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91|回复: 29

【潇湘溪苑】【原创】半随流水半随尘(古风,父子,兄弟)

[复制链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发表于 2017-8-7 20: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案:    “我苏倾漠此生只会姓苏,再不可能有其它姓氏,姜大人为必要为难我那个瞎子?”    姜怀瑾看着面前眸中空洞无物的青年,从心底升起一丝从未有过的挫败感,一个瞎子为什么会如此的骄傲?又为潇湘汐苑mf夫君的调教何……会有这般的本领?只惋惜,他姓苏,不姓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神圣的二楼,先来个声明。声明1:本文更新时刻不定,长短不定。声明2:本人已疯,看到请绕行,否则,后果自负。(那个很重要,一定要看!)下面,也很重要,@HJWY_99  某人,我这是舍潇湘溪苑女生花蕊红了命陪君子,你的文最好保持日更,明白吗?

@英之落落  你讲挖坑要告诉你,我是一个有信用的人

@江矜溯   能不能成功我不明白,但事实证明,神圣的二楼我给你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望月茶楼,除长安街外,京都最喧闹的地点,不管何时来此基本上人满为患,文人墨客喜欢在此谈风弄月,但通常会选在二楼,市井小民也喜欢来此,茶水不贵,一大壶管饱,却往往能听到比茶水钞票更值的奇闻趣事,上至文武百官的,下至江湖侠士的,无一不有。    讲书人拍过醒木,缓缓打开手中的折扇,神情有几分神奇,慢悠悠道:“今日我们要讲的是……”讲到是字,话音一顿,一扫下面,见众人纷纷屏气凝神望了过来,方接道:“江南侠士——苏 韫。”    苏韫二字一出口,场面连忙喧闹了起来,有脸现兴奋之色的,有小声谈论的,更有仰慕其人者微微坐正了躯体的,只是比起这些,西北角的一桌人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们也很兴奋,也在小声谈论,只是言语间却全无苏韫此人,而是提及了另外一个名字,当朝丞相——姜怀瑾。    一黄衫青年比之台上的讲书人更显几分神奇,对周围好友道:“你们可曾听讲……姜丞相的掌上明珠事实上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他周围的人显然被这消息惊的不轻,手中茶碗落在桌上滚了一圈,他手忙足乱的去拦,生怕打碎了要赔钞票,只听那人道:“丞相大人就一位千金,依然夫人所出,你的意思是……丞相夫人给他戴绿帽子?”    “你想哪去了!”黄衣青年压低声音道:“我是讲,那位大小姐既不是丞相大人的亲生女儿,也不是丞相夫人一辈子的,是……”青年打量了一眼四周,见无人看他才遮掩着道:“是和人掉了包的。”    有人不信,质疑道:“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把自己的孩子和丞相家的调包?”   青年嘘声道:“那个人不是不人,就是丞相夫人!”    “如何可能?丞相夫人放着自己的孩子不养养不人家的?而且依然个女儿,就算真要换也该换个宝贝儿才是,那但是嫡长子啊,到时候母凭子贵……”    “现在也不差,丞相大人三个公子还不是个个草包,可那个女儿又什么样?都赶上半个宝贝儿了潇湘汐苑调教师的惩罚!”    “那又如何,女儿家总是要嫁人的!”    青年适时的打断了争吵之声,缓缓道:“事实上丞相夫人原本产下的是位公子……”    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瞬时又把人砸懵了,只是这次没人插言,只等他道出其中原委,果然,青年见无人开口,接着道:“只惋惜这位公子生来就是个睁眼瞎子,丞相是什么人?他能容忍三个草包,却未必会容忍一个瞎子,讲不定会直截了当掐死,夫人多年无所出,难得有子却又……唉,也是不得已啊!”青年摇摇头,脸现无奈之色,倒是颇为同情换子的夫人。    “那不知这夫人换的是谁家的孩子?”有人好奇,忍不住问道。    “正是当时被仇家追杀,流落破庙的苏韫夫人所生之女。”青年看了眼台上的讲书人,讲道。    “话讲苏夫人身怀六甲,苏韫不忍其受累,便独自引开仇家,将苏夫人和长子苏倾溟安置在荒废的观音庙内暂避,岂料苏夫人恰在此刻要临盆,四下无人,大雨倾盆,唯有一幼子在侧,眼看苏夫人便要难产而亡,一声惊雷响起,破落的观音庙门口竟浮现一位抱着孩子衣着华而不奢的美妇,荒野破庙,难道突现妇人,这哪里是什么妇人!分明就是观音显灵啊!”讲到此处,讲书人不由得放下折扇,双手合十,向西方拜了三拜。    几人侧耳听了两句,一人突然恍悟道:“我讲……这妇人就是丞相夫人吧!”    “那还用讲!只是依我看……她到那荒无人烟的破庙去大抵是想把自己那瞎眼的宝贝儿扔到那儿,没想到会碰上这么一幕,讲来还真是那孩子的运气,否则,他怕是必死无疑。”    几人附和着点头,至此,已没有人再怀疑此事的真实性,因为……苏韫的的确确有一个看不见的宝贝儿,名唤——苏倾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苏倾溟不是个拐弯抹角人,不管讲话做事他都喜欢直截了当,这种行事方式在苏倾漠身上体现更甚,可他今日却是一反常态的犹豫,不是言词上的犹豫,而是近半个时辰之久,难道始终没有开口讲一句话,若不是感受到他的呼吸,苏倾漠甚至怀疑他差不多离开了。     “消息是你放出去的?”苏倾溟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却照旧毫无自觉的人,终是不忍再耗下去,冷漠威严的声音比起苏韫的温柔相差太多,那个声音苏倾漠曾怕了许多年,现在听来仍是心有余悸。    “是。”苏倾漠看不见,却仍是微微抬起了头,他的眼睛很漂亮,如此的神情更让人有种直视前方的错觉,和气内敛,有一种和苏韫极其相似的气质。    “你做此事前为什么不同我商量!”当朝丞相的家事在几日间传的沸沸扬扬,这绝不是一件小事,姜怀瑾的为人苏倾溟多少明白一些,那是个让人看不透的人,不结党结派,却连皇上都要礼让三分,现在突然挑开多年前的一桩往事,没有人明白他会如何处理,更加不知他会如何对待曾经视若珍宝的独女,那个苏倾溟连看都没机会看一眼的亲生妹妹。    “兄长放心,姜怀瑾现在应该只想尽快压下此事,一个瞎子和聪慧异常的女儿,相信他在知晓时就差不多有了抉择。”就算他明知女儿不是亲生,也会尽最大的可能留住,是以,只会对其更好。    关于倾漠的笃定,苏倾溟本该放心才是,因为他的确很少会算错谁的心思,相信那个人也不例外,只是不知为何,这些话却并没有打开苏倾溟心内的郁结,他甚至不明白自己在气什么,原以为是担心妹妹的安危,现在看来,大概并非如此。    苏倾溟压下情绪,淡淡的道:“那你接下来打算如何做?”    “访问丞相大人,让他明白,我并不是一个没用的瞎子。”苏倾漠唇角扬起,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    苏倾溟心下一沉,眉头不由得蹙起,“你想用自己去换人?”    “我只是让所有人都回到正确的位置,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从明白自己并非爹娘的亲生宝贝儿那一刻,他就差不多决定了的事。   潇湘溪苑现代鞭打菊花 “你的心愿就是回到姜家,做丞相大人的公子吗?”苏倾溟直视着眼前的人,希望看到他的一丝犹豫,只惋惜,并没有。    “不错。”假如只有如此才能让苏家的女儿回来,那么,的确如此。    “苏倾漠!”苏倾溟冷冷的唤了一声,一直隐忍的怒火终于找到了缘故,他曾经一度很不喜欢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因此尽管碍于父命不得不担起管教之责,却是丝毫不可能掩饰自己的厌恶,但是现在,他更不想掩饰自己的不舍。尽管明知是没有道理,但是,他突然自私的不想把苏倾漠还回去,他姓苏,叫了他十几年兄长,文治武功无一不是他亲手教的,如何能够再叫不人一声老大?    “老大,我怎么说……是他的亲生宝贝儿。”苏倾漠缓缓讲道,其意坚决,难以动摇。    “你觉得他会善待你吗?”    “这是我的事,与老大无关。”    “你既然叫我老大,如何会无关?”    苏倾漠突然笑了笑,他能够笑的和气无害,却更能笑的冷漠伤人,就好比此刻,他的笑意分明在讲:我叫你老大,可你并不是。    苏倾溟被这笑意刺的一痛,从书架上取下藤条,走近道:“你以为现在我管不得你了吗?” 【不是有意卡文的,我想一气呵成,写完这章,只惋惜,心有余而力不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我离开之前,老大自然……”苏倾漠听到足步声,藤条划破空气的风声,却没想到一句话尚未讲完,背上就差不多挨了一记,藤条凌厉而下,分明是毫不留力,苏倾溟差不多很久没如此打过他了,即便是打也会听他把话讲完,但是这一次却没有。    “离开,你就这么想要离开!”苏倾溟语气不善,一句话间,藤条已落了四五下,比之第一下的毫不留力,此刻却是用了两分内力的,藤条并不锐利,可在苏倾溟手中却堪比利刃,所到之处皆有血迹渗出。    剧痛之下,倾漠不得不以手撑地点能牵强支撑,不知是出于无意依然有话要讲,喃喃的叫了声:“老大……”    近乎祈求的语气,使得苏倾溟下意识的停了手,“你有话潇湘汐苑调教 立规矩讲?”    “倾漠不敢。”听到声音的人不由得跪直躯体,回道。他自是没有求饶之意,只是有些怕,胆怯苏倾溟不言不语的一味责罚,眼前从来基本上一片黑暗的人最怕的……莫过于无声。    “那就跪好,再让我看见你撑着,手不想要了。”苏倾溟用藤条戳了戳倾漠的手指,力道不重,却仍见指骨微红,苏倾漠双手僵硬的垂在身侧,不讲撑着,连动都不敢妄动,丝毫不像方才口口声声讲着“与你无关”的人,苏倾溟无声笑笑,一瞬间竟觉得如此的弟弟无比可爱,继而更深的感受是……舍不得。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让父亲把你当宝贝儿养,当做下人岂非更好,有一张卖身契在,至少不怕留不住人。”苏倾溟没有再打下去,看着眼前的人,叹息着讲道。    倾漠沉默了一息,忍不住回道:“我现在签还来得及吗?”    苏倾溟一愣:“什么?”    “卖身契。”    苏倾溟这下完全笑了,伸手去扶跪着的人,“苏二公子太贵了,我买不起。”    倾漠笑不出来,任由兄长将他扶起,处理他那两道并不算严峻的伤,彼此再无交流。他苏倾漠何尝不想留下,又何尝不想签一张卖身契,只惋惜,苏家不可能用如此的方式留下他,也绝不可能放弃寻了多年的女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倾漠很久没有失眠了,今日却不知何故,不管如何也睡不着,只能起身下床,坐到桌边为自己倒了杯凉茶,那个地点他住了两年,差不多无比熟悉,即使看不见也没有弄出任何响动,动作娴熟的让人怀疑他全然不是瞎子,但是也只有他自己清晰,他那超于常人的感受是如何练出来的。    他自幼就看不见,因此听力显得格外敏锐,可这也仅仅体现在无关紧要的小事上,不人小声的议论一两句他能毫不费劲的听到罢了,但在许多情况上,依然毫无用处,譬如—潇湘汐苑fm撅起来年下—习武。    倾漠五岁习武,那时他差不多明白了自己的不同,他看不见,不能为所欲为的跑跳,一个小石块也会让他跌倒,哪怕是小心翼翼的走路也会时常滚下台阶,撞上椅子,碰倒花瓶,身上大大小小的伤从未断过,花瓶碎片的割伤,跌跌撞撞的青紫,即使午夜梦回,身上也没有一处不痛的,他连走路都走不行,要如何习武?但是父亲讲他能够,那个将小小的他抱在怀里的人讲:“倾漠,你能够。”他事实上很想一辈子赖在那个人的怀里,暖暖的,很安全,可他不想让父亲失望,只能扯着父亲的衣襟,轻轻的点头。    那个时候,兄长并不喜欢他,他恭尊敬敬的问好,最多也只是得一句“嗯”,然后听到的是急匆匆的足步声,似是对他避之不及的模样,直到有一天,父亲提出让兄长来教导他,他很意外,却也很惊喜,他摸过爹娘的模样,却一直没有摸过兄长,关于苏倾溟,他有些好奇,但更想要亲近。    