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06|回复: 29

【图片】【潇湘溪苑】【原创】一世长安(父子,虐)

[复制链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发表于 2017-8-15 10: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短篇,假如今天能完就完结潇湘溪苑现代鞭打菊花。犹豫一些客观缘故,假如今天完结不了就明年再来填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10: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讲这一切基本上源于我昨天晚上的一个梦。。要紧是那个梦太真实了。。我甚至现在耳朵里都能响起那最后一声“长安啊”妈呀妈呀潇湘汐苑宝宝错了忍着差不多魔怔了。。。因为是个梦,因此我不确定是不是我曾经看过的文,或者是什么剧之类的。。但是差不多百度了好久确实没有发觉我那个梦的出处,因此我就当他是我的脑洞了。。假如有人看粗来的话。。烦恼提醒我一声。。好了,楼下放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10:0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长安医馆“爷,咱回府依然……”夏祁山摆了摆手,侧目望向身后皇宫,微微叹了口气。想想刚刚圣上的一番话,看来与金国这一站是免不了了。“去长安医馆吧。” 夏祁山,被世人称为战神的景国长平军主帅,从江湖浪荡子到一军主帅,夏祁山的半生的荣华基本上从战场上得来,可谁又知他才是那个最不愿上战场的人,戎马半生,太多人因他而死,他的敌人,他的兄弟。或许确实是老了,夏祁山愈发觉得他再也见不得有人死在他面前了。 “爷,到了。”夏祁山抬手不轻不重的拍在左膝处揉搓了几下才起身下了轿。 正在堂中抓药的小药童闻声望向门口,见是夏祁山,忙迎到门口,“夏将军,您来了。”夏祁山点点头,“长安公子在吗?”“在后堂,潇湘溪苑撅起来挺进去您稍坐,我去给您叫去。” 长安公子并不姓长名安,也从没告诉过旁人自己叫什么,只是因这医馆名曰长安,而这医馆的主人尽管妙手丹青,却只只是年方弱冠,故而大伙儿都唤其长安公子。 看到堂中站着的夏祁山,长安公子急走几步走进堂内,矮身朝夏祁山行了一礼,“夏帅”“起来吧。”夏祁山点点头 原本像长安公子那个年纪的孩子正是飞扬跳脱的年纪,然而在长安身上夏祁山却总觉得看不出半分生气。常言道,谦谦公子,温润如玉。夏祁山觉得这谦谦公子用在长安身上毫不为过,只是这温润如玉…却更似冷玉。 “长安啊,几日不见,你大概又清减了很多。”长安抿唇浅笑,并未答话,引着夏祁山到后堂中的榻上,招呼小药童把火盆移近些,将门窗关好,莫让冷风窜了进来。“夏帅但是左膝又痛了?”“嗯,怕是晚些又要下雨了。”“夏帅,差不多二十九了,基本上快下雪的生活了”夏祁山长叹了口气,“是啊,都二十九了,可不是个打仗的好时机啊。”在一旁预备着银针药酒的长安手下一顿,“夏帅又要出征?”“大概吧。”“看夏帅大概并不想行此一战?”夏祁山目光幽深,这战与不战又怎由得他夏祁山想与不想,“本帅是靖国的大将军,我若是不战,怎能护得你们在这金陵一世长安呢?” “可又有谁能护得夏帅长安呢?”夏祁山一笑,“若真是有此一战,长安可愿与本帅一同出征?” 长安背对着夏祁山,因而夏祁山并未看到长安手下一颤,“长安只是手无……”夏祁山朗声一笑,“与你讲笑的,你当我长平军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只是刚才长安但是想讲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夏祁山一顿,“长安啊,我与你又不是第一日相识,你的深浅我依然清晰的,你小小年纪孤身一人在这偌大的金陵城内能撑起这么间医馆必是不易,背后秘辛本帅亦不想过问,只是以后莫再与我讲谎了。” “长安知错。”长安揣揣的望着夏祁山,“夏帅,若是长安愿与夏帅一道呢?”见夏祁山探究的望着自己,长安忙道,“眼看就要入冬了,夏帅的膝伤该有人……”“长平军中自是有军医的。” 看夏祁山并不像想接着那个话题,长安便没再接话,单膝跪在夏祁山膝边,挽起夏祁山的裤腿。“夏帅,”听着长安忽而冷硬了声音,夏祁山探究的望向长安。“都差不多那个节气了,夏帅您这穿的也太单薄了,况且,您这条腿本就受不得寒,您要在这么不顾及着您还想上战场?”夏祁山一愣,多青年没人敢用这种语气自己讲话了,心下觉得好笑,面上却是板了脸色冷声道“长安公子这是在教训本帅?”长安手下一顿,放下另一条腿,变为双膝跪地。夏祁山与长安相识多年还从未与他如此训斥,饶有兴趣的看着长安,想看他要如何回应。不想长安去连头都未抬,手下毫不停顿,手起针落没有半分犹疑。接着夏祁山便觉得一股暖意顺着脉络缓缓流转在膝间。半饷,长安拔针,从旁拿起浸了温热药酒的长巾覆在夏祁山膝上,用貂绒盖好,确认没有一丝缝隙会透了风,这才停手。膝行着向后退了两步,仰头望向夏祁山刚要开口,却见夏祁山已然倚靠着睡了过去。  “爷,”“嗯?”夏祁山缓缓睁开眼睛,看窗外差不多不甚清明,问道,“什么时辰了。”“申时了,爷,咱该回府了,都那个时辰了,您午膳都没用,都该用晚膳了。”“嗯”夏祁山颇为舒服的长出一口气,点点头,站“去和长安讲一声,咱们回去了,他那若是有病人就不出来送了……” 夏祁山不是第一次在这躲清静睡安稳觉了,一般长安见他睡了便会去忙自己的情况。因而看到一旁跪的端正的长安,夏祁山一愣,“长安,你这是如何了?” “长安出言无状,请夏帅责罚。”“……”夏祁山眯着眼睛反应了半饷才反应过来长安出了什么言,忙上前扶起长安,“你这孩子,与你讲笑的,你倒当真了,” “是长安僭越了。” 看着长安已然有些失了血色的嘴唇,夏祁山一阵心疼,只是个半大的孩子,如何就这么重的心思。 回府的路上,夏祁山眼前不断浮现出长安送他出门时单薄的身影,和隐隐打颤的双腿。“夏全,你也是,那孩子在哪儿跪那么久,我不明白,你也不去劝劝,快入冬了,那地上得有多寒。”夏全面露难色,低头道,“小的知错,爷那时候板着脸讲了长安公子一句,小的自然是明白也是讲笑,只是那时长安公子却没有半点反应,小的以为您后来是真生气了有意罚他,小的哪敢多嘴。”“你那个榆木脑袋啊,他当时没有请罪,怕是因为我那条腿还赤裸着,手下才没停的想敷好腿在请罪的……我如何就睡着了呢?”夏祁山摇摇头,“那孩子还讲我,也不看自己身上一年倒头就那么几件长衫,还不是风一吹就透了。刚才扶他起来时那手冰的。”“您又不是不明白,长安公子那手常年基本上冰的……”“就你明白,”夏祁山瞪了夏全一眼,“我瞧着长安和康平差不多高,回去着人做几件棉衣给长安送去。”“长安公子尽管和大少爷个子差不多,可身量可比大少爷差远了,大少爷本就不算壮实,可小的看这长安公子比大少爷更单薄。”“嗯,你看着办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10:02: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二百军棍“臣领旨。”夏祁山三呼万岁领旨谢恩,送走了传旨的宦官,却是忍不住长叹一口气。虽早已料到终是有此一战,却没想到来的这么早。皇帝早上才召集众大臣商量,夏祁山着晚膳还没用过这圣旨就到了,可见皇帝早就决定了此事,所谓商量只是是通知罢了。甚至还一并擢升了夏祁山的嫡子夏康平为左营的统领,这是不打算给夏祁山留退路了。 “康平,尽管只是一营统帅,大小也是个将军了,明日和为父一同入宫去谢恩。”“是,父亲。”“康平,近日身子没什么不舒服吧。” 夏康平是夏祁山的嫡子。当年夏康平的娘亲生下夏康平便撒手西去,而夏康平打娘胎里出来便带有顽疾,从小汤药进补就没断过,夏祁山也从没放松夏康平,一直让夏康平跟在自己周围,习武强身。所幸三年前顽疾根除,尽管底子比同龄人弱些,但总是会越来越好的。饶是如此,夏祁山仍是时常担心夏康平的躯体。 “父亲,康平早就无事了,您不用总是如此……”“怎的?这才当上将军就嫌弃为父唠叨了。”康平放下手中的筷子,一脸无奈的向父亲赔笑道,“康平怎敢呐,日后在夏帅手下当差还得求夏帅手下留情呢。”“老爷。”夏祁山夹了块肉放到夏康平碗里,朝夏全点点头,“讲。”“西苑的过来了,讲是来请安。” 夏祁山手下一顿,脸上的嫌恶溢于言表,“这大半夜的他来请的哪门子安,让他滚回西苑去,无事不在我面前碍眼。” 西苑是夏祁山二人都不愿提起的存在,饭桌上霎时安静了下来。见夏祁山落了筷,夏康平起身告退,“宝贝儿先回去了,父亲早些休息。”“嗯,去吧。” 夏康平通过前院时,远远便见夏错一身粗布短打跪在那。从夏错周围通过,夏康平轻轻一叹,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他是该恨他的。夏错人如其名,他的出生便是个错误。 康平的娘程碧和夏错的娘程荷是自幼被邪教掳去的师姐妹,后来夏祁山同其他几派武林正道攻破邪教,就出了其中许多受困的小姐,而程碧程荷姐妹便自此跟了夏祁山。程碧善医而程荷善毒,尽管夏康平对此心中有些不畅但他看程荷尽管性子跳脱也是个心善的小姐也便不再多想。后因程荷不慎惹上事端,在被追杀时程碧替程荷挡了一箭,身重剧毒,尽管最终程荷为其解了毒,程碧依然就此伤了全然。 就在程碧身怀有孕时,夏祁山千辛万苦找来寒香雪莲。相传以此雪莲入药可抵百年修为,尽管不知此传奇是否为真,然而雪莲大补断不可能有错,有了这寒香雪莲入药必能保程碧母子平安。而精通药性的程荷却讲着雪莲至寒,怕程碧腹中的孩子承受不起,便提出以自己为药引提程碧服药,再用她的血制药给程碧服下。不想程荷服下雪莲却没有丝毫效果,不日竟发觉程荷竟也有了身孕,而寒香雪莲的药性竟是悉数被程荷腹中的孩子汲取了去。 最终程碧生产时难产而亡,而康平也生来便带有顽疾。原本领已至此,虽祸起程荷但也非她所愿,寒香雪莲又极其少见谁也不知其药性到底如何,夏祁山也不愿再去深究,然而三个月后夏错出生,打破了平静。夏祁山一怒之下将程荷母子逐出家门称与之永世不见。而这一切基本上因为夏错出生便身负百年修为,传闻竟是确实。夏祁山将所有情况一遍想过,恍然大悟。程荷精通毒术自然医理也不差,又怎会连自己有孕都不自知,只怕是她一早便知寒香雪莲的药性,也知自己有孕,她只是想自己的孩子谋一个锦绣前程罢了。