逛着一个清一色旗袍青年,嘴角带着微笑,手里的白色猫咪显得特不尊贵。那个时候,酒楼里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12:04: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回 “方少爷,您又来了,贵客啊,来来来,里面请。”酒楼的掌柜看了一眼是方玉姚,给旁边的人使眼色,自己赶紧迎过去,讲实话,这掌柜的很熟悉方玉姚,也熟悉他的性子,他第一次来的时候搬来十两黄金,告诉老总,“以后我来这儿喝酒,不用小姐陪酒,把最好的都给我拿来!”老总看着人气质不一样,也是连连点头。从此,方玉姚就在这酒楼里进进出出,成了大名人。 “少爷,今儿个,您得换个房间了,实在对不住您啊!”那掌柜的也实在是不明白如何讲,这酒楼里,只喝酒的房子不多,而方玉姚还就只看上了一间房子,每次他一来,那掌柜的就抓紧命人把那房子收拾洁净。但是今儿个,又来了一位,也是不敢得罪的,还就非要坐这屋了,老总千祈祷万祈祷方玉姚可千万不来,没想,还非赶上这天,来了!刚刚一看方玉姚来,他就赶紧使眼色让小的们去再收拾一间屋,顺便,跟那位爷讲讲,能不能先改个房间啊,毕只明白是将军的人,初次来也没什么交情,到底什么官儿也没讲,反正老总想着得罪了方少爷,可就不行收拾了啊! “我就坐那屋,把屋里的人给我赶出去。”方玉姚今儿个心情好,倔劲儿也就上来了。“这……”军官也不行惹啊,老总快急死了,方玉姚摸出一把碎银,塞入老总怀里,邪魅的一笑,“够了吗?” 老总憨憨着笑“够了,够了,少爷,您老屋请!”“你不用到里面去了。”“是。”方玉姚走到里面去,想看看是什么人这么嚣张。看了一眼以后,愣住了。那人抬头,看着满脸花痴的方玉姚,内心很是无语,这也太直截了当了吧……微笑着。 “我叫萧寒铭,方玉姚,久仰你大名,明白你的暗针天下无双,今日一见,真是佩服,交个朋友,喝几杯如何样?” 方玉姚听到名字,目光黯然的淡了,走过去,认真地看着他,“你是少卿上将萧寒铭?”认真看了他,眉目如画,鼻梁高挺,喝了些酒的他略带微醉。 “是,你为什么总抱只猫呢?不都讲,小姐家才喜欢猫嘛!”萧寒铭带了些调侃的语气。 “这是我的经历,又没人讲,男子不能喜欢猫!”方玉姚笑着回了一句,心中一痛,不是他。“天下之物,君子接应好逑!不是吗?” 萧寒铭双手接过猫,轻轻抚摸着它的毛,随意的看了一眼浑身纯雪白的小猫的耳朵后面,一撮暗青色依然那么明显。 “我听讲方少爷酒量很好。敢不敢和我切磋一下?”方玉姚听到喝酒,起了劲头,“没问题!如何喝?” “友好之交,猜拳喝酒!” “猜拳……”方潇湘溪苑豪门大哥罚弟玉姚内心又一次一震,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这些依然小时候玩的了,那个他总和他玩猜拳喝酒,自己总输。后来一个大雪天,他走了,冒着雪跑到他家给了他一只猫,讲让他照顾刚出生的小猫,他一定回来。他走了,只明白……他姓穆。但是……多少场大雪了……他慢慢明白,那时候的他只是讲讲而已。 “犹豫了?”萧寒铭笑着问。 “没有,比就比,我还没输给第二个人过!”方玉姚想等萧寒铭醉了,问问他到底叫什么。 “你输了!喝!”“接着喝!”“……”方玉姚喝了不知多少杯,萧寒铭就看着他输,看着他喝酒,笑着,终于,方玉姚醉了, “我醉……醉了,不喝了,我要……回……回家,我爹会担心……我的。改日还来这儿,等着我……我,我要问你点事,顺便小爷让你……输个够!”萧寒铭一笑,抱起他搂起他的猫咪,在他耳边讲“好,我等你。让我等你一回。”和小时候一样,一点儿没变。摇头,笑了笑…… 早晨,方玉姚醒了,头有些发蒙,昨天……如何了,好似,喝多了……和,和萧寒铭……那自己如何回来的?“姚儿,醒了?”“嗯。”“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了。”“我明白爹,对不起。”“没事啦,昨天人家面包车把你拉回来,你还明白打面包车回家,没醉成傻!”“呃,哈哈,是,是啊爹,姚儿以后不可能了。”“你好好休息,爹去办点事。”“嗯,爹慢走。” 玉姚看着娟儿,一定昨天担心到他很晚,现在还睡着呢,今天晚上同一地儿,不是约好了再见吗?他姓萧!方玉姚一遍遍告诉自己,却依然忍不住在内心默念:今晚你一定要去!你告诉我的名字,是假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12:0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回 到了晚上,方玉姚飞也似的带着娟儿冲了出去,来到酒楼,给老总打了声招呼,径直走向昨天的房子,屋里他差不多到了,方玉姚红着脸,坐下来,“真不行意思,来晚了。” 