可当他拿着木剑站在兄长周围时,所有的惊喜和希冀都不复存在,苏倾溟很严厉,严厉到近乎苛刻,他的话只讲一遍,不可能重复,他的招式也只会手把手的教一遍,若是记不住或是有差池,只是在一遍遍的对招中纠正,同样的木剑,在苏倾溟手中却好似一件凶险至极的兵器,倾漠只觉得那不是一把剑,而是千万把,从四面八方袭来,让他无处可躲,他自认还不错的听力毫无用武之地,每每挥剑去迎只会落空,然后兄长的那把剑会化成刑具,落在他的背上,手上,腿上,一次次被打倒,再一次次爬起来,再被打倒,如此,周而复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人,好潇湘溪苑豪门大哥罚弟忧伤,有没有潜水的?出来玩,不然我要弃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倾溟这三个字从那时起成了他的噩梦,不管是冰冷的不含任何感情的声音依然苏倾溟身上淡淡的薄荷香都让他觉得恐惧,以至于许多年后的今天他仍然能够在几丈之外就感受到苏倾溟的存在,他甚至暗暗觉得,这和小时候的阴影大有关系,只是这些话,他不敢对苏倾溟讲。    明白自己的身世是在八岁那年,他不曾潇湘汐苑王妃闯祸挨打被兄长手中的棍子打倒,却被兄长的一句话打倒了,苏倾溟讲:“你不是我弟弟,我只有妹妹,没有弟弟。”他听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却能够感受到话中的一丝恨意,就好似他抢了一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同时被抢的那个人对兄长而言极为重要,他鼓起勇气询问父亲,终于明白了兄长口中那句话是何意,与其讲他不是苏倾溟的弟弟,倒不如讲,他全然就不应该姓苏。“我帮兄长把妹妹找回来,好不行?”倾漠用小小的声音询问,用一张无比虔诚的脸面对着苏倾溟,但是他却没有得到回应,更不明白兄长有没有看他,但对他而言,那是一个承诺。   夜色微凉,倾漠简单的披了件衣服走出去,屋外一片寂静,听不到半点声音,直到走近小花厅,才隐隐的能闻到一丝酒香,苏倾溟看着来人,不由得生出一股无奈:“你如何找来了?”    “直觉。”倾漠笑笑,抬步迈上台阶,他的步子很慢,很稳,而后略微转向苏倾溟的方向,步量均匀的又走了三步,一撩长衫,坐在了石凳之上。    苏倾溟看着他的动作,不言不语,待他坐下后方道:“如何不睡?你如此明早会乱了时辰的。”    “睡不着。”倾漠想了想,没有讲那句“老大不是也没睡?”,而是道:“好久没和老大比剑了。”    “原以为你会讲是来陪我喝酒的。”苏倾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杯子无声的放在了石桌之上,话语中有几分失落。    “父亲不许我饮酒。”因为眼疾,酒对他而言依然少沾为妙。    苏倾溟对那个回答无法反驳,只能轻敲了下石桌,道:“拿到酒杯就和你比。”他敲的声音与酒杯落下的声音颇像,加上刚刚他的酒杯并没有发出声音,如此事实上很具有欺骗性,而他所讲的拿,自然也不是指倾漠能够一通乱摸。    苏倾漠皱了皱眉,抬手时却并没有伸向苏倾溟方才所敲的位置,而是要往左三寸,手落下时没有将杯子碰倒,而是稳稳的拿在了手中,位置分毫不差。    声音只是干扰,气味才是关键。    苏倾溟并不意外这一结果,折了两根花枝拿在手中掂量,然后将其中一根递与倾漠,道:“就用那个如何?”    倾漠接过毫无比试诚意的花枝,轻轻一笑,“好。”    两人先后踏出花厅,花瓣被震落,淡淡的花香布满,倾漠一时觉得,这对他而言事实上也是干扰——嗅觉的干扰,苏倾溟身上的薄荷香被花香掩盖,他唯有靠声音来辨不方位,而苏倾漠,很善于制造声音。    能够幸免他被双重干扰的方法,唯有速战速决,在苏倾漠扬起手,做出出剑姿势的那一刻往往是最佳时机,花枝会带起风声,那一瞬间苏倾漠通常不可能有多余的动作,同时,那个姿势是他不可能改变的适应。    倾漠有了决定后,几乎是在全神贯注的等着那一刻,然后,出招迎上,他手中的花枝在停手时恰恰落在了苏倾溟的颈间,再近一分那一寸皮肤将被划伤,若是再远一分,输的人就是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倾溟露出一抹淡笑,不躲不闪,手中的花枝垂落,就是认输了。    苏倾漠收回手,微微低头,“倾漠无礼了。”    苏倾溟不以为意,“招式如此凌厉,当心伤口。”不经意的望向倾漠背部,深色衣衫,状况看不分明,倒徒增了两分担忧。     