想想也是,那是百年修为啊,又有谁能抵得住这其中的诱惑呢。而如此想来程荷便是真真正正谋害程碧的凶手。 被逐出家门的程荷母子孤苦无依在江湖上颠沛流离,等夏祁山再听到程荷的消息时,她已然变成了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女魔头,江湖人人都道程荷毒杀白一山庄上下百余人,无一活口。 此事后不久,夏错带着程荷的骨灰到金陵找到了已然是平西大将军的夏祁山。十几年了,夏祁山已然能清楚的回想起当时每一幕。 是一个大雨夜,夏错悄无声息的潜入了夏府,带着倒灌的冷雨一把推开夏祁山书房的门,一身重孝的夏错望着怀抱着康平的夏祁山良久,解下胸的包袱,缓步放到夏祁山的书桌上,“这是程荷的骨灰。” 那声音冷到夏祁山怀里的康平一哆嗦。 “来人,去把大少爷送回房,当心不着了雨。” 夏错的目光紧随被裹成球的夏康平的身影消逝在雨夜里,就连被夏祁山的府兵绑了也浑不在意。 “跪下”夏祁山的副将猛推了夏错一把,夏错只是一个踉跄,而后回头冷冷看了副将一眼。那一瞬,副将觉得自己手触的仿佛是块千年玄冰,寒气顺着夏错的目光瞬间游走了全身,让他觉得如坠冰窟。 “你先下去吧。”“……是。” 看着副将关了门,夏祁山缓缓开口,“你是谁?”是谁,他夏祁山如何会不明白,尽管那脸庞比康平消瘦的多,然而棱角分明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程荷的宝贝儿。”“因此呢?”夏错望向书桌上的骨灰,“我娘是自尽的,她讲她欠程碧的一条命她还了。” 夏祁山冷哼一声,“讲的好听,我看她是在江湖上被人追杀,活不下去,这一死为你你到夏府寻条活路吧。当年她为你偷药,现在为你丧命,她倒是疼你的要紧。” 夏错一愣,转而便板了面孔,“我的活路我自己能够寻,用不到旁人庇护。”夏祁山上前一步,猛地掐住夏错手臂,夏错闷哼一声,不消片刻,血便顺着夏错的手背滴落地上,“这就是你自己寻的活路?百年的修为又如何,没有人调教到底只能烂在肚里。” 夏错耸肩摆脱夏祁山的桎梏,“你管不着。” 夏祁山点点头,“对,我管不着,带着那个毒妇的脏东西,滚,不在让我看到你,不然我不能保证会不可能提天行道。”“我,你能够随意处置,我娘,要入夏家的祖坟。”夏祁山气急反笑,“凭什么?”“就凭她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当年夏祁山一场大婚娶了两位美娇娘,不分大小皆是正妻之位,一时刻也是在江湖传为美谈。 “你出生时,我便早就一纸休书将你们母子逐出了夏家,从那以后那毒妇便与我再没有半点关系。” 闻言,夏错一阵语塞,气概也不似刚才那么强硬,“就算、就算当年我娘有错,她都差不多自杀谢罪了,你就不能……” “老爷……老爷不行了,少爷突然烧起来了,”“快去接陈大夫来。”“差不多去接了”夏祁山随着总管便匆匆离去,仿佛屋里并没有站着夏错那个人。 被独自留在屋中的夏错一时刻不知所措,一炷香后夏错垂眸,提气轻振,挣开身上的绳子,抚了抚手臂上开裂的伤口,轻叹了一口气,上前将包有程荷骨灰的包袱认真包好紧紧地系在身上出了门。  “陈大夫如何还没来,”“这雨太大了,怕是路上耽搁了。”“再去派人催”“是。”夏祁山满目的焦急,抬手覆上康平的头顶只觉得热的烫手。“帕子又热了,快换帕子。” 一只带着寒气的手突然浮现,抓住了递过来的冰水浸过的帕子。“他这不是一般的伤寒发热,不能再这么给他落温,会出人命的。” 夏祁山顺着望过去原来是夏错,“你如何还没走,真想……”“我能救他。”“滚” “他这是打娘胎里带出的顽疾,只有我能救他,你赶我走是想要他死吗?” 夏祁山猛地站起身,一掌含恨而出,正拍在夏错胸口,夏错连退几步,一口血呕了出来。夏祁山却是还不解气,大步向前,一把抓住夏错的领口,“康平身负顽疾是谁的错?是你那恶毒的娘,是那个毒妇,哦对,差点忘了,还有你,那是救我妻儿命的药,却悉数被你得了好处去。” 夏错低咳了几声,垂眸轻道,“既是如此,我欠他一条命,我会还的。只是现在,他高热不退,就算最后能保住一条命,脑子也会烧坏的,你叫的大夫不知何时才能到,何不让我试试,假如出了差错,你大不了杀了我就是。” “老爷潇湘汐苑洞房打嫁规矩,少爷在发抖,抖得好厉害。” 夏祁山一咬牙,挥手将夏错扔到康平床边,“康平若是出了半点差错我让你生不如死。” 夏错抬手抹掉嘴角的血迹,正欲去探康平的脉,手下却是一顿,转头对一旁的婢女道,“去接盆热水来。”“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就有。” 夏错将双手探入水中,手背上顺流而下的血迹一圈圈的在水盆中晕开。感受的夏祁山冷冷的目光,夏错低声解释道,“我手太凉了,会冰到他的。” “有银针吗?”探过脉后,夏错抬手问道。看着屋内下人面面相觑,夏错有些犹疑,事实上银针他有,只是上面都淬了剧毒。 夏祁山顿了半饷,从康平床下摸出一个带锁的匣子,又从康平身上找来钥匙打开盒子,从中拿出了一个针囊,其中是一整套的银针,右下角处还绣有一个“璧”字。 夏错的身上有一个同样的针囊,只是那上面绣的是一个“荷”字。两幅针囊基本上出自程碧之手,只是程碧的针囊救人,而程荷的针囊杀人。 施过针后,康平尽管还有些发抖,然而高热却是慢慢褪去了。看康平的状态慢慢稳定,夏祁山走到夏错身旁低声道,“和我出来。” 