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61|回复: 30

【潇湘汐苑】【原创】衣尘(古风)

[复制链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发表于 2017-8-7 20: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近文荒,实在无聊,开个大坑,水平有限,看官海涵,更期不定,潇湘溪苑撅好羞耻罚全看心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1.     起始一座无名墓碑坐落在凌国边陲小镇,据讲差不多有两百多年的时刻,没人明白这座墓碑主人的真实身份,只是一个个传奇增加了它的神奇色彩。“爷爷,那个字是什么”小女孩眨着大眼睛,指向墓碑问道“快过来,不到处乱跑”老人显然不情愿孩子碰那墓碑,急忙将其抱起“爷爷,您还没回答我呢”小女孩柔软的趴伏在老人肩头“那个字是尘”老人看着墓碑上仅有的一个字回答“这个地方面是什么?”到底是童言无忌,小女孩莫名的对那个字产生了兴趣“咱们先回家,爷爷边走边给你讲”老人放下孩子,牵起小手,夕阳下远处青山近处流水,古色古香的墓碑融入美景,也少了几分凄凉。 睿文三年末,帝都,春,凌亲王府。春寒陡峭, 阳光还算温融,亭台楼阁间,碧波轻漾。那一天,初春的微风轻柔拂过,和煦的阳光普照大地,在那个高门大院里,那个被很多人欣羡的地点,君衣尘来到了世间。凌亲潇湘汐苑王妃闯祸挨打王,这位驰骋疆场叱咤风云的王爷,此刻看着怀里的孩子,褪去了往昔的凌厉之气,更多的是慈爱和宠溺。那一年,盛世的庭院里,一个幼小的身影,在月色中,看着皇宫的灯火通明,望着凌亲王府的喧闹非凡。两个本该无忧无虑,受万千宠爱的天之骄子,在这一刻命运相交,也开启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宫廷秘辛。三年后,皇宫“尘儿这孩子,越来越招人喜欢”凌国开国帝王,君睿看着在廊下嬉戏的孩子,笑着讲道“这孩子愈发没有规矩,都被臣惯坏了”凌亲王君夙微微抬眼,略带宠溺,言语确尽是尊敬。“看她俩在一起这么快乐,不如让尘儿入宫给然儿伴读吧”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君夙心中一紧,看似和谐的表面,事实上并没有那么美好,金戈铁马的声音大概还未走远,当年她和君睿基本上亲自冲锋陷阵,不仅为了个人荣辱,更多的是为了那股信念,那个承诺,父亲终其一生都没能踏上的这片土地,没能完成的志向,终于被两人实现。准确的讲,这天下有一多半基本上君夙亲自征战得来的,只因为最后的激战损耗严峻,到达京城时,四周差不多插满了睿字旗帜。尽管二人并无多言,君夙俯首恭迎长姐登基,崭新的王朝在日月光华的拥护下,巍然耸立。可手下将士并不心服,只是碍于君夙,碍于这动荡的时局,才无人妄言其他。多年过去,君夙接着四处平定战乱,扩张势力,这也令君睿开始忌惮。此刻提出将君衣尘留在宫中,虽为伴读,可其含义不言而喻。“皇姐,尘儿还小,怕会耽搁了太子读书,依然。。。”君夙开口婉拒,尽管面带笑容,但早已心乱如麻“不可能,尘儿聪慧伶俐,以后定会有所作为,三日内入宫吧,朕会好好教习”君睿打断了君夙的拒绝,做出最后的决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1.     