萧寒铭笑了笑,“昨天,我讲了我来等你嘛!”放下手中的报纸,起身关上了门。 方玉姚看着他,鼓起勇气问道:“萧寒铭,你……你往常,认识我吗?” 萧寒铭很坚决的点点头,“认识啊,我父亲早就和你父亲认识,我爸总是给我讲你的功夫特不厉害,因此我很早就明白你了啊!” 方玉姚依然想追问,“你往常确实没有见过我吗?那你如何会来这酒楼,还要坐那个房子?好似就是在等我来吧,你对我没什么讲的吗?” 萧寒铭愣住了,“我……我往常确实没见过你啊,我只只是听讲方少爷很特不,喜欢猫咪而且酒量很好,我承认我是观看过你,发觉你只坐那个房子,我才特地来,有什么问题吗?”一时刻语气有些哽。 “啊,如此啊……”方玉姚听完,搂着娟儿的手紧了一下,目光垂了下去,咬咬嘴唇,“不行意思啊,语气过激了,我明白了。没什么。” 萧寒铭看着他,不明白该如何讲,只好转移话题,“那个,姚儿……我能如此叫你吗?” “如何叫都好,曾经有一个人,也这么叫我,我刚刚以为你就是他,才会那么兴奋,那个人对我来讲,很重要,他承诺过我,会回来的,我以为我等到了,可你依旧不是……”方玉姚看着寒铭讲,为什么,那么像,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那么像他,为什么得到的答案依然否定的…… “也许,他只是有自己的苦衷吧。假如等的太累了,那就不要等了。没必要,不是吗?”萧寒铭问道。 “不,他承诺过我的事,就一定能做到,我会一直等下去。”方玉姚看着窗外,低声却又坚决的讲。 萧寒铭从他怀里抱过猫咪,“你的猫真可爱,是你娘买的吗?” “是他的猫,这是他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是我最重要的东西。”玉姚提到娟儿,脸上就有宠溺的表情,似水柔情的目光,不常有。 “今天我们只喝酒,不醉不归!”方玉潇湘溪苑豪门大哥罚弟姚先举杯,给萧寒铭倒了一杯。 “我有点事,一会儿就要回去,我送你回去吧。有空我再来。”萧寒铭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方玉姚笑笑,“没关系,我一会儿自己回去。你走吧,回见!”又一杯,装作不在乎。 萧寒铭起身,告辞。心中默默咬牙:既然你情愿等,我要用全力,带你回家,至少,我要护你亲手养大的猫咪和你,一世周全。 身后的方玉姚看着他的背影,醉入酒中,以酒忘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12: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永生之阎潇湘溪苑惩罚自己分开魔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12: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回 “喵!”娟儿看着方玉姚一杯一杯的喝,开始担心他的躯体,这次没人送他们回去,假如再喝成昨天的情况,如何办啊!焦急地叫着,但是方玉姚沉醉在酒中,恍若未闻…… 玉姚喝的大醉,叫了小二,小二赶紧拿了一壶醒酒茶,叫来了老总。老总今天早上刚刚见方鸿轩,方玉姚的父亲,鸿轩和这酒楼老总但是特不熟悉,寒暄几句后方父给他揣了点银子,讲“帮忙照顾着犬子,不让他喝太多,再看看最近是不是迷上哪个小姐了,我察觉到总是魂不附体的。”“好讲好讲,您就放心吧!” 这下又喝多了,老总让人看着呢,照样没小姐陪啊。赶紧让方玉姚喝了醒酒茶,过了一会儿,酒劲儿便过来了,老总一挥手,让那小二出去,关上了门。 “好些了吗?”“感谢您,没什么事,我回去了。”方玉姚起身预备走。 老总送他出门,临走的时候讲了一句“少爷,要是看上哪位小姐了,我帮你介绍下啊,可不如此糟蹋自己躯体啊!” 方玉姚一愣,继而转过头一笑,连忙明白了,拍拍老总的肩膀,“您告诉我爹,我好的很,不让操心!”“是,是。您慢走。”老总明白这种情况,最好不要管太多,点到就好了。 坐在拉车的车子上,突然发觉窗外好似飘了雪花,“又下雪了呢。”方玉姚给娟儿讲。娟儿缩进他的怀里,几年了,每次讲这话,小主人都会掉眼泪,它不想看到主人的眼泪,它心疼。 在萧家,豪宅不墅外的花园里,笔挺的跪着一个青年,雪花飘在他的头上,没有规律。 屋里,萧峰坐在沙发上,听着音乐,旁边跪着一群人,领头的是萧寒铭的老大。 “爸,铭儿昨天跪一个小时就受了寒,今天差不多快三个小时了!让铭儿起来吧!”