门廊处,夏祁山从总管手里拿过一个沉甸甸的包袱,递给夏错。“这个地方有些银子,你拿着去找个没人认识你的地点,不再来金陵了,我会找人把你们母子已死的消息散出去,过段时刻人们便淡忘了,不可能再有人追杀你了,走吧。” “夏……”夏错口中祁山两个字被夏祁山的一记眼刀生生杀回了腹中,“……夏将军,少爷的病寻常大夫治不了,他们若是按照寻常退热方子治疗的话,少爷的躯体会越来越弱,活不了几年的。” 夏祁山又是一记眼刀射出,夏错生生退了半步,才稳住心神,“我娘临死前讲‘生是夏家的人,死是你夏家的鬼’,让我娘进夏家祖坟,我治好少爷的病。” “不在让我再重复!滚!”夏祁山原本刚刚平息的怒火再次被夏错点燃,话语中已然带了杀气,他努力的操纵着自己,确实怕自己一个操纵不是出手杀了眼前那个青年。 夏错深吸一口气,撩袍跪倒,“只要能让我娘进夏家祖坟,任何条件我都承诺。” “让程荷进祖坟,难道让程碧在地下也不得安生吗?康平的病还不基本上拜你那个逆子所赐?程荷若不是为了那个逆子如何会偷程碧药,程碧身死,康平病重归根结底基本上因为你,你娘自尽也是为了你!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看着如磐石一般跪在那一动不动夏错,夏祁山缓缓蹲下身,平视着夏错的眼睛,冷冷道,“两百军棍,挨过再来和我谈条件。这条件,还谈吗?” “我若是挨过着两百棍,您让我娘进祖坟?”“挨完棍,若是还活着在来和我讲吧。”夏祁山阴森森的语气让一旁的总管都打了个颤。 两百军棍,如何可能还活着。军棍的质地没的讲,一般二十军棍就能把军中大汉打的哭爹喊娘,五十棍关于一个一般军士来讲就能够要了他的命,饶是夏错身负百年修为,两百军棍,夏错也断没有一丝生机,夏祁山这是确实想要了他的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10: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此夏错在夏府中离主院最远的西苑住下,时隔几天便会给夏康平送去一碗寻常却也不寻常的进补的药。讲它寻常,是因其中的药材基本上些常见的如当归黄芪一类的性温的药材,而讲其不寻常就在于那一碗药看起来普一般通的药却散发着极其浓重的血腥味。 而夏康平的躯体竟也确实慢慢有了起色,不似从前那么虚弱。几个月后夏错去看过夏康平一次,连脉都未号,只是看了夏康平的脸色讲了句能够了,此后再送过来的便直截了当是一碗碗的温热的血,且频率越发的频繁,直到后来进展到每日一碗,夏祁山终是坐不下去,去西苑看了夏错一次。 还未进屋,夏祁山远远便闻到西苑浓重的药味,而走进小院,只见一身黑衣的夏错昏睡在院中的石桌上。脸色白的惊人,挽起衣袖的一截小臂上竟有七八道像是裹着伤口的白布。不知是不是黑衣显瘦,夏祁山只觉得夏错竟是比当年刚入府还小了一圈。 “夏错,夏错……”“唔、”夏错低吟一声,微蹙着眉,慢慢睁开眼睛,不甚清醒的眼眸对上夏祁山时,“……”夏错浅笑着含混不清的发出一个音节,夏祁山却是浑身一震,微清了清嗓子,抬手拍了拍夏错的脸颊,“夏错?醒了吗?” 夏错眼神瞬间清明,猛地站起身,却是晃了两晃,“……夏将军竟会屈尊来这西苑,不知有何……”,错目见夏祁山身后跟着的总管手里提的食盒,嘲讽的一笑,“夏将军何苦,我的命都攥在您手里,您还用担心我少了夏康平一日的药?”讲着也不去看夏祁山的反应,走到一旁的灶屋里,伸手从架上拿下一只瓷碗,雪白的釉色与灶屋的破败形成鲜亮的对比,解开手臂上的一条白布,只见一道足有两寸长的伤痕,微张着口,像是刚刚才结的痂。夏错从旁拿起匕首毫不迟疑照着伤口处便是更深的一刀,血湍湍而出,流落到碗中。 站在门口处的夏祁山默默的看着夏错,眼神复杂。 直截了当那血流落有小半碗时便不如何再流了,夏错侧身略靠了墙边,用力的握起拳头,血方才又滴滴答答的滚落在碗中,溅起点点涟漪。 人一身上下又有多少血可流,近日来日日放血,至今夏错身上还能流血出来都可谓奇迹了。 最终血流到了约有三分之二时,这道伤口处的肌肉纹理都丝丝可见,往深处看甚至能看到森森白骨。夏错再次用力握了握拳,然而伤口处只是微涌出了些血色,却再难流到碗里。夏错垂着头,轻喘了几口气,将手臂处的衣袖再次向上挽了挽,手执匕首,照着一处清楚可见的血管便要落下,不想突然一只手浮现握住了夏错执着匕首的手腕。 “夏将军有何指教?”夏错没有抬头,手腕稍动挣开了夏祁山的手。“罢了,今日的药也不急在这一时……”“不急在这一时,可今日的血早晚也是要放的,不是吗?”讲罢夏错手中匕首便戳入手臂。血顺着匕首的血槽慢慢流出,终于流满了一整碗。 “嘡啷”一声,夏错将匕首扔到一旁,撩开身上的短打,从贴身的里衣上撕下一条,草草的裹在伤口处。 “这伤…你不上药吗?”“上药?让这伤口愈合了明日再破开?”夏错躬身从一旁的桌上拿过一个瓢敲开水桶上的一层浮冰,舀了一瓢水,“咕嘟咕嘟”的大口饮下,随手将瓢扔入桶中。 “当”夏祁山只觉得那瓢身与桶中的浮冰触碰的声音像是敲在了自己的心上。 “这药还不端走?凉了可就不行了。” 夏祁山身后的小厮忙上前将那慢慢一碗的血放入温玉的食盒中。 “夏将军假如没有不的吩咐,夏错就告退了,您请自便吧,”夏错轻笑一声,从夏祁山身旁侧身走出灶屋,朝堂屋走去。