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41|回复: 16

【潇湘汐苑】【原创】年下(F/F)

[复制链接]

1

主题

17

帖子

3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7
发表于 2017-8-6 15:5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明白,相见恨早也是一种遗憾。

c50cf550352ac65cf1720830f1f2b21192138a8e.jpg

c50cf550352ac65cf1720830f1f2b21192138a8e.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7

帖子

3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7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15:5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旧文了,高考结束,填坑。大号丢了,小号潇湘汐苑洞房打嫁规矩重发。文笔渣,请出楼再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7

帖子

3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7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15:5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壹】“滴滴”手机不安分的震动了几下,本能的划开锁屏,输入密码,动作一气呵成。不知多少人对这动作再熟悉只是。庆幸,这次不是腾讯新闻。“您已被治理移除群TELL”安歌无奈的摇摇头。未满十八周岁走到哪里都被当成小孩子。想她安歌世上稀有的纯女主,比特仑苏还纯,身高175,体重50公斤,不吸烟,不喝酒。一切基本上那么标准,除了——年龄。关于此,安歌反复与群里人争论,那个时代看的是心理年龄。惋惜不管怎么样叫嚣依旧无人理睬。这,就是现实。“找被之事依然放下吧。”安歌自嘲潇湘溪苑撅起来挺进去地笑笑。生活于安歌来讲只是是三点一线式,迫近的高三时常让她有窒息之感。北方八月,多雨的季节,法桐一字排开,“沙沙沙”直响。这城很惊奇,完全脱离了中国传统的对称美,路边花坛和树木基本上不规则的排布。只是,安歌喜欢这些,太中规中矩的美是僵硬的。惋惜安歌自己便是个中规中矩,随波逐流的人,十七年的人一辈子做出最夸张的事是逃操。想到这些,安歌的眉头又锁起来。疏雨顺着伞滴答滴答落到地上,溅起小小的水花。如此的天气安歌依然喜欢不打伞的,只是家有母上逼迫,实在很不自由。耳机里单曲循环“我要选择我的自由,不需要理由,就算到了宇宙的尽头,我义无返顾绝不可能回头,坎坷艰辛在所难免,那些不眠的夜,终于明白在这一瞬间,生命没有极限…”如此的办法也只能浮现在歌词中,叛逆,这大概就是安歌的叛逆。因此,她才是主,纯主。“对不起,对不起。”迎面跑来的小小姐撞到安歌身上,满目的惊惶,发丝渗着水,有些狼狈。“对不起啊小弟弟。”小姐不行意思的低着头。“小弟弟。。。”安歌轻轻念到。满脸黑线。首先,那个小字她就不能同意,弟弟,有那么夸张吗,不就是留了个短发,长得略微帅一些吗。抬头,想怒却发觉自己并不可能生气,呆呆的望着小姐。“她可真美。”安歌小声念着,“应该是与天看不清吧。”安歌是这么想。小姐抬足预备跑被安歌叫住,“那个。。。给你伞。”安歌将自己的伞递过去。“不。。。不用了。”小姐楞了一下,“你不也需要吗。”“没事,我喜欢淋雨。”扔过伞,安歌向前跑了两步。“喂!!!”人小姐在身后喊自己。“她一定会把我当成神经病吧,我只是喜欢淋雨。”安歌对自己讲,步子慢了下来。“感谢你啊小弟弟!”隐隐约约听到小姐的声音,杂着雨声。“小弟弟,小弟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7