苏倾漠眉眼弯起,柔和中带着些许狡黠的意味,若是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有光,像极了坏事得逞的小狐狸,“拖得久了,倾漠怕伤上加伤。”    尽管明白他是玩笑,可苏倾溟仍是一滞,摇头苦笑道:“难得有机会讨回来也不见你好好把握,无心之失我又不可能怪你。”苏倾溟将无心二字讲的刻意,虽是在回应他的玩笑,可却是真心觉得倾漠在此事上未免太过小心慎重,比武切磋会伤到在所难免,就连常人都无法做到万无一失,可他却在面对自己时总留有三分余地,为免误伤,宁愿最后受伤的人是他自己。    “可我会怪自己。”苏倾漠道。能伤到老大从来都不是让他骄傲的事,只会让他觉得自己没用,假如能够,他不愿让如此的事发生潇湘溪苑妻主惩罚正夫。    “从小到大……就一点都不恨我?”苏倾溟从不认为在倾漠面前他是一个合格的兄长,源于幼时那些无法改变的事,更源于苏倾漠在他周围吃到的苦头。    倾漠认真想了想,“假如哥一直讨厌我,也许会吧。”    因此现在是……不恨。原来他什么都明白。    “嗯,还好我迷途知返。”苏倾溟笑笑,讲道。    “不早了,快去睡吧,明日……还有事做。”苏倾溟抬头望了望月色,今晚的月光很美,他有些不希望改日来临。【我严峻怀疑二楼的声明吓到了一些小可爱,嗯,事实上,我大部分时刻基本上正常的,欢迎交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丞相府,姜怀瑾在院中负手而立,屏退左右,独自面对着两个不速之客,不可不称之为勇气可嘉,江湖中人,素来对朝廷礼法不屑于顾,可姜大人大概对此并没有太深刻的认识,又或者讲,姜大人大概对自己很有自信。    苏倾溟看了看周围面无表情的人,关于其刻意维持的平静有些不忍,不禁上前 一步,对姜怀瑾道:“姜大人都不请我们到里面去坐坐吗?如此待客之道估计不妥。”    “随我到书房来吧。”姜怀瑾脸上看不出喜怒,目光在苏倾漠身上停了一息,有一瞬间的惊奇之色显露,苏倾漠面容俊秀,身上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气质,唯有那眼睛睛,空洞无神,可他终究没有将目光停留太久,也许是觉得不妥,也许是他对那个人本就没有太多期待。   语气平缓,喜怒难辨,十足的文人作风,却让人觉得深不可测,苏倾溟关于姜怀瑾的反应有些意外,却又觉得站在自己周围的人与姜怀瑾很像,一时刻只觉得夹在这两人之间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小心台阶……”走了两步后,苏倾溟突然轻声讲了我把所有的荒唐写下,把最好的年华给你。一句,音量不高,只是三个人都能听到罢了,同时手上不着痕迹的虚扶了一把身侧的人。    姜怀瑾走在前面,足步略微停顿了一下,侧头的瞬间余光刚好能够看到两人的动作,比起看到他眼中的空洞,这一动作大概更能不加掩饰的讲明——他是个瞎子,在姜怀瑾看来,如此的人即使气度不凡也难有什么作为,若没有夫人当年所为,他也绝不可能留下。    苏倾漠神色不明的道了声:“谢兄长提醒。”以他的能力倒不至于连个台阶都走不行,尽管是陌生的地点,可有人行在前面, 他足能够通过辨不步伐的不同知晓路况,而在有言提醒的情况下他更是用不着扶的,苏倾溟从来不曾做过如此的事,眼下这种情况分明是有意为之,倾漠不得不感叹兄长的用心良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地图|宝宝家园

GMT+8, 2017-10-18 11:46 , Processed in 0.07110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宝宝家园 本站所收录作品,均是来源于网友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删除。 邮箱:baobaohomespank@163.com

© 2003-2017 spank_spank视频_spank小说_spank网站_sp论坛_宝宝家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