没走出几步,夏错足下便是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夏错,”夏祁山急走两步,扶住夏错,朝一旁的小厮吩咐道,“东西放这而,你去先把大少爷的药送去吧。”“是” 夏错失血过多,甚至连甩开夏祁山的力气都没有,值得由着他扶着自己进了内室。看着夏错躺下,夏祁山给他盖好被子,刚想起身去外头把那小厮留下的东西拿进来,定睛却见一旁的柜子上放这些晒干的药草。他夏祁山是不精药理,可这大名鼎鼎的见血封喉的断肠草他依然认识的。 瞬时,夏祁山只觉得怒火中烧,一把抓起那些断肠草便要往火盆里扔,没料到刚刚连走路力气都没有的夏错猛地翻身下床,甚至不顾炭火灼伤自己一把捞住了其中几株。 这一个翻身像是耗尽了夏错毕生的精力,夏错跌坐在地上不住地喘着粗气。而夏祁山也在喘着粗气,是气得。 看着如此宝贝这些毒草的夏错,夏祁山抬起一足将夏错踹出去半丈有余。夏错“哇”吐出一口血,然后便是止不住的咳。 “夏错啊夏错,都差不多如此境地了你竟还有闲心摆弄这些毒物,你就不怕这些脏东西早晚要了你的命!”“咳,咳咳……呵,夏将军,我只是是您宝贝儿治病的一个药鼎潇湘溪苑豪门大哥罚弟罢了,只要治好您宝贝儿的病,您又何须操心这药鼎的死活呢?”夏错眸看着地上的一滩血,“何苦还白白白费您宝贝儿的一口药。” “你如何能死呢,你死了我去哪给康平找药?若不是只有你的血能救康平,你以为我会让你活到现在?既然明白自己的身份,那便做好一个药鼎的本分,若是你乱碰了这些脏东西,误了康平的病,我定要你……”“生不如死……夏错明白。咳咳……夏将军不必担心,这药,夏康平再服半月就能够痊愈了,我就算今日死了,我这一身的血您大可用那暖玉保存半个月,直到夏康平痊愈。” 夏祁山一愣,冷声道,“谁知半个月后康平能不能痊愈,我告诉夏错,在康平痊愈之前,你不能死。”夏错眨了瞬间,没在多少,只是点头道,“是,夏错明白了。”   “将军”夏祁山抬头看眼堂下的副将,满面的喜色,“怎的?这么高兴?”副将上前将手中的锦盒放到夏祁山桌上,“靖王讲听讲您在遍寻补血的灵芝,特地遣人送来的血灵芝,最是能补血强身。”“靖王送来的?”夏祁山望着那颇为宝贵的血灵芝,却是幽幽的叹了口气,“去给靖王送回去吧,就讲这礼太重,我受不起,谢靖王的美意。”“靖王殿下就知您不可能轻易收下,讲了,这血灵芝不是靖王送的,是靖边军统领送的。”夏祁山略一沉吟,点点头,“放这吧,去悄悄回了靖王,长平军和靖边军本就是一家,不必如此。” 入夜时分,夏祁山独自一人来到了西苑,熟睡中的夏错,并未听到夏祁山的动静。望着安静的如同一只受伤的小兽一般的夏错,今日上午,不甚清醒的夏错的那句呢喃再次闯入夏祁山的脑海,他听清了,夏错喊了声,“爹。”这是夏祁山这辈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听到夏错喊的一声爹。 夏祁山弯腰将那装有血灵芝的锦盒放在夏错枕边,趁着月色,只见夏错脸上毫无血色,熟睡中眉头却是紧紧的搅着,大概在强忍着难受。夏祁山忍不住抬手覆在夏错额上,轻轻的帮他舒展紧皱的眉头,“唉,你娘自以为聪慧,却是个糊涂透顶的人,百年的修为又如何,你若只是个普一般通的孩子,咱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过这一世岂不比现在好上百倍。” 听着夏祁山远去的足步声,夏错将憋了许久的一口气猛地吐出,而后仿佛静止了一般,睁着眼,怔怔的躺在那,直到一滴泪从眼角划过。 良久,夏错缓缓坐起身,也不点灯,到桌上端起茶盏将其中液体悉数咽下,而后走到炭盆旁覆手将茶盏中的东西倒到炭盆中,发出“呲”的一声,随后化为灰烬。那不是白日夏错从夏祁山手中抢下的断肠草又是什么?不消片刻,夏错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强撑着走回床上,盘坐在床上开始不住的调息,直至天明。  “老爷。”夏祁山看到小厮手里拿着的暖玉食盒,略一犹豫开口问道,“他如何样了?”“少爷刚服过药,与往日没什么区不,只是现在气色是一日好过一日了,这很多爷嫌这药腥味太重,让小的去取些果脯来压一压。”夏祁山点点头,仍是犹豫着,“是你去西苑取得药。”“是”“西苑的…如何样?”小厮一愣,看了眼夏祁山,小心翼翼的答道,“小的去时,西苑的…那位差不多将药盛好了,让小的直截了当就带走了。哦,还有就是,西苑的那位把一个锦盒,还有昨天送过去那些进补的药都让小的带回来给总管了,那位讲让给您回话,讲那些药大补,却是和少爷的病相冲,老爷若是再送去,他便不退回来了。”夏祁山呼吸一滞,摆了摆手,“你去吧。” 罢了吧,他自己的身子他自己明白,想来也不可能逞强,那孩子到底是身负百年修为,只是这些日吃些苦头罢了,夏祁山如此想着,却再也没去过西苑,如此便觉得夏错他会比想象中好过许多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10:0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脑洞一开就停不下来,一万字了,我居然还没写到潇湘溪苑女生花蕊红了我梦境中的高潮。。。不行了熬不住了。。就先如此吧。。只是万一我今天晚上还能接着做这梦。。我改日就接着更。。不然就等着吧。。