帖子

3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7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15:58:07 | 显示全部楼层
【贰】湿漉漉的回到家,笑得像个孩子,安歌喜欢在雨中奔驰,任雨水冲刷,这也是一种自由。“啊,宝贝,你这是如何了,又淋湿了,伞呢?”安妈妈开启喋喋不休模式。“伞,伞,哦,路上被风吹走了。”安歌轻快的跳进房里。天晓得她为什么会编出这么惊奇的理由。“这孩子。。。”安妈妈在客厅不断念叨。只是安歌这时差不多听不到了。“滴滴”伟大的腾讯QQ又发来了提示音。“又是新闻吧,”安歌依然打开了手机。“【女被】瞻熠请求加为好友,来自群TELL。”备注是同城女被,求实践。安歌吓得手机险些掉。“这小姐脑子烧坏了?”没有犹豫,同意。“你脑子烧坏了?”安歌顺手给瞻熠发了过去。当她意识到的时候对方差不多回了。“???”“抱歉抱歉,我发错了。”安歌实在不明白如何解释。“没事。”好在对方并没有生气。故事的结局就是两人月来一场实践,周六下午XX宾馆。实践啊,第一次,安歌为此紧张了一个周。熬到了周末,多了一对黑眼圈。“咚咚咚”忐忑的敲开门,安歌现在还记得刚才前台小姐看自己的眼神。又是年龄!门被拉开,女的身高直逼一米八,生生俯视安歌。“这。。。内个。。。你”安歌不知所措起来。“你就是安歌?”依然女的开口打破了这份尴尬。“嗯。”安歌在内心盘算,这女的***是被吗,这么大的气场。“喂,小孩,走神哦,该打。”不轻不重后面挨了一下。“你!!!”脾气再好此刻也气炸了,想她安歌堂堂一只主被一个小贝打,奇耻大辱!“如何?”女的挑眉。安歌竟无言以对,脸越来越红。“小孩,你真是主吗?”女的接着调戏起安歌。“这。。。固然。。。”安歌难道有些结巴起来。“不像哦,让姐姐摸摸~”女的伸出爪子袭向安歌。“潇湘溪苑女生花蕊红了你还实践吗?”安歌迅速闪开,有些狼狈。“哦,对了,我是瞻熠的朋友,她有些事不能来让我帮忙通知一下。对了,你以后依然不要找她实践了。不方便。”女的又恢复刚才冷冷的模样,一番话讲的风轻云淡让安歌有些摸不着头脑。回家路上安歌不断踢着路边石子,八月的蝉还在不要命的扯着嗓子叫,安歌心情更加烦闷。自己这是如何,实践没实践上还被调戏一顿,如何都有种第三者插足的感受。越想越烦躁。她想起了刚才的女的,气场好大,是主吧。想起瞻熠,自己明明没有见过。还有那天淋雨的小姐,她可真美。世间事基本上如此,你永久不可能明白改日谁会离你而去,谁又会闯进你的生命,这短短的几天安歌的生命里闯进这么多的人,毕竟是救赎者依然不速之客不得而知。生活依然生活,还要为了那个不人口中近在咫尺的高考窒息着。自由,它存在于一种理想的幻想中,或许,今后有一天会有。安歌踢着石头,一路不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7

帖子

3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7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15:5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叁】生活依然要接着,关于安歌迫近的那个高考才是最重要,至少在不人为她铺设的人一辈子中是如此。她无力去选择,只能疲于奔命,随波逐流。八月天气除了雨水便是骄阳。比起后者安歌更加偏爱阴雨,并不是内心阴暗,只是在模糊的天气下一切看起来更加清楚。老天爷很不给面子,燥热了许多天。”滴滴“又是那个叫瞻熠的小姐。安歌对着屏幕不知所措。”求实践“,三个字让她有些心痒,又想起那天那个气场很大的小姐,一阵发慌。“实践“”拒绝“。。。”实践“”拒绝“。。。安歌在内心敲起了鼓。最终生理需求战胜一切,实践!简单的一个”好“字,双方又沉默。安歌作为一个圈内人士,深知自己需要什么,这些东西不是仅仅看看文和视频就能够满足的。至于高冷妹子的威胁安歌已然置于脑后。她,要为自己,哪怕只有一次的顺遂自己的心意。时刻周末,依旧是xx宾馆。“咚咚咚“不得不讲安歌依然有些忐忑,第一次见圈里人,目测比自己大些,万一遇到变态又当如何。短短的几分钟安歌迅速考虑着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以及处理措施。这是她的适应。因为怕出错一定要事先计算好一切。门开了,安歌缓缓抬起头潇湘汐苑调教师的惩罚。“你。。。“她有些惊奇。“啊!你是男的依然女的!“小姐声音很好听。安歌又想起那个雨天,“小弟弟,小弟弟。““女的,我们见过,那天下雨。“安歌倒显得腼腆起来。“你?!原来是你啊!“小姐拍了一下脑袋,”我还一直在想那个小弟弟如何那么傻。。。“小姐的声音小了,偷偷瞄了一眼安歌。“傻?嗯?”安歌低着头,脸红的能够煮鸡蛋。不得不讲,两只不扭受见面就是如此。“内个,我们开始吧。”安歌不明白如何打破这份尴尬,实践无疑是最快的方式。小姐楞了一下,嘴唇嚅动想讲些什么又作罢。“好,开始吧。”拉上窗帘,轻轻走到床边趴下。“过来,趴着里。”安歌拍拍腿。作为一个主,安歌丝毫没有操纵欲,她只是喜欢这种训诫的感受,一瞬间能够不记得一切。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如此简单。因此她更喜欢和缓的方式。固然,主的气场依然要有,尽管是弱主。小姐穿一条白色短裙,平淡清亮如她。裙摆向上掀起便露出浑圆的屁股,安歌喜欢这种感受,标准的小贝。恰如其分。小姐将头死死埋入被子,看到这个地方安歌轻轻地笑了,没有在意她是否脱下了内裤。“开始了哦。”安歌尽量放晴声音。生理的躁动让她不安起来,热血上涌,整个人陷入一种兴奋。或许这就是人类的兽性,像是发觉了猎物的野兽兴奋,狂躁。安歌用理智压抑住自己,保持一种不紧不慢的频率。“怕怕怕。。。”隔着裤子,声音有些沉闷。两人都有享受之感。如此的宁静再好只是。这大概就是实践的艺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7

