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77|回复: 29

【图片】【潇湘溪苑】【原创】湔雪棠前

[复制链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发表于 2017-8-10 13: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0ee5f2c11dfa9ec0bfe55a56bd0f703908fc169.jpg

90ee5f2c11dfa9ec0bfe55a56bd0f703908fc169.jpg

ab2a773e6709c93d65b20c45963df8dcd00054f8.jpg

ab2a773e6709c93d65b20c45963df8dcd00054f8.jpg

【文案】看清一个人,毕竟需要多久?再回首,他突然惊觉,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已然看不透。嗟我本狂直,早为世道捐。就算有朝一日,沉冤湔雪,往事潇湘汐苑mf夫君的调教已如云烟,人一辈子又有几个六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3: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秋风过 客衣凉 清晨的日晖游走在楼宇上,闪着金鳞般的光泽。不知何时已过拂晓,泠风拂过庭院,卷起了一地秋叶。天边泛起鱼肚白,而姬家的府邸中,人们已伫立庭外多时。四周寂静得瘆人,只有庭中刑杖沉重的声音。刑凳上的人是个身形瘦削的青年,看起来只是十七岁,却在厚重的刑杖下强忍着痛楚,从拂晓捱到了晨曦,待秋日朝霞刺目。哪怕是身后隐隐浮现出了血迹,他也只是攥着刑凳的凳沿,将痛呼生生压下。离庭中较远处,有仆役不禁恻隐道:“传言姬家主宽宏大度,那个青年犯了多大的错,竟是要把他活活打死。”“这是他们父子间的恩怨,你初来乍到未有耳闻,但不必感到惊慌。”旁边的人出言解释道,仿佛对那个场景早已司空见惯。“他打的是自己的宝贝儿?还真下得去手……”那人不寒而栗,古语尚且有云,虎毒不食子。姬苍昊负手而立,看着刑杖一次一次砸上陈灵均的臀腿,始终无动于潇湘汐苑mf逃跑5年找回衷。最后行刑的人实在无处落杖,征询地望了他一眼。姬苍昊点点头:“停手。不必管他,让他自己离开。”围在周围的仆众慢慢散去。有人把陈灵均从刑凳上推下,他直直摔在地上,手指紧扳着地面,痛得意识都快溃散,只有躯体还本能地抽搐着。“知错了吗。”姬苍昊看着宝贝儿在冰冷的地面上挣扎,眼神平静如初。“庶民陈灵均,没能尽到自己的责任,理应受到责罚。”只是这认错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因为疼痛带了些颤音。城中昨夜遇袭,陈灵均就在附近却未及时救援,惹得姬家家主大动肝火。事实上,夜坊被突击的时候,他是有事脱不开身,才耽搁了时机。本来这种误会,寻常父子一笑便了之,可这些年来,姬苍昊想责罚他,从来不需要理由。五年前,一夕父子陌路,他被姬家除名,冠以陈姓。那个一向宠爱自己的父亲,在祠堂亲手打断了他的腿,又长期不管不顾,因此让他落下了每逢阴雨就隐隐作痛的病根。腿伤痊愈后,父亲也没有再纵容过自己,严苛到过去的宠溺如同假象。即使杖责过后,也不可能有半分宽恕原谅。如往常一般,姬苍昊不曾过问他的伤势,转身头也不回离去。陈灵均没有流露出怨怼的模样,只有顺从和隐忍。并不是没有为自己的际遇感到不甘。但是多少次无情的打压,早已将脆弱的希冀碾作湮末。陈灵均困难地撑着地面,想挪动躯体,但是双腿却不受操纵,重重地跌下。这时一个三十左右的妇人走过来扶住了他:“少爷,可还能走动?”