中伏睿文十九年,冬,边陲,叶国与西域接连发生冲突,战事一触即发。君睿下令,二十万大军火速拔营,镇守边关,虽不想坐收渔利,却也不愿受池鱼之灾。事态如此紧急,君夙自然临危受命,君衣尘则是做为先锋,帅军出征。久居深宫,急行军对君衣尘来讲依然第一次,尽管自幼习武,但怎么说没有在军中摸爬滚打,现在自是有些吃不消。潇湘汐苑mf逃跑5年找回“殿下,前面就快到了,咱们今日在此扎营吧”君夙把一直跟随自己的副官安排在君衣尘周围,一是想要帮衬,二是关于那个养在君睿周围十几年的孩子差不多心存芥蒂。如此棘手的事态,君睿难道派一个毫无行军经验的孩子作为先锋,不得不让君夙多想。“这雪下得越发紧了,此处太过险峻,依然再走半日,到边关扎营吧”君衣尘下马,踩着深一足浅一足的雪,细细观看着,为了快速抵达,他们选择了四国接壤的一片空地行军,由于土地贫瘠,路途崎岖,这一代人迹罕至,各国也都无甚兴趣,因此至今仍是无人管辖。“也好,可将士们都。。。”“那就原地休息半个时辰吧,生火取暖”看着副官欲言又止,君衣尘回头看了看疲乏的将士,心中不忍。不知怎的,那声音,在那个严寒的雪地里,突然让人一辈子出一股讲不出的舒服,连多年从军的老副官也心生暖意。“全军原地休整”命令随即下达,将士们寻着避风的石壁,席地而坐,互相取暖,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战袍随风摆动。“我去前边看看,稍后回来,你带领大伙儿原地休息”君衣尘环顾四周,对着副官轻声吩咐两匹战马一前一后远离大伙儿的视线,假如时刻能够倒流,君衣尘如何也不可能抛下将士独自离去,尽管承诺了君若然,此次出征会将边境地形图带回,可这代价大概让她有些承受不起。 站在崖顶,刺骨的寒风穿透铠甲,极目远望,微微阖眼,在脑中勾勒着一幅地图。外人看来,她是凌亲王的小女儿,是俭郡王的亲妹妹,可她还有另一层身份,在宫中多年,早已与君若然有了深厚的情分,作为太子的暗探,她只能凭借经历获得这份地形图。现在朝中形式纷乱,睿文帝由于早年征战留下旧疾,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朝中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军政大权多半握在凌亲王手中,大伙儿私下揣测,君夙差不多做好一切预备,只等着取而代之。 “杀!”响彻云霄的喊杀声打断了思绪。“敌军来袭,快。。。发信号”“嗖嗖嗖”不远处的变故令君衣尘措手不及,看着副官发出的警示信号,她急速赶回,尽管不算远,但爬上这山崖也是耗费了些时刻。现在想要快速下崖,也没那么容易。“快去给大军报信!”副官大概注意到君衣尘的动作,几千精兵遇到这种有预谋的伏击,能够突围的几率小之又小,只能将希望寄予在君衣尘身上。 “可。。。”看着副官,君衣尘犹豫了“快走!”副官明白,君夙派自己跟随君衣尘的目的,这种情况绝不能让她被擒“那边还有两个,追!不让她们跑了”“走!”副官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再次看向远处。“驾、驾”带着一丝悔恨,君衣尘携同小非在雪地里急速飞驰,不知过了多久,差不多入夜,可她不敢停,也不能停,直到摔下马背,意识坠入黑暗前,脑里有个声音告诉她:君衣尘,这次你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3.覆灭君衣尘微微睁眼,四周有些昏黄,寒风呼啸,险些将帐门掀开。“醒了?”君夙坐在桌边,手里摆弄着一碗乌黑的汤药“额。。。