帖子

3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7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15:59:39 | 显示全部楼层
【肆】“啪”“啪”“啪”…….不紧不慢。小姐开始不安的扭动起来。安歌停了手。“我给你揉揉。”不知为何眼前的小姐让她不认加力。轻轻揉起来。“唔~”小姐喉咙发出如此的声音,缓缓地很好听。揉了许久,安歌抬起手,猝不及防的一巴掌,当的小姐叫了出来。安歌轻笑,挑逗小贝,每一个主的天赋技能。“要脱了哦。”安歌似在征求小姐意见。按照前任剧情,脱裤子如此的事哪里需要征求意见,安歌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大概,尊重是彼此都需要的吧。“嗯“小姐依旧是喉咙发音,轻轻地,有些拘谨。不知是疼依然其他。至少,安歌看来她还没有用力。褪下裤子,安歌有些惊诧。齐齐的一排滕条印,四周还发着紫,应该是不久前打出来的。藤条印记和刚才巴掌制造的一层淡粉混在一起,煞是好看。只是安歌无暇观赏。处女座,严峻精神洁癖让她觉得自己的猎物被人沾染,欲望瞬间减低,固然更多或许是心疼。抬起的手停在半空,迟迟没有落下。四下沉默。小姐转过头。“如何?”她贝齿轻咬。“没。。。没事,你还能够吗?”安歌尽量保持冷静,她不想让小姐多想,这也是作为主的修养,不该问的不要多问。小姐欲言又止,示意能够接着。“啪”“啪”“啪”……..一连串的巴掌打在肉体上声音格外清脆,力度加重了几分。小姐开始剧烈的扭动,小腿不断的乱踢。安歌左一下,又一下。她丝毫没了开始的兴趣,抬起手像坠了石块如何也举不高。她实在不明白如何在这伤痕累累的屁股上落掌。只想尽快完成任务,逃离。“砰砰砰”很重的敲门声。床上两人都一惊。安歌迅速撩起被子盖到小姐身上。理了一下衣角便去开门。门外高冷的女子面色发黑,推开安歌径直走向床边。“啪”一巴掌甩到瞻熠脸上。“姐。。。姐”瞻熠忐忑的望着来人。“你,出去,到此为止。”女子指向门外。安歌没有讲什么,听惯了斥责,她学会了把委屈压在内心。今天这番事安歌一定是最无辜的。她开始懊悔,懊悔承诺这件事。门,关紧了,一切又归于平静。许久,许久。被子又被撩起,这次是狠狠的。“顾烨!那件事我解释过了,你不觉得自己如此是无理取闹吗!我讲了,我和她没有关系,我只有你一个妹妹,你毕竟要怎么样!你是把我的话当什么,你想实践,我满足你!”女子一阵咆哮,解下腰带。“砰”“砰”一下下砸到床上的人儿身后。顾烨死死咬住嘴唇,没有发声。如此的能够讲虐待不知持续了多久,顾烨始终一言不发。两人都冒了一身汗。女子还没有停的意思。“啊!”随着一声惨叫,女子恢复理智。顾烨清楚的感受到有温暖的液体顺着大潇湘汐苑洞房打嫁规矩腿流下,除了疼依然疼。“够了,林微!到此为止吧!你全然不明白我想要什么!去陪那个孩子吧!”顾烨狼狈的穿上裤子,一战栗,冲出旅馆。“烨烨!确实不是你想的那个模样,我。。。”名叫林微的女子蹲在地上,眼角似有泪水渗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7