只是那个时刻一定要被记住,我居然也日更了万字。。但是为毛都没人嘚儿我。。。。妈蛋。。宝宝不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10:04: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半个月后,夏错亲自来主院给夏康平送了最后一次药,亦如夏错第一次浮现在夏祁山父子年轻时那样,一身白衣,人却已然瘦的的脱了像。替夏康平号了脉后,夏错一言未发,独自走到了门外。夏祁山心中一紧,以为夏康平的病出了差错,忙跟着夏错到了门外。“夏家祠堂里为什么没有我娘的牌位。”夏祁山一愣,“你去了夏家祠堂?什么时候?”“我娘的牌位在哪?”“你刚才号了脉,康平的病……”“您是觉得夏康平的病已好,您承诺我的条件无所谓兑不兑现了是吗?堂堂一军主帅也要食言而胖吗?您不要忘了,想比医病来讲,夏错更精于用毒!”夏错恶狠狠的望着夏祁山,仿佛用眼神便能毒死夏祁山一样。“啪!”“混账,”夏祁山一掌下去,夏错竟是没有丝毫抵挡之力,连退两步撞在身后的柱子上。夏错死死的咬着牙,怒视着夏祁山,威胁的表情不言而喻,而眼眶中的闪耀在夏祁山眼里却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模样。“你跟我来,”夏祁山转身拂袖而去。在夏家祠堂的一角,夏祁山掀开一幅字画,后面的墙壁却是向内凹陷的,其中摆到的正是程荷的牌位。“其一,我当年休了你娘家中长辈皆知,现在我没有任何理由再将她纳入;其二江湖上你娘的‘光辉’事迹犹在流传,我不想招惹是非,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大限度。”夏错垂首,默默跪下朝着程荷的牌位恭尊敬敬的磕了三个头后却没有起身,转头朝夏祁山道,“夏康平现在差不多痊愈了,您若是信只是我能够再去找大夫看。我……”夏错咬了唇,“您打算如何处置我?”夏祁山冷哼一声,“我哪敢处置你,若是稍有不顺你心,怕是你要毒杀了我夏府上上下下!”跪在地上的夏错望着夏祁山刚要开口,身上却是一晃,跌坐在地上。夏错强忍着不适深吸了两口气,朝着夏祁山缓缓跪直,低着头不再言语,一副悉听处置的模样。夏错瘦弱的身影和狠辣的眼神交错闪过,和袖中的手松了又握如此反复几次,忽的夏错死死护着那几株断肠草的模样闯入夏祁山的脑海,夏祁山深吸了一口气,终是沉声道,“你走吧。”夏错猛地抬起头难以置信的望着夏祁山。“这一切不基本上你提出的交易吗?你医治康平的病,我移你娘进夏家祖坟,康平病愈,我放你离去,你现在自由了。”夏错呆呆的望着夏祁山,眼神中有愤恨,有不甘,有不解,甚至带了丝哀求,然而夏祁山却连一个目光都不肯给他。夏错只觉眼睛一阵酸涩,不住的眨着,半饷,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夏祁山缓缓磕了三个头,转身离去。待夏错身影消逝在夏祁山的视线中后,夏祁山长叹了一口气,低声自语道,“就连句软话都不肯讲吗?”夏祁山走出祠堂,闭了闭眼睛,一顿朗声道,“来人。”“老爷有何吩咐?”“你去西苑,告诉夏错,念在他躯体虚弱,准他在西苑休息几日再走。”“是。”不想,派去西苑的小厮,不消片刻便折返了回来。“老爷,西苑没人了,小的去问过门口守卫,讲是西苑那位从祠堂出来便直截了当走了。”“走了?那他的东西呢?他没去西苑收拾行李吗?”“小的看过了,西苑没留下什么东西。”“没东西?那他的东西都自己……”夏祁山话未讲完,忽的浑身一震,是了,夏错住在夏府这些年,夏祁山从未给他置办过任何东西,几年前他回家时带着唯一一只包袱是他娘的骨灰,现在程荷骨灰早已入土,他又有什么可带走的呢?夏祁山一时刻竟无力讲些什么,只是抬手朝那小厮摆摆手——罢了,罢了。“陈少爷,一定是他,没错”“你可看清了,那但是将军府,稍有差错那但是要掉脑袋的潇湘汐苑王妃闯祸挨打。”“小的有几颗脑袋敢编排将军府的情况?小的保证没看错是那孩子。陈少爷年纪小,怕是不明白当年的一则秘闻,那毒后程荷是那夏大将军的下堂妻,那孩子也许就是夏大将军的种也讲不定,”“好,只要我大仇得报,我承诺你的决不食言。”“那小的就先谢过陈少爷了。”夏错离开夏府时早已是强弩之末,他甚至都不明白自己如何走出的夏府,他只记得自己当时连站都站不稳,一直扶着夏府的外墙走着,只想着左右也是晕在夏府外,或许总会……“小兄弟你醒了,你躯体还那么虚弱,如何自己出来了,”夏错呆呆地望着这处还算不致的小院,幽幽的叹了口气,天不遂人愿啊。“我…如何会在这儿?”“哦,你昏在了我家后门外的胡同口,我爹见了,便把你背了回来。”“柱子,快附这位公子到里面去,莫再受了寒。”“感谢,”夏错点点头,跟着柱子进了屋,略有些寒酸的小屋与外头院落的精巧颇有些反差。后进了的老伯大概看出夏错的不明白,“我们爷俩是给人看家护院的,这小院的主子发达了,买了处大宅子住了到里面去,这个地方就空下来了,只有我们爷俩守着,一般不可能有人来,公子就在这安心的住下吧。”这老伯见过些世面的。夏错晕在路边时尽管颇为狼狈,甚至有些衣衫褴褛,然而那布料的质地一看便是大户人家才用的起的,是而对夏错颇为尊敬。“多些二位搭救之恩,只是在下流落在外,身上并没有什么值钞票的东西能够……”“公子多虑了,我们父子也并未做什么,只是见你体寒的紧,给你灌了碗姜汤而已,公子不必挂心。”