母亲”君衣尘有些意外“把这药喝了,外头风雪太急,你连夜赶路,染了风寒”“我?如何会在这个地方”接过药碗,君衣尘有些局促,这些年,她很少有机会和君夙独处,印象中的君夙是个不苟言笑杀伐决断的掌权者,对自己也没有太多关怀。“你晕倒在雪地,幸好被巡逻的侍卫看到,小非也受了伤,见到你得救也晕了过去”君夙微微一笑,看着这孩子,她心中讲不出的温暖,也许这世间有一种爱,尽管不在你周围,但会一直在你的生命中,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磨灭。 “发生什么事了,如何会突然跑回来?”见君衣尘乖乖喝了汤药,君夙讲出心中疑问。“先锋军在前方遇袭,副官让我回来报信”君衣尘慌乱起身,跪地禀报。此刻她不是个孩子,而是先锋军统领。“恩,火速派人增援”君夙立即下令,尽管错过了最佳时机,可她仍有一丝侥幸。 两个时辰后中军主账,君衣尘一身便装跪在中央“率五千精兵全军覆没,只有你这领军逃了回来,你如何解释?”君夙紧紧攥拳,眸光渐冷,听到全军覆没的消息,她是震惊的,跟随自己二十年的副官,君夙不相信会是指挥失当。而面前那个孩子,除了连夜赶路,染了风寒,身上没有丝毫受伤的痕迹。“你逃跑?”见君衣尘低头不语,君夙压低声音,半蹲下身子询问“。。。没有”“没有!?”君夙猛然抓起君衣尘的衣领,迫使后者抬起头来。“。。。副官让我回来报信,我。。。”君衣尘怎会不明白,副官想让自己全身而退,可她确实没有想到,五千精兵会全军覆灭,这件情况在她的内心留下了很深的伤痕,直到后来,她遇到一个人,才缓缓解开了心结,可几千个鲜活的生命就如此消逝,她始终无法原谅自己。“报信?你见过连战事都未开始,胜负未分,主将就逃跑报信的嘛!?”君夙松手撇开君衣尘,后者跌坐在地,微微咬住下唇,她,无言以对。“嗖”“呃”马鞭从脖颈掠过,打在背上,撕裂般的疼痛,这是君衣尘从未体会过的。“啪啪”又是接连潇湘汐苑惩罚夹子香拜两鞭,打在了腿上。“啊”感受到剧痛,君衣尘惊愕的看着君夙“不是逃跑嘛,我倒要看看你以后还如何逃”“啪啪”讲着话,又是两鞭落下,隐约能够看到一丝殷红在雪白的衣衫里渗透开来“啊!”“我没有逃跑,没有”君衣尘差不多无暇顾及其他,看着君夙凌厉的眼神,她吓得连连后退,直到大帐门口。“还想逃!!”君夙本就气急,见到君衣尘如此的举动,显然被激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4.  求情“好,我看你能逃到哪?”君夙扯着君衣尘的衣领,将其推出账外,君衣尘狼狈的跌在雪地。“啪”没有丝毫犹豫,又是一鞭落下“呜呜。。。”君衣尘不敢再退,只能死死盯着君夙手中的马鞭“啪啪”“你哪点儿像我君夙的孩子!”不满君衣尘的软弱,鞭子再次落下“母亲,这是如何了”俭郡王君衣寒从帐中走出,本已休息,却被这打骂声吵醒,见到这般场景,只能出言劝讲。“这个地方没你的事儿,回去休息”君夙不愿过多解释,先锋军覆灭的消息不日就会传遍军营,她要在这之前做出处置。“母亲,这么多人看着,尘儿怎么说是女孩,比不得我这么皮实”君衣寒陪着笑脸劝讲,尽管和那个妹妹接触并不多,可他却没来由的喜欢,不似其他皇室宗亲的纨绔子弟,更不似养尊处优的大伙儿闺秀,骨子里散发着和君夙一般的傲气,偏又生的如此玲珑剔透。“先关起潇湘溪苑惩罚自己分开来,等我请示皇上再做定夺”扔掉马鞭,君夙转身离去。“这。。。郡王?”几名侍卫听到君夙的命令,不敢不从,可眼前的人又是位殿下,只能看向君衣寒。“我的命令没听懂?”