帖子

3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7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16: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伍】异度酒吧,安歌兀自饮酒。大众的眼中酒吧依然属于风月场的,所谓的好孩子没有谁会踏进这个地方。放到安歌这个地方显然不适用。她安歌尽管不是什么学神级不的人物,至少成绩也不差,老师家长眼中的乖宝宝。爱好,也就这一点。事实上喝酒也不是什么不良嗜好,放在李白那儿斗酒诗百篇叫酒中仙,放在子美那儿潦倒新停浊酒杯叫忧国忧民,放在乐天那儿绿蚁潇湘溪苑撅起来挺进去新醅酒叫情调。放在某些未成年人那儿就变成了社会不良青年。事实上依然有些不公平的。酒,基本上难喝的,这是实话。安歌会迷恋完全因为那句借酒浇愁。她宁愿相信喝了酒就不可能愁了。尽管她从来不醉。有时候意识的力量是巨大的,不仅在饮酒能够消愁这方面。还有你念着某些人的时候。那个人突然浮现在你的视线里,吓你一跳。多奇异。然而就是这么奇异。“一杯威士忌。”女声很好听。安歌下意识的抬起头。瞻熠,又是这女的,扰乱她心的女的。踏出旅馆那刻安歌就决定从这局中退出,看到女子心口又想被什么咬了一口,痛又痒。“这女的!”安歌死死的摁住心脏。低着头喝闷酒。她有种冲动,想到女子身旁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双足像被锁链扣住。有些人就是一见到就有好感,不停的想接近。关于性格内向的人,怎么样都不敢深入关系也便到此为止。只有在某个深夜享受心痛的感受。因此佛家才讲人一辈子有一苦是为求不得。有些欲望,很可怕。女的拿着酒到了角落。安歌明白那是威士忌,她只试过一次,醉的不省人事。她注意到女的坐下那一刻明显的抖动。“她脑子确实烧坏了吗?”安歌感受心口闷闷的,愤慨,心疼,不明白什么情绪。“咳咳….”女的喝了一口酒,全部喷出。“敢情这依然个没沾过酒的妹子。”安歌满头黑线。“够了!瞻熠!”快速到了女的面前夺下酒杯拉着她上了二楼宾馆。瞻熠小同学还没有搞明白情况就被人拉走,回过神已在旅馆房间。“又是你。”瞻熠刚想发作便收住了,看着来人,这孩子真惊奇。只是依然有些内疚的,怎么说是因为自己。“刚才,对不起啊,我。。。这些情况不方便讲。”“没事。”安歌不明白怎么样讲,总不能讲我很难过吧。“你还好吗?”安歌望了一眼床上的人。“嗯。”床上的人儿低着头。“你在这么作贱己我就把你吊起来打!“安歌尽量让自己显得很凶。假如认真观看就会发觉,某人此刻小脸气鼓鼓的,像极了受气的小媳妇。床上人儿看着她的模样偷偷笑。“我叫顾烨哦,小孩你真有味!”顾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告诉那个才见过两次的人自己的名字。“哦。”安歌呆呆的望着顾烨,内心默默念着她的名字。突然想起些什么。“我叫安歌。”两人对视,安歌又是一阵脸红。“小孩,你是受吗?让姐姐我调戏一下。”顾烨深处淫荡的爪子。“我是主!”安歌几乎是喊出来的。“谁规定主不能够是受?嗯?”顾烨接着挑逗起来。“反正。。。反正就是不是!!!”【这货炸毛了】沉默。“你真没事吧?裤子脱了我看看。”安歌打破了这份尴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7