“绣娘,你不用担心,只是几个寻常武夫,打不出内伤的。”称作绣娘的人搀扶着青年,不住地哀息。“平日家主待人也算温厚,如何就不曾对你容情。”陈灵均目光空茫地望向远处,一片山岗隐在岚雾里,淡得像水墨晕染。“再过几日,就是二叔的忌日了,家主怕是不可能轻易放过我。”“再讲他内心,那个叫灵均的孩子早已死了。现在的我,只是苟延残喘于世间。”陈灵均对着绣娘笑了笑,“所幸家主周围还有姬瑛,也算没有断了子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3: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日之计在于晨。清晨,本该是草鹭伏江,岸芷汀兰的葱郁景象。陈灵均却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跌跌撞撞回了姬家最侧的偏房。姬家的先祖,选了如此一个空灵蕴藉的镇宅之地,也就是天地造化。云鹤归山时,古人纫秋兰以为佩。假如这秋藏时节,真如诗中写得那般美好,他或许会贪恋这场浮生,不愿生命消磨在无意义的摧折中。然而眼前只潇湘溪苑撅好羞耻罚有惨白的瓦墙,多年失修渗雨的屋顶,痕间有浅黛色的青苔。陈灵均伏在床上,看着这些苔痕出神。常宁城的街坊昨夜遇袭,经核实,是逵罗族的奸细混进了城内。当时,他正在离夜坊两条街的阁中,用元炁为人疏导经脉。本是最需心无旁骛的时刻,突然传来骚乱的声音。在稳住对方体内的炁之后,他不顾自身反噬便赶去救援。然而父亲却不分青红皂白,直截了当刑杖加身,完全没有情面可讲。即使陈灵均适应了这种待遇,也无法从容面对这种极端的痛楚。逵罗魔族,多青年来一直保持着可怕的沉寂,现在这份平静突然被打破。这些年的粉饰太平,让人们几乎忘了,从北方一直走过延绵逶迤的山脉,还有一个嗜血好战的民族,正垂涎着他们足下万里的沃土。想到这个地方,陈灵均不禁皱了皱眉头。现在自己旧疾未愈又要添新伤,怕是没有精力再去管不人了。不知几天过后,他还能不能再站起来。数日后,姬家偌大的山庄里,一个偏远的庭院中。一身素衣,依旧掩不去青年剑势的锋芒。不管寒暑,拂晓或是月色如练,都能见到他舞剑的身影。就算在屋中养伤,他也能对着剑谱钻研一天。外人羡他十七岁就有惊世卓绝的武功,达到他人可望不可即的境地。然而,纵使他天生灵力,元炁空明而无垢,这功力又岂是一朝一夕间练成的?其间付出的努力,更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姬苍昊站在院外,静静注视着庭中剑锋流转自若。大概这种父子相处的方式,两个人都已适应。良久,姬苍昊终于开口:“几日前的伤痊愈了?差不多能站起来练剑了。”习武之人内力深厚,假如没有造成很严峻的内伤,通常能用内力催愈。“回家主,只要骨头未断,陈某自然能站起来。”青年的声音如往日一般,低得有些沙哑。明明是顺着眉眼,讲出的话却让人不敢恭维。“哼,改日你明白该如何做。清晨来祠堂前,记得先沐浴更衣,不要让你的血脏了祖先的碑位。”陈灵均侧过头去,耳骨轻动,像是扯出了嘲讽的冷笑。将他从姬家除名,就应该从此只是问。现在反倒待他这般严苛,让一个外姓之人在祠堂受尽折辱。父亲,你在折磨我的时候,就没有一丝的不忍吗?“当年你做出那种事时,就该有承担一切的觉悟。”讲罢,姬苍昊未作停留,拂袖离去。没有人看到他袖子里的手掌,已是微微抖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3: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世事两茫茫 翌日。陈灵均入了沐池中,洗去身上淡淡的奶香。安神的气息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池清水。