还未走远的君夙明显不满,冷冷反问“懂了”侍卫不敢再耽搁,直截了当将君衣尘压入木牢内,讲是牢房,实际就是几根木头拼制的牢笼,上了锁,就是关押犯人的牢房,行军途中,方便关押。君衣尘蜷在木牢中,鞋子不明白什么时候掉了,足底冰冻沁凉,冬日的天气严寒如虎,木牢只是随意放在主帐旁边,只是片刻,差不多冻得瑟瑟发抖,她只觉头眩如火烫,明白定是发热了,勉力把衣衫拉拢了一下,手又蓦地跌落,试了几次,竟无力再抬起。急着回来求援,自然没有时刻充饥,见到君夙之后仅仅被喂了一碗汤药,连日来米水未进,此刻胃里也翻江倒海的叫嚣。深夜,风雪慢慢停下,君衣尘微微将小脑袋从衣领中抬起,热度未减,只觉得口渴难耐,环顾四周,最近的守卫也有些距离,她不愿打扰不人。缓缓将手伸出木牢,手指差不多麻木,只能凭借细微的月光确认触及的目标,抓起近前的雪,刚刚落下,干净如初。“喝些热粥吧”一双手轻轻抓住握有雪水的手,毫不介意的为她擦拭着掌心的冰凉“你?”看着眼前的男子,君衣尘有些不解“真是没规矩,要叫哥哥”君衣寒笑着纠正,把一碗热粥递了到里面去,看着女还有些发抖的身子,又将自己的披风解下。“这个地方不比皇宫,将就一下吧”随马上披风塞给君衣尘,又抓着女孩通红的小手为其取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5.圣意翌日清晨,君夙和往常一样,早起,舞剑。刚出帐门,就看到蜷缩成一团的君衣尘,没有任何遮挡,夜雪差不多积入木牢,只有她蜷缩的方寸没有被积雪覆盖。君夙微微皱眉,走至近前,这天气酷寒,牢内的人儿却早已汗湿重衫。眸光渐暗,抬手覆在君衣尘头顶,滚烫的温度让她一惊。“尘儿”君夙轻声呼唤着“。。。”微微抬眼,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人,抬进主帐”君夙指着木牢,命令道。昨日差不多将情潇湘汐苑mf逃跑5年找回况上报京城,现在只能看君睿的反应。 桌上的饭菜热了三遍,君夙依旧没有动筷。“多少吃一点儿,这天寒地冻的,您可不能倒下呀”君衣寒将汤碗放到近前,劝讲着。主帐内,霰雪被风卷了几缕进来,又微微卷起红色的战袍。君夙坐在主坐,看着由于药效而熟睡的君衣尘,果然不出所料,君睿给她出了个难题,早些时候差不多接到圣旨。 “用膳吧”君夙拿起碗筷,缓缓将饭菜送入口中“圣旨如何讲?”君衣寒也不顾忌,随口询问“你看看吧”一方明黄飘落眼前,君衣寒看着上面的内容,不禁皱眉,此次出征,一切事宜均交由凌亲王全权负责。“皇上未表明态度,处置轻了怕是难以服众,重了。。。”君衣寒将圣旨放在桌上,要是按照之前讲法,君衣尘独自逃跑,那就是死罪。“恩”君夙轻轻回应,她现在没有精神谋划,一是为了君衣尘,关怀则乱,而且很明显,这是君睿的试探,试探这孩子在她心中的重量。二是为了跟随自己二十年的副官,尽管早就有所预备,可如此的结局仍是让她无法同意,生没见人,死没见尸,也没有任何一方出面来谈条件,这情况大概有些蹊跷。“指挥失当,撤了先锋将领的职务,让她去边关驻守吧”君夙停顿半晌,终究是将罪责落到了最低。 物伤其类。人却是惊奇的动物,当你在高处时,他们会妒忌艳羡;当沦落到卑微时,他们便闲看好戏,甚至落井下石。“干嘛呢?快过来守门”边关统领并不知晓君衣尘的身份,只是明白她在京任职,被贬至此,遂将多年壮志未酬的积怨发泄在她身上。“是”君衣尘拿着长矛,走至近前“兄弟们,走,吃酒去”统领身后一众侍卫嬉笑着离去,留下君衣尘一人,尽管是寒冬时节,可晌午的阳光却格外刺眼,没过多久,眼睛就被晃得有些睁不开。 “殿下,到了,就是这个地方”清亮的男声入耳,抬眼望去,男子眉眼和气,目光却如锐利的刃,一身银色盔甲,又添了几分萧杀寒意“这是凌国边关?”