帖子

3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7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16: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陆】“不用啦,我没事。”顾烨有些尴尬。静默。安歌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两个没有走进彼此世界的生命共处一室,一方抱着强烈的自我热情企图博得另一方的好感。这结果最可怕。安歌正处于如此尴尬的线内。顾烨,目前看来像雾一样。只能讲,有好感和喜欢之间差出太多太多。安歌依然有自知之明的,至少她明白,不要费心去博对你不感兴趣的人的青睐。然而留下的那些沉默,孤独,心痒,欲望有时让人很痛苦。疼痛让顾烨不安的扭动,她一直不是那种喜欢卖宠的人,如此的反应确实是太疼太疼。喉咙里不停发出似在呻吟的声音,脸瞬间变得像个熟透的苹果。安歌实在忍受不了这份沉寂和淡淡的心痒。走上前摁住那人,快速扯下裤子。“啊!你!”顾烨带着愤慨,羞涩,许多的情绪。眼前这人怎么样都让她讨厌不起,但确也不是让人喜欢那种。两个人能够和谐相处但想要走进更深的关系很难。有一种关系叫老朋友,就是那种许多年不见再次相逢一点也没有生疏之感。安歌于顾烨就像是老朋友。没有威士忌那种浓烈,剩下的是古酿的醇厚。后面的凉意确实让顾烨舒服了许多。安歌直直的盯着那些触目惊心的痕迹,不由颤栗。毕竟是为什么那人要把如此美的小姐打成这般模样。她明白自己不能多问。“你趴着,不许乱动,我去买药。”迅速逃离出去。顾烨挣扎着想要拉上裤子,却发觉那种痛让她扭动一下都困难。昏昏沉沉的想要睡过去。不知哪一刻就合上了眼眸。安歌在街上狂奔,她第一次如此清楚的感受到太阳的火烈如同她的心,似一头发狂的小兽,乱撞。许久许久才在街道的某个角落找到一家药店。“云南白药!”安歌傻傻的笑了。白色T恤被汗水染成了半透明。拿了药风似的冲出去。药店老总呆呆的看着这青年,嘟囔了一句“这孩子!”回潇湘溪苑撅起来挺进去到宾馆,看着床上熟睡的人儿,安歌轻轻笑了。一个就连睡觉都那样美好的女子。只是,为什么,她连睡也要皱着眉头。她突然想起一句话,她一直很喜欢的:比起天黑和鬼,我更怕你心酸皱眉。“顾烨,我再不可能让你心酸皱眉。”安歌确定她确实是喜欢那个女子,只是是见过几次的女子。她心甘情愿的永久站在这女的身后,看着她的背影。不管那人是否会回首。眺望也是一种幸福。轻轻的给她涂了些药,又听到来自她心底的呻吟声。她该是有多痛。安歌轻抚这心脏,她的心脏也开始痛。像是有什么将心室塞住。闷闷的。如芒在背,如鲠在喉。天色渐晚,安歌必须尽快回家。她一直没有多少自由。刚才的时间是她近来少有的欢愉。静静的看一个喜欢的人睡觉。年龄,就是如此可怕。安歌多么希望她比顾烨大,哪怕是一天,也能够名正言顺的去宠顾烨,就像宠一个孩子。现在这种,自己如何基本上一个小孩子。在顾烨眼中始终存在所谓代沟。多么不扭。留了张便条:顾烨,好好睡觉,药在桌上,醒了自己喷一次。明早我来给你送早餐。轻轻离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7