几日前才受杖责,尽管习武之人能够运功催愈外伤,却难免躯体的损耗。沿背脊向下,遍布着的伤痕,大多数基本上陈年的旧伤。尽管在冗长的岁月间悄然褪去,却依然留下浅色的疤痕。陈灵均看着一池水,水面大概在回应他内心的复杂,微微漾起波浪。为什么,你不信我。为什么,宁愿相信一个虚无缥缈的诅咒和桎梏,也不愿相信那个尚且年幼的自己?那时,他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锦衣玉食不谙世事,活生生一个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世家少爷。连坊间的传奇里,都流传了不下几十个版本。姬家家主的长子,生来蒙受神眷,最该光明无垢的人,却一夕间自甘堕落,弑杀了亲族。五年前,他的二叔一整家,包括那个有些痴傻的堂妹,就横死在剑下。那柄剑早已没入冰冷的躯体中,等他人赶到时,已是百口莫辩。本是堂间和叔叔有了争吵,父亲纵容他,也没怪罪他失了礼数。灵均觉得一家人没必要闹得如此不愉,便想再去二叔阁中访问。没想到映入眼帘的,却是挥洒了满窗的鲜血,尚还温热。就在他将剑从二叔胸膛里拔出时,父亲突然闯进看到了这一幕。由于抽剑的动作发生在一瞬间,血飞溅在他的脸上和身上。整间房里只有他一个人还活着,手中犹自握着那把配剑。再想到他们间曾发生过的矛盾,姬苍昊不得不相信,是他的宝贝儿冒天下之大不韪,杀了他的族亲!一家四口,四条人命,就如此消逝在灰暗的一隅间。但是谁情愿相信,那个提着染血长剑的孽徒,却和他们一样感到震惊?自己的佩剑,如何会无缘无故浮现在这个地方,毕竟是谁处心积虑,用出如此的手段来陷害自己?陈灵均还没来得及考虑,就在祠堂被打断双腿。从那之后,他们父子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沐浴而出,有人端来香炉。焚香祭祖之后,便是祠堂里暗无天日的责罚,多年来都如此。不知何时,一个威严的身影肃立在堂间,笼罩在一片漆黑的阴影中,压得人透只是气。所有人都已退下,最后只剩他形影独吊,落寞潇湘溪苑妻主惩罚正夫地站在祠堂中。终究依然要自己去面对,他早已深谙那个道理。陈灵均屈膝跪在碑前,轻轻褪去了衣衫,暴露于空气中的白皙肌肤上,尚留着几日前未消退的刑伤。然而姬苍昊没有任何怜惜,挥舞着木杖,砸向他的背脊。即使受过很多次,仍然无法适应这种入骨的疼痛。陈灵均将惨叫生生咽下,他明白父亲不管如何也不可能手软。就像当初,他喊到声音沙哑也无济于事,还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伤,声调变得异常低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3:2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姬苍昊的责打比刑杖难捱,因为挟着内劲,只几下,就让他的五脏六腑都纠结起来。木杖又落到腰以下的臀腿上,一声比一声沉闷。姬苍昊内力深厚,怎是几天前那些武夫能够比拟的?十几下后,青紫的肿痕包裹着细嫩的皮肉,臀峰差不多渗出了血点。陈灵均想攥住衣角或是桌沿,伸手却落了空,哽在喉中的惨呼就要抑制不住。虽在缧绁,非其罪也。他看着祠堂里缄默的碑位,无言忤逆着不公的命运。“认罪!”狠厉的一杖敲在他的脊骨上,督促着他。然而陈灵均只是挺直了后背,直到身后布满了可怖的伤痕,也不肯松口。背部本来就分布着全身的经络,再打下去,势必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势。姬苍昊看着青年倔强的背影,继而将木杖落在青紫斑驳的臀峰。姬苍昊凌厉地问责道:“滥杀无辜本就该偿命,况且你弑杀的是族亲!”陈灵均努力调整着呼吸,吐纳间想要平复紊乱的喘息。惋惜下一秒长杖便呼啸着砸在身后,叠到臀上的旧伤,一瞬间仿佛洪流要将天地都吞噬。