女子一袭戎装,翻身下马开口询问,声音柔和,没有因为君衣尘的守卫身份而有丝毫不敬。“是,请问您是?”君衣尘将紧握长矛的手微微放松,看着两人身后为数不多的几个随从,是敌是友好似不用过多揣测。“我是叶国人,得知凌亲王差不多帅兵至此,特来拜会”“不知可有发过拜帖?”君衣尘不觉得君夙会认识眼前那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子“那个,倒是没有,只是我带来的消息,她会感兴趣,劳烦您通传一下”女子微微一笑,随手递上拜帖,语气却甚是笃定“好,稍等”君衣尘接过拜帖,转身走向城楼,还不太习惯边关刺眼的雪白,眼前突然一片模糊,险些摔倒在地,拜帖也随之从手中脱落。“小心”一双温暖的手扶住了她,而那掉在雪中的拜帖被大风掀翻,落款处三个字工整清秀,殷白漓。可能有些人的相遇确实是上苍安排,因为战事相逢,又因战事结缘,很久以后君衣尘才明白,当天的女子就是统领二十万大军,运筹帷幄,赫然扬名天下的叶国湘王殿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5.生还大厅君夙手里拿着拜帖,眸中虽蕴了丝笑意,流光蕴漾处却邪肆寒冽,目光淡淡潇湘汐苑调教 立规矩瞥过,厅上所有人都静若寒蝉,君衣尘立在一侧,自然感受到了这股凌厉的气息,不禁担忧的看向坐在厅中缓缓品茶的女子。“您是叶国的使者?”对峙半晌,君夙领先开口“殷白漓,见过凌亲王”淡然起身,扶手寒暄,没有丝毫怯场,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不管如何谦逊都无法遮挡。“本王的副将。。。在你那?”看到拜贴的内容,君夙是欣喜的,谷禾还活着,可看到来人,她觉得没那么简单。“您放心,人在我军中,军医看过,尽管伤势较重,但不可能致命”殷白漓坦然告知“。。。讲吧,你想要什么?”沉默片刻,君夙看不透面前的女子“凌亲王多虑了,此次先锋军遇袭,您必定也在调查,西域和叶国对峙,都无暇顾及其他,那么能派重兵在无人之处偷袭的。。。”殷白漓没有接着讲下去,答案差不多呼之欲出,四国边界,除了三国,就只剩下燕国。“好,既然无所求,那本王派左将军随你回去,拯救谷禾的恩情,本王铭记于心”君夙不想接着周旋,那个女孩没有看似的那么简单,探子并没有查出其任何信息。“何须劳烦左将军,依我看就让她带队随我回去接人吧”殷白漓微微侧目,看向一直沉默在旁的君衣尘“她只是边关守卫,怕是不能担此重任,不如我随你去?”君衣寒起身请命,他不愿君衣尘涉险。“不用牵强,你们考虑好了来接人即可,我先告辞了”殷白漓微微一笑,她早已看出君衣尘的身份并不简单,只是不能确定,现在看来,她是对的。“等等,我随你去接人”看到对方起身欲离开,君衣尘急忙开口,听到谷禾还活着,她很是兴奋,自己的过失,固然应该自己去接人,她不愿君夙为难。“好,半个时辰,我在这个地方等你”殷白漓顿住足步,爽快承诺。此刻君夙脸色差不多铁青,死死盯着君衣尘,她没想到那个皇宫中一直默默跟在太子身后的女孩,会在这种场合打破僵局,没有寻得她的同意,完全自作主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7.相识不是没看出君夙的愤慨,不是没看出君衣寒的担忧,只是心中的结她想自己解开,差不多牺牲的将士无法复活,但是谷禾既然还活着,她就不能什么都不做。“王爷,一切预备妥当”君衣尘单膝跪地,朝着上首之人颔首请命。“。。。”君夙冷冷看着跪地的人影,又抬眼看向殷白漓,后者回了一个淡淡的微笑。