夏错望着这老伯,突然心中一动,“老伯但是每当入夜便觉得胸闷喘不上气,睡不着觉?阴雨天时忍不住的咳嗽?”闻言,那父子二人一愣,“小兄……公子你如何明白的,我爹这几日晚上都没如何好好睡觉了。”夏错轻轻一笑,“在下粗通些医理,老伯可否让在下号上一脉。”号过脉后,夏错心中微微叹息,果然……抬头望向老伯时却是一笑,“没什么大问题,我写个方子,您去医馆抓两幅药来,症状会慢慢缓解的。”夏错内功深厚,静休调息了几日便恢复的差不多了,而已夏错却在这小院住了月余依旧不想离开,一是夏错确实也无处可去,二来,这个地方尽管偏僻,可到底依然金陵。“公子,公子,你可喜欢金子?”柱子满脸笑意,双手后背着,似是在身后藏了什么东西。夏错笑笑手下轻挥,地上的木桩便齐刷刷的断成两截,“自然喜欢。”柱子刷的甩出身后藏得布告,“这几日公子都没有出门,但是不明白金陵城出了件大事,有个大官生了重病,御医都束手无策,皇帝悬赏百金找神医医治呢。公子你医术那么高超,我爹这几日晚上睡得可安稳呢,公子何不去试试,那但是百两黄金啊,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金子。只是话又讲回来,夏将军立下那么多赫赫战功,不讲百金,我看就是千金皇帝也舍得……”“谁?”夏错浑身一震,扭头望向柱子。柱子被夏错看的一愣,“……什么?”夏错猛地上前一步,夺过布告,扫了两眼后话都没讲一句闪身便奔了出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10:0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宝宝最大的缺点就是心软。。。实在是太明白等更的痛苦了。。。就小更了半章。。。只是和草稿。。不排除还要修改的可能。。要是改了的话潇湘汐苑mf夫君的调教我再删了重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10:06: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想,派去西苑的小厮,不消片刻便折返了回来。“老爷,西苑没人了,小的去问过门口守卫,讲是西苑那位从祠堂出来便直截了当走了。”“走了?那他的东西呢?他没去西苑收拾行李吗?”“小的看过了,西苑没留下什么东西。”“没东西?那他的东西都自己……”夏祁山话未讲完,忽的浑身一震,是了,夏错住在夏府这些年,夏祁山从未给他置办过任何东西,几年前他回家时带着唯一一只包袱是他娘的骨灰,现在程荷骨灰早已入土,他又有什么可带走的呢?夏祁山一时刻竟无力讲些什么,只是抬手朝那小厮摆摆手——罢了,罢了。--“陈少爷,一定是他,没错”“你可看清了,那但是将军府,稍有差错那但是要掉脑袋的。”“小的有几颗脑袋敢编排将军府的情况?小的保证没看错是那孩子。陈少爷年纪小,怕是不明白当年的一则秘闻,那毒后程荷是那夏大将军的下堂妻,那孩子也许就是夏大将军的种也讲不定,”“好,只要我大仇得报,我承诺你的决不食言。”“那小的就先谢过陈少爷了。”--夏错离开夏府时早已是强弩之末,他甚至都不明白自己如何走出的夏府,他只记得自己当时连站都站不稳,一直扶着夏府的外墙走着,只想着左右也是晕在夏府外,或许总会……-“小哥哥你醒了,你躯体还那么虚弱,如何自己出来了,”夏错呆呆地望着这处还算不致的小院,幽幽的叹了口气,天不遂人愿啊。“我…如何会在这儿?”“哦,你昏在了我家后门外的胡同口,我爹见了,便把你背了回来。”“柱子,快附这位公子到里面去,莫再受了寒。”“感谢,”夏错点点头,跟着柱子进了屋,略有些寒酸的小屋与外头院落的精巧颇有些反差。-后进来的老伯大概看出夏错的不明白,“我们爷俩是给人看家护院的,这小院的主子发达了,买了处大宅子住了到里面去,这个地方就空下来了,只有我们爷俩守着,一般不可能有人来,公子就在这安心的住下吧。”这老伯见过些世面的。夏错晕在路边时尽管颇为狼狈,甚至有些衣衫褴褛,然而那布料的质地一看便是大户人家才潇湘溪苑 扒开 屁眼用的起的,是而对夏错颇为尊敬。-“多些二位搭救之恩,只是在下流落在外,身上并没有什么值钞票的东西能够……”“公子多虑了,我们父子也并未做什么,只是见你体寒的紧,给你灌了碗姜汤而已,公子不必挂心。”-夏错望着这老伯,突然心中一动,“老伯但是每当入夜便觉得胸闷喘不上气,睡不着觉?阴雨天时忍不住的咳嗽?”闻言,那父子二人一愣,“小哥……公子你如何明白的,我爹这几日晚上都没如何好好睡觉了。”夏错轻轻一笑,“在下粗通些医理,老伯可否让在下号上一脉。”-号过脉后,夏错心中微微叹息,果然……抬头望向老伯时却是一笑,“没什么大问题,我写个方子,您去医馆抓两幅药来,症状会慢慢缓解的。”--夏错内功深厚,静休调息了几日便恢复的差不多了,而已夏错却在这小院住了月余依旧不想离开,一是夏错确实也无处可去,二来,这个地方尽管偏僻,可到底依然金陵。-“公子,公子,你可喜欢金子?”柱子满脸笑意,双手后背着,似是在身后藏了什么东西。夏错笑笑手下轻挥,地上的木桩便齐刷刷的断成两截,“自然喜欢。”-柱子刷的甩出身后藏得布告,“这几日公子都没有出门,但是不明白金陵城出了件大事,有个大官生了重病,御医都束手无策,靖王悬赏百金找神医医治呢。