糟了,不潇湘溪苑 扒开 屁眼能在这个地方晕过去……陈灵均十指紧紧扣住地面,唤回了逐渐模糊的意识。他胆怯假如在这个地方失去了意识,就再也无法醒来。父亲冷峻的面容,让人感到深不见底。他突然无端地胆怯,父亲难道确实要在这个地方打死自己?“如此的年纪就草菅人命,你的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木杖不断击在身后,杖上慢慢晕染了血色。陈灵均用尽全部力气支撑,仍是被打得伏倒在地。“父亲……”意识模糊间,陈灵均突然唤道,眼神空茫地望向一片虚无。看到这一幕,姬苍昊的身躯剧烈一颤,松开了手中的木杖。除非是意识快要涣散,否则这孩子不可能忘了,他已没资格再称那声“父亲”。“娘……”昏迷的最后,青年的手徒劳地伸向空气中,像是要抓住什么。璟儿,你永久也不可能明白,父亲内心的痛。姬苍昊张开紧握的双拳,手掌上面沾了几滴鲜血。五年前他在这间祠堂中,打断了亲生宝贝儿的双腿。责罚之后,三天置之不顾,冷血至极。谁又能想到当年,姬家的家主把自己关在祠堂中,伏在一地的血迹前,不断唤着宝贝儿的名字,泪水纵横了脸颊。璟儿,为何命运这般残忍。父子一场,我竟看不透你,为什么会对你的亲叔叔痛下杀手。你曾经那样的天真烂漫,如何转瞬间,就变得暴戾无常?姬苍昊将他从地上抱起,感受着接触时的体温。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子,却瘦弱单薄得像一片纸,苍白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只有微微翘动的睫毛,和脸颊上渗出的汗滴,显现出一丝生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3:25:02 | 显示全部楼层
事实上灵均并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孩子,甚至能够讲是个性情乖张的问题儿童。这些潇湘溪苑女生花蕊红了在后期会慢慢展现出来的,然后我就开始愉快地虐宝贝儿咯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3:25: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曾经沧海难为水 等到陈灵均醒来时,差不多躺在床榻上。周围的绣娘赶紧走过来,执起他的骨节分明的手,握在手内心渡过暖意。“你这孩子,被打成如此也不哭不闹,你让老爷如何去心疼你。”嗔怪的声音,却带了几分苦涩。“他没为家族清理门户,差不多是最大的仁慈了,”陈灵均伏在床沿,想起身却动弹不得,“现在我哪来的资格,让他有半点怜惜?”复又软下了语气:“绣姨,是我没有能耐,连累了你。这房潇湘溪苑撅好羞耻罚阴冷潮湿,就算不住在这个地方,也不能烦劳你常来照顾我。”“看你讲的什么胡话,姬家从未亏待过我。”绣娘抚摸着这孩子的头顶。“况且你是小姐的孩子,小姐去了,我又如何能不管你?不讲这些了,驿站送来新奇的牛奶,我这就出去,煨火温给你喝。”“依然绣姨了解我。”这大概是他在姬家受到的唯一的优待了。自从娘去世,他经常难以入眠,久而久之就浮现精神衰弱的症状。只要晚上入睡前没有一杯温好的牛奶,他就几乎彻夜不眠。就就是困极了睡去,也是睡眠极浅,哪怕是一点动静都会醒来。就算父亲对他最为苛责的时候,依然会记得他那个自小养成的适应,派人将每日最新奇的牛奶运来。陈灵均自嘲地笑了笑,这并不是父亲还在意自己,而是自己一失眠,情绪就会失控,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来。大概是他自幼修习,在剑道上的那点成就,让家主都有些头疼。如此想着,他从枕下抽出一本墨香尚存的笔记,专注地翻阅起来。