“王爷。。。”久久没有等到君夙的回应,君衣尘再次开口。“好,一路小心”君夙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缓缓开口。漫天大雪,上苍仿佛想用这一片片雪白清洗尘世间的污浊。令君衣尘意外的是,在这战事一触即发的时刻,在这条件艰难的边塞雪海,殷白漓的闲情逸致倒是有增无减。一路上和周围的副将有讲有笑,甚至还在中途休息时,生起火来用雪水煮茶。“吃些东西吧,今夜我们就在这个地方休息”殷白漓拿着干粮来到君衣尘身旁“不赶路吗?”君衣尘望了望山洞外透亮的天空,看着眼前升起的篝火,讲出心中的不明白。“不走了,今晚会有暴风雪,依然在这个地方躲一躲的好”“感谢”君衣尘接过食物,在雪地走了一天,她确实有些疲乏,此刻也放下了戒备。“不明白,该如何称呼?”殷白漓坐在君衣尘身旁,年龄相仿,莫名的想要接近。“君衣尘”“那叫你衣尘吧”“好”“殷白漓,能够叫我白漓”两人在山洞里,在篝火旁,交流了许多,同样背负了太多,可君衣尘更加身不由己,在皇宫长大,尽管君睿对她也是宠爱有加,可她的心总是感受不到那份温暖。间或的宫廷宴会,她渴望着君夙的关怀,想尽各种方法引起君夙得注意,可不管怎么样,这位凌亲王都会和自己保持着距离,就像皇宫和凌亲王府,尽管只有一墙之隔,可那确是不可逾越的鸿沟。“这次出征,是我潇湘汐苑宝宝错了忍着第一次离开京城,也是第一次帅军出征,没想到。。。如此的情况,连尸首都无法带回”在昏黄的山洞里,君衣尘的情绪有些波动。“青山处处埋忠骨,为必马革裹尸换”殷白漓微微叹息,她了解君衣尘此刻的无能为力,世人都认为她们是高高在上,生杀予夺,无忧无虑的天之骄子,可谁能想到,她们也有着太多的无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8.送回万里寒光生积雪,三边曙色动危旌。叶国大营,将士们整齐有序的操练,壮志没有被边塞的风雪吹散,坚决的眼神昭示着保家卫国的决心,西域几番挑衅,早已激起了叶国军民的斗志,尽管有着百年历史,但真正参与过的战争屈指可数,没有西域将领的经验丰富,而且路途遥远,因此如此对峙没有半分胜算,必要寻得一击制胜的方法。“进来吧,人在这个地方”殷白漓推开帐门“这是如何了?”看着床榻上的人,君衣尘不明白的看向一旁“救回来的时候就昏迷了,大夫医治过,差不多脱离危险了,只是一直没有醒来”殷白漓如实告知“我若现在把人带走,可有危险?”君衣尘不愿在此久留,眼看着大战在即“不要剧烈震动,应该无碍,明早我让世源带上一队人马送你们回去”殷白漓也不多做挽留,如此的情况,她不敢保证能护的周全“好,谢了,这份恩情,衣尘铭记于心”君衣尘起身颔首“不必多礼,救了人也是偶然,与你相识亦是缘分”殷白漓也起身回礼 叶军大帐,夜“殿下,就这么让她们回去?”刘世源看着一旁默默思索的人影轻声询问“恩,你改日去护送吧,务必保证她们平安抵达”殷白漓揉了揉有些发涩的眼睛,若有所思的回答“可我们把她带回来是为了牵制凌国,现在。。。”刘世源不解“和她相处几日,你有什么感受?”殷白漓放下手中的佩剑,起身走到地形图前方。“感受?按理来讲,从小养在深宫,自然养尊处优些,可她身上少了那些矫揉造作,更多了几份内敛和坚强,尽管身份限制,可看得出她对宫外的一切都那么期盼”刘世源分析着“是了,她就像是刚刚放出牢笼的雏鹰,只要给她时刻和天空,就能够飞行在宽阔的天宇,她也像清晨的露珠,能够轻柔的散落在碧绿的荷叶,她孤独却也任性,志比天高,才比海深,她内心甚至嘲笑一切的王侯将相,傲视一切的风流缱绻,可现在她却要成为一颗棋子,在不人的棋盘上任人摆布,还要天天曲意逢迎,微笑着迎合下棋之人。