帖子

3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7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16: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柒】夏日的天亮的总是很早,作为感光动物,顾烨早早便醒来。自然,还有身后无法忽视的疼痛牵动。威士忌带来的头痛之感没有散尽,事实上这种酒本就是后劲大。顾烨昏昏沉沉的回想了一下昨天,想到自己被剥下裤子看伤,一阵的不扭。关于安歌,顾烨有种讲不清的感受。总觉得那个小孩单纯又复杂,让人想接近又不免的疏远,适合做挚友却无法结发同床。确实有如此一种人,和她在一起会无比轻松,但只是在需要的时候才会想到她的存在潇湘溪苑妻主惩罚正夫。猛地,顾烨又想起什么,拍拍脑袋,抓起房卡,退房。安歌排了很久的队买到本城百年老字号的早点,那种很用心很用心煮的粥,和精巧的小笼包。她从店员手里接过早点的时候还沉醉在自己的欢乐中,嘴角上扬,笑得暧昧。全然忽视店员那惊奇的眼神。赶到酒吧,还没有开始营业,调酒师擦拭着空杯。大大小小的空杯,千万种情绪,透明而深邃。安歌飞速冲上楼,房门紧扣。怎么样也敲不开。那一瞬间,安歌突然坐到地上,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愈哭愈烈。然而她没有出声,就只是兀自的哭着。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若有所失。提着早餐的手再也无力抬起,因此那一整天安歌就像一个尸体。她终于明白,关于生活的许多情况奢求不得。明白却不同意。安歌永久不可能明白,房间里有张小纸条,有瓶药,因为有人走的太急被忽视掉,最后成了垃圾箱的一堆废品。顾烨在酒吧门口拦了一辆出租,司机寻问地址,许久之后才报出一片不墅小区的名字。后来她坐在一间不墅门口,脑袋埋进臂弯,一直一直。被林微发觉那是后事。林微开门时也吓了一跳,拍了顾烨记下,孩子差不多睡着。林微只好轻轻抱起顾烨抱到床上。“姐,你带那个***回来做什么。”餐桌旁十八九岁的小小姐插着一片培根,关于自家姐姐的行为充满不满。“住口,我讲过,小烨是你姐姐,我的妹妹,不许乱讲话。”林微大概有些气愤。“可她本就是**,小**!”“够了,林萱!这种话我不想再听到!”感受到自己姐姐的怒气,林萱没敢再讲什么,用力插着蛋饼,吃完早餐摔门而去。顾烨醒的时候,桌上只有林微留下让她安心的字条。空空荡荡的房间让顾烨心生惶恐,她挣扎着到了地上,打开房门,四处观望了一下,试图找到安全感。周围除了陌生的气息没有留下任何让人熟悉的印记。“你那个***,在做什么!”突然的声音将顾烨吓了一跳,林萱突然浮现在她的正前方。双手叉腰,趾高气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7

帖子

3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7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16: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捌】林萱的浮现让顾烨一愣,那个孩子,林微,毕竟毕竟...可她依然不甘示弱的回击怕,“你讲谁是***!”“你啊,你母亲那个**勾搭我父亲,生下你如此一个***,你们基本上**!滚出我家!”林萱抓起顾烨的手腕要向外走,她想像扔掉一袋垃圾一样讲顾烨从家里扔出去。顾烨用力挣开,她不明白眼前的人为什么会讲出这种话,不明白林微对自己的执着,不明白太多太多。“把话讲清晰。”她的声音突然变得深沉起来,让林萱不知所措。尽管只是一瞬。像林萱如此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做为家里的妹妹不必费心公司,从小锦衣玉食,怎能容忍幸福家庭中如此的横生波澜。一切基本上假,是假是真?她依然情愿相信是假。“呵呵,还真是,和你母亲一个德行,虚伪,做作,犯贱。我不明白,姐姐如何会同情你如此的人!***!”林萱生平第一次放下从小培养的那些礼仪素养,几乎是扑到顾烨身上,谩骂,撕打。钥匙扭动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林微是想回家取文件,就看到如此一幕,冲过去将两人拉起。“啪”一巴掌打到林萱脸上。“够了!了林萱,这些年太过骄纵你,你看看你今天做的事,讲的话,哪点像林家小姐样!”“骄纵!呵,姐姐,你为什么处处要维护那个***,好,我成全你们,我潇湘汐苑洞房打嫁规矩走!”林萱捂着被打的右脸摔门而去。房内,林微和顾烨面对面站着,气氛尴尬,静的只能听到顾烨的抽泣声。“小烨...我...这件事...”林微试图解释些什么 却发觉如此的情况怎么样也讲不出口。顾烨擦擦眼泪,声音冷淡。“林微,她讲的是确实吧,因此从一开始你接近我,不管那个圈子还有那些好都早有预谋是吗?够了!我还轮不到你来同情。从今往后,你我之间再无瓜葛。”又一个摔门而去。此刻的林微最为无奈,她没有任何理由去追顾烨,又好似基本上追顾烨的理由。林微揉着太阳穴。“林叔,一会让人把二小姐找回来。”这应该是此刻她唯一能够做的情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地图|宝宝家园

GMT+8, 2017-10-17 10:07 , Processed in 0.06672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宝宝家园 本站所收录作品,均是来源于网友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删除。 邮箱:baobaohomespank@163.com

© 2003-2017 spank_spank视频_spank小说_spank网站_sp论坛_宝宝家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