时而有了新的见解,便默记在内心,等待会研好墨补充上去。若是有识之士看到笔记上注释的剑招详解,定会不住地惊叹。白纸上的每一个字都糅合了剑意,具有某种妙不可言的灵气。反复研习之,不讲对悟道有极大的关心,哪怕是愚钝之人,也能浸润于其精妙的境地。且笔法自成一家,走势时险时缓,很难想象出自一个青年的手笔。不是陈灵均低调,只是他并没有机会施展自己的才华。算来看过这本笔记的人,也只有他最亲热的好友。突然,大概是想到了什么,陈灵均抬头向窗外看去。不远处绣娘正提着灯盏走来,周围随了一个黑衣的青年。“牛奶温好了,如何样,想小爷我了吗?”黑衣青年倚着门调侃道,望向陈灵均时却满目关切。“夜里这么冷,你若是不赶快把门关上,这牛奶只能算白温了。”听到陈灵均还有心情嘲讽自己,江子椋悬着的心稍稍放下。“道化相法,万化冥合,你化冥的境地又深了几分啊。”看着陈灵均新添的笔墨,江子椋由衷赞扬道。“只是是天道酬勤。”陈灵均用勺子舀着牛奶,送到唇边吹了吹,蒸腾的热气扑到脸上,四肢百骸充斥着温暖的感受。青年俯在床上,模样安静又乖巧,让人无法想象到,他受了多重的内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3:2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子椋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只是翻找出一堆早已预备好的伤药。“可能会有点疼,你忍一忍。”等青年喝完后,江子椋掀开了他身上的薄被。“恩,你最好下手轻点,否则……”话音未落,冰凉的药膏差不多敷在了青黑色的瘀伤上,惊得他失声痛呼。江子椋边叹着气边处理着伤口上翻卷的死皮,即使早已见惯,当看到他臀上肿胀不堪血迹凝固的模样,依然禁不住倒吸冷气。“你毕竟是如何忍下来的。”江子椋连上药的手都有些抖动。陈灵均疼得一阵阵窒息,只想赶快找个话题,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子椋,你这次又是如何溜进来的?”江子椋却是挑了挑眉梢:“我从正潇湘溪苑撅起来挺进去门大摇大摆进来,姬苍昊正带着姬瑛在亭苑赏景,从始至终连个正眼都没给过我。我江子椋在他眼前,就跟不存在似的。”陈灵均拨了拨额角的发丝,被汗水浸得黏腻的黑发间,隐隐有淡金色的印痕。细看青年的容颜,眼含桃花微微上翘,那清朗的形韵,却不及凤眸狭长。虽是眉宇间带了几分英气,却给人一种病弱的感受。“也挺好。至少余下的人,不如我这般落魄。”那自然是指姬瑛,一个让陈灵均趋避不及的人。不是晦暗的情绪作祟,而是他实在无法面对那个孩子。“却是我小气了,”江子椋扬眉道,“真该给你题一幅牌匾。”陈灵均问他:“要写些什么?”“有药难医,愚不可及。”陈灵均望着江子椋:“你应该明白,我并不是没有底线。”江子椋轻笑:“固然明白。不然我江子椋,如何认定你那个朋友?”整整五年蛰伏隐忍,鲜有人记得当年是怎么样一幅光景。二叔姬晟,即使天赋不及父亲,却也不是常人能够比拟的。当年年仅十二岁的陈灵均,就被众口铄金,推上了那场血案的风口浪尖,这么匪夷所思的事,和他惊人的天赋不无关系。寻常人家的孩子,第一次练炁至少也是识字之后。然而陈灵均却先天灵满,元炁纯净无垢,正克了世间的邪秽。只是历史上仅有的那位先天灵体,同样出身于姬家的先人,反倒是邪异至极。天生眼盲,病魔缠身,却在挥剑间横扫千军如卷席。几百年前的往事封尘,差不多鲜有人记得那个阴枭的强者。不仅叛出族门,还向魔寇倒戈,最后被他老大生生钉死在剑下,成了家族永久的污点。因为有了前车之鉴,姬苍昊对这种背叛格外敏感。只要陈灵均流露出一点叛逆,就会毫不留情地打压苛责,完全不顾及昔日父子的情分。如此躺在床上养伤的时日过了许久。江子椋总不能赖着不走,几天前就差不多辞去。