凌国开国仅二十年,能有现在的繁荣太平,多半是因为凌亲王,可她并潇湘溪苑撅起来挺进去无半点不臣之心,如此平衡的局势,完全是因为君衣尘的存在”殷白漓诉讲着她对那个女子的印象,尽管刻意收敛,可君衣尘身上的淡然随性和眼神里的坚决刚毅,却隐藏不住。尽管尽量落低自己的存在感,可言语间却依然能感受到她的才情与智慧,如此的人,做朋友会是最坚强的后盾,做敌人也会是最可怕的对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20: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9.送回(2)次日一早,君衣尘整装待发,看着马车里依然昏迷的人,她心中不只是何味道。“能够动身了”刘世源走至近前,他对眼前的女子有种讲不出的好感,和殷白漓相似,身上都散发着高贵和自信,只是君衣尘感受更易接近。“好,动身吧”君衣尘收回视线,翻身上马。白雪皑皑,狂风呼啸,行进路途异常困难,尽管大雪已停,可目光所到之处都被白色颗粒围绕,风雪打在脸上有些疼痛。“这风太大,雪都被卷起了,看这风向,我们依然找个地点先避一避吧”刘世源向着前方的身影高喊,眉眼差不多染白。“也好,前面不远有个崖洞,我们去那吧”君衣尘也担心谷禾的伤势,等风雪减缓再走是最好的选择。“殿下,后面有追兵!”两人刚刚决定休息片刻,君衣尘的贴身护卫就快马来报。“追兵?”君衣尘警惕的看着刘世源“要是我们,今早就不可能放你回来”刘世源无奈。“看得清来人吗?”君衣尘回头询问。“大约有上万人马,风雪太大,看不清晰,只是从方向上看,应该是燕国”亲兵无暇顾及礼数,高声回答。“加快速度,我们要尽快赶回边关”君衣尘下令,燕国此刻前来,绝非善意。人困马乏,又带着伤员,行进速度自然不比训练有素的精兵宝马。眼看着边关城门就在近前,可一队人马却被燕国士兵追上。“殿下,咱们分两路行进,我护着您和马车冲进城里,其他人朝另一方向走,吸引注意力”刘世源迅速做出反应。马车一路飞奔,身后燕兵穷追不舍,仿佛定要生擒二人才算作罢。另一边,听到马蹄声的君夙差不多登上城楼,看到不远处的情景。“快开城门”俭郡王君衣寒手持长枪,差不多飞身上马。“不许开门”君夙厉声下令,她不明白燕军有多少兵马,据探子来报,燕国此次集全国兵力于此,绝对不仅仅是防备。“可。。。”君衣寒也明白此刻大开城门不是最佳选择,只是君衣尘在外头,他不能弃置不顾。“弓箭手预备,等燕军进入射程内,发射”“是”君夙立在城楼,双潇湘溪苑豪门大哥罚弟手紧紧攥拳,此刻她不单单是母亲,更是统帅,她不能用全城将士的性命去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地图|宝宝家园

GMT+8, 2017-10-17 10:02 , Processed in 0.06882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宝宝家园 本站所收录作品,均是来源于网友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删除。 邮箱:baobaohomespank@163.com

© 2003-2017 spank_spank视频_spank小说_spank网站_sp论坛_宝宝家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