萧寒锦在屋里也跪了三个小时,每次基本上这种情况,只要他的三弟惹父亲生气,他都会把头磕破求父亲原谅他,因为他的三弟从不自己认错。。。 “你起来吧。不为了这混账东西伤了你自己。”萧峰连眼睛都没挣。 “爸,他不就是去了个酒楼吗!您至于如此吗?男孩子大了逛个窑子如何了!至于如此吗?好不容易找到他了,二姨娘临终叮嘱爸您是不是都忘了!” 甩手一耳光过去“萧寒锦!我需要你来教吗?”萧峰动怒。 萧峰下手并不轻,而且拿枪的人,萧寒锦手背沾了沾嘴边的血,明白萧峰下句话就是他最喜欢的了。 “让那混账货进来!”萧峰疼他的大宝贝儿,也爱老三,但是为什么都这么让人不省心啊!那个身份,如何能不掩人耳目啊! 萧寒铭进来了,萧寒锦站在父亲旁边,刚刚为萧寒铭求情的下人也都看到寒锦的眼色后,自觉站在一边,好似大伙儿什么都没干一样。萧寒铭不情愿让三弟觉得自己为他付出过,因为这小子死也不可能同意他那种“关心”。 萧峰点了烟“谁让你们站着了?”萧峰对俩宝贝儿特不无奈。然而,俩人做出的反应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萧寒锦坐下来“感谢爸。” 萧寒铭又笔挺的跪下来,在他这个地方,父亲面前没有坐的份儿。 萧峰也不去管,什么时候寒铭这孩子能自己走出内心那个坎儿才行。 掐灭了烟“萧寒铭,昨天罚的没记住,不明白今天长记性没有?”他看出来昨天罚的一个小时对一个身为少将的人来讲没有什么卵用。而今天的三个小时,宝贝儿走进来的时候腿差不多有些颤了。 “爸,我没有做不该做的事,我没有……”“你放肆!家规里不让去酒楼你不明白吗?” “明白…”“明白就好,以后你要是再敢去,不怪我用军法处置!”萧峰起身就走,萧寒锦上前扶,萧峰甩掉寒锦“不是要陪你这弟弟吗?那你就好好帮我教教他家规!免得以后还需要为他挨打!”“爸!”寒锦手握拳,他这三弟,就是要面子,他就算被打死,只要他不觉得他错的事,他绝不认错。 萧峰是有意的,他要让他的老三明白,你做错了事,有许多人需要为你而付出代价。 萧寒铭看了一眼哥哥,刚刚没注意,脸肿了一半,裤子上膝盖的位置有压过的痕迹。萧寒锦看着萧峰上楼了,很不在乎的讲了一声“起来吧!不是为你的事我自己的缘故,爸有意讲的。”萧寒铭忍住眼中的泪笑着讲“我明白。”事实上谁内心不清晰啊……都装作毫不在乎。 “哥,我爱上了一个人,我一定要把他娶回家,但他……是个男子。” “什么?!你再讲一遍!”萧寒铭眉头一皱。 “我爱上了一个男孩儿!” “啪!”这是萧寒锦第一次出手让萧寒铭偏了头,紧握着打他的那只手开口挤出几个字“醒醒吧你!” 萧寒铭自嘲的笑笑,呵呵,萧寒铭你如何想的,这是萧家!不是你在你娘面前想讲什么就能讲的地点!这一巴掌,是警醒用的。你得记住潇湘汐苑王妃闯祸挨打!把爱他藏在内心!才能爱护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12: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放风的小兽@永生潇湘溪苑撅起来挺进去之阎魔爱@梦里芈@晨曦轷@goYour Friend 友爱的们,我更文啦,来玩一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12: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没有@上潇湘溪苑豪门大哥罚弟,再@一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12: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永生之阎潇湘汐苑王妃闯祸挨打魔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地图|宝宝家园

GMT+8, 2017-10-18 11:48 , Processed in 0.13519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宝宝家园 本站所收录作品,均是来源于网友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删除。 邮箱:baobaohomespank@163.com

© 2003-2017 spank_spank视频_spank小说_spank网站_sp论坛_宝宝家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