接下来的生活疼痛自不用讲,单是行动不便造成的琐屑之事,就让他颇为头疼。绣娘一直悉心照顾他,奈何他外伤逐渐痊愈,内府的震伤却积郁愈深。直到一天晨间,他终于能起身去庭园里散步,却看见一个人影在那儿挥剑。对方显然看到了自己。陈灵均也不行就此离开,便问:“如何不去习武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3:27: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风景旧曾谙 习武场,只有姬家的子弟才能进入,而陈灵均早就失去了进入的资格。“习武场里的哥哥姐姐,哪里比得上我自己的哥哥?”那些人,怎会明白哥哥剑法中的精妙?姬瑛眼含希冀,面庞稚气未脱。陈灵均却是低垂眼帘,让人无法琢摸他真实的办法。许久,他对姬瑛讲:“你练着,我帮你看看。”姬瑛扬起头,目光里是掩不住的惊喜。十一二岁,正如当初陈灵均的年龄。身为姬家嫡系长子,数不尽的荣华富贵。他心中暗叹,继而凝神注视着弟弟翻手间腕臂的动作:“不要一味追求快,先稳了你的剑势。”自己那些小心思被哥哥看穿,姬瑛有些脸颊发烫。他急于让哥哥认可自己,因此想尽力展现自己。可也却忽略了,这在哥哥眼里,是多么稚嫩拙劣的伎俩。事实上陈灵均没有想那么多,他天生对炁的感知异常灵敏,因此察觉到姬瑛的炁有些虚浮:“试着让你的心平静下来。我试着引导你体内的元炁,达到化冥的境地。”讲着,陈灵均伸出手抚上了弟弟的头顶,指间流转着点点光晕。随着他元炁的注入,姬瑛果真平静了下来。好险,幸亏这招有效……陈灵均示意他再次挥剑,表面上仍是不动声色。不知情的姬瑛望着老大,目光中是毫无条件的信赖。转而挥剑时,体内的炁已沉淀了下来,手中的剑也耍得有模有样。陈灵均觉得如此足够了,便起身离开。走出了园门,姬苍昊就站在门侧。陈灵均早就注意到了,只是没有揭穿。姬苍昊突然讲:“刚才你对瑛儿施展的那些,到底有几成把握?”面对姬苍昊的逼问,陈灵均如实回道:“这是陈某几日前领悟的,因为从未付诸实践,因此谈不上有什么把握。”姬苍昊的脸瞬间沉下来:“胡闹!你可还记得,他是你的弟弟!”您可还记得,我是您的宝贝儿?陈灵均不置可否地轻笑。他体内的炁至纯至净,就算为姬瑛顺炁失败,也纯粹是丢了面子的事。只是姬苍昊不了解他运用的这种手段,因此才产生了误会。“跟我来。”耳边冰冷的言语像刀刻一般,令人心寒。自己多日为伤痛折磨,你不闻不问;现在姬瑛并未出事,你却紧张成如此?陈灵均像是没听到般,径自向遥远的偏房走去。姬苍昊潇湘汐苑宝宝错了忍着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扯了回来:“非要打你才肯听话?”“家主,我只是是一个外姓子弟,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只是连这讨饶似的话语都讲得带刺一般,和平日乖巧隐忍的模样相差甚远。姬苍昊怔怔地看着宝贝儿离去的背影,他只是看到宝贝儿面色苍白,气血虚浮,便命人为他备了汤药。没想到这孩子突然吃错药一样,让他有些恍惚。然而姬苍昊很快就稳定下了情绪,差遣了几个仆役去备药浴。用过这几味精心选择的药材,璟儿的内伤应该能得到调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13:2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灵均慢慢挪回住宅,依然有些行动不便。身上瘀伤未消,几处破皮堪堪结痂,每每牵动到伤口,都钻心似的疼。看到自己的房间有人进进出出,里面飘出淡淡的药香,陈灵均沉默地取下架上的长刀,走进了寒气浓重的偏房。鲜有人明白,每逢偏房受潮,他的关节就会如虫豸撕咬般酸痛。现在竟是在他房间备药浴,这间房经年失修,哪经得起这番折腾?“劳烦你们撤去。”不咸不淡的语气,令人难以揣度。“但是家主命令……”仆役有些为难。陈灵均弯起一抹讥讽的笑容,刀刃挥就间,木桶便化为湮粉,只剩水流如注。“这下,总不能怪你了,待会也好和家主交差。”看到他突然强硬的态度,那人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幸好这时绣娘走过来,将孩子揽入怀责备道:“你这又是何苦呢?”青年的神色瞬间恢复如常,笑容如初晨的雪花皎洁明亮。“绣娘,却是将你惊到了。”陈灵均不着痕迹地将剑收入鞘,拉着她进了里间。一众人惊魂未定,只得如实禀报姬苍昊。姬苍昊虽早料到这孩子不可能轻易妥协,却没想到他如此不知好歹,一时刻也是动了肝火。尤其是看到陈灵均强行运功疗伤时,姬苍昊内心火气直往上窜。一旁的绣娘正用手帕帮他擦额角的汗,姬苍昊示意她退下,坐上床榻帮陈灵均传输元炁。然而感受到陈灵均的伤势,饶是自己也吃了一惊。“如何回事?”姬苍昊沉声问。这些年来,他很少关照过宝贝儿的情况,甚至是刻意不去关注。但是没想到,这孩子体内积郁的旧疾如此之深,到了深入骨髓的地步。陈灵均没有回答,如何回事,父子间心照不宣。奈何姬苍昊心中的疼惜,化为了锐利的字句。“现在预备去沐药浴,不要逼我动手。”到了这般田地,他居然还想打自己?陈灵均笑容有些苦涩,索性转过身不作理睬。没想到这在姬苍昊眼里,却是无声的叛逆。“衣服褪了。”姬苍昊不怒而威的声音,令人本能地胆怯。陈灵均将披肩的长发揽到一边,轻车熟路地解开了衣扣。青紫未消的臀上,痂痕的深色更衬出了肤色的白皙。背后瘀黑的杖伤连成一片,看着都触目惊心。姬苍昊拿着随手抽出的藤杖,却不明白在哪里下手。可他的心一横,藤杖依然在臀上伤势略轻处落下。陈灵均将一声闷哼抑在牙关里,默默承受着突如其来的责打。又一下,藤杖狠厉地抽上了臀峰,将那些杖伤的疼痛一并唤起。清晰接下来更加难熬,陈灵均将身下的被褥攥得更紧。“屁股抬起来。”姬苍昊拿杖尖点了点他的伤处,他忍下心中的屈辱,强迫自己抬高了躯体。姬苍昊连续挥了三下藤杖,陈灵均已是指节发白,微弱地喘着气。看着宝贝儿这副模样,姬苍昊内心也很不行受,因此便对他讲:“你起来吧。”陈灵均迟疑着,仿佛有些不敢置信。“非要打死你才算好?”姬苍昊冷冷道,“现在肯乖乖吃药了吗?”陈灵均眼底闪过一丝希冀:“这等福分,陈某不敢消受。”“当初留你一命,就是盼望你能为姬家所用。现现在魔寇猖獗,妄图引起战乱,你压制邪祟的能力正好派上用场。你若是轻易死了,岂不是白白白费。”“是啊,您讲得很在道。”陈灵均轻声附和着,捡起了床上的衣物,眼神平静得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哼,在你母亲的忌辰之前,你就在这个地方安心地养伤。每晚我会让人给你预备药浴,不要再做出潇湘溪苑现代鞭打菊花那样任性妄为的事了。”陈灵均一一答复着,顺从地和之前判若两人。事实上,之因此任性,只是是因为内心尚存奢念。直到刚才姬苍昊的一番话,才让陈灵均完全心死。只有在不奢望什么的时候,他才能做到淡然相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地图|宝宝家园

GMT+8, 2017-10-18 11:43 , Processed in 0.10951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宝宝家园 本站所收录作品,均是来源于网友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删除。 邮箱:baobaohomespank@163.com

© 2003-2017 spank_spank视频_spank小说_spank网站_sp论坛_宝宝家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