公子你医术那么高超,我爹这几日晚上睡得可安稳呢,公子何不去试试,那但是百两黄金啊,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金子。只是话又讲回来,夏大元帅立下那么多赫赫战功,不讲百金,我看就是靖王也舍得……”-“谁?”夏错浑身一震,扭头望向柱子。柱子被夏错看的一愣,“……什么?”夏错猛地上前一步,夺过布告,扫了两眼后话都没讲一句闪身便奔了出去。--才到夏府,夏错便被在大门口来回踱步的总管迎了个正着。“…公子,您可就是回来了,大少爷差不多等候您多时了。”-夏错也来不及多问,只得跟着总管急匆匆的进来内院夏祁山的房间。-“大少爷……”-“你们都下去吧。”夏康平眼中的怒火在夏错刚一进门便瞬间迸发,堪堪等到总管退出门外关好房门,夏康平猛地抬手就是一拳。夏错尽管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塌上的夏祁山身上,然而夏康平的一拳刚到近前,夏错便身形微动,刚想躲开,却是一犹豫。就在夏错犹豫之间,夏康平的一拳已然砸在夏错胸口处,而夏错怕自己内力反震到夏康平并未运功,一时刻气息不稳,向后退了几步正巧后腰撞在了桌角处,一下便痛得夏错呼吸一滞,分不清前胸更痛依然后背更痛。而夏康平却是丝毫没有想要收手的意思,下一式紧追而来,夏错眼中一冷,侧身闪过,躲过夏康平的一瞬抬手点了夏康平的穴。-懒得看夏康平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夏错微皱着眉抚了抚胸口,几步走到床榻旁刚要拉出夏祁山的手腕,一顿却是将手伸回了自己脖颈处捂了捂手,待到手上有了几分温度才落手到夏祁山手腕上,垂眸一面观看着夏祁山,一面号脉。不消片刻夏错便抬了手,将被子给夏祁山小心盖好,转头看向夏康平常却是眉头紧锁,夏祁山这可不是重病,而是中毒!“如何回事?”-见夏康平柱子似的立在那,没有丝毫回应,夏错才反应过来,忙起身给夏康平解了穴。夏康平冷哼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张薄纸猛地掷向夏错,“如何回事?问问你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好事。”-夏错展开纸:夏将军中的是我的独门毒药,世间除我外再无解药,不用白费劲气了,让夏错一人到莫问坡来拿解药,-夏错团了纸扔到一旁,大步出了门。-出了内院的夏错却没有离开夏府,而是转去了西苑。西苑依旧如几个月前夏错离去前那样,进入屋内,看到案上散落的几株枯草,夏错眼中一亮,上前一步抓起,也不管上面落得灰尘便丢入口中,大口咀嚼后咽下。--夏错离开后,夏康平顿了半饷依然起身追了出去。尽管夏康平尽管不知其中曲折,却明白,若真是让夏错孤身一人去了莫问坡只怕是有去无回,夏康平不断告诉自己,并不是担心夏错安危,只是若是夏错出了意外去哪寻解药呢?-夏康平才走到大门口,正迎到靖王带了太医来。-“康平,你这是要去哪?夏将军……”这时总管匆匆走来,朝靖王行礼后到夏康平周围附耳道,“那位回了西苑,并未离府。”夏康平略一颔首,朝靖王道,“殿下快进屋吧。”-靖王从十六岁出宫开府便入了长平军随着夏康平摸爬滚打,讲夏祁山是靖王的半个师傅也不为过。此番夏祁山身中剧毒,尽管太医也无解,然而靖王依然日日带了太医过来照看着夏祁山的状况。--太医号脉良久,却是不住的又是哀息又是摇头,要不是看着靖王在这,夏康平怕早就上去将这庸医扔出去了。-“章太医,夏将军如何样?”“回殿下,夏将军…不妙啊,脉象越来越虚弱了,不能再拖了呀,不知夏公子派去找解药的人……”-章太医话未讲完,靖王摆了摆手,屏息却听屋外有些声响。--“公子,您现在先不到里面去了,靖王殿下在……”夏错的身份尴尬,总管也不知该如何处理,只是总归不行教靖王明白这些情况,刚想劝了夏错离开,不想房门此刻却开了。-靖王看看夏错回头又看了看夏康平。夏康平忙上前解释道,“殿下,这是…我爹的侍卫,我派去寻解药的……”-夏康平声音不大,夏错却听到清晰。跪下朝靖王行礼,嘴角处却是忍不住的嘲讽的笑。“属下拜见靖王殿下,大少爷,属下拿到解药了。”-闻言,夏康平一愣,一旁的靖王尽管是觉得夏错有些惊奇,却依然面露喜色,“好了,快起来吧,把解药拿来给太医,”-夏错缓缓起身上前几步,夏康平才注意夏错脸色颇为难看,整个人感受都比刚才虚弱了不止一星半点,夏康平一愣,夏错离开只是几炷香的时刻,况且总管不是讲他回西苑了吗?如何搞成了那个模样?--夏错忖度着措辞,带着几分犹豫俯首抱拳,抬头望向靖王道,“……靖王殿下,属下略通药理,且这药用法颇为惊奇,这药属下帮将军服下即可。”-“殿下,这江湖上的用毒解毒手段都不甚寻常,他也还算精通此中药理,解毒之事就交于他吧。”靖王打量着夏错,尽管满心不明白,脸上却没有丝毫表露,点点头。--尽管夏康平明知靖王不明白,夏错的那张脸,只要不瞎都能看出与他夏家父子关系匪浅,然而夏康平却是无从解释,好在靖王并未多问,只讲明日再来看夏祁山。--夏康平送了靖王回来后,只见坐在床边的夏错正在包扎着手腕处。夏错见夏康平回来忙将高高挽起的袖子放下,起身欲走。尽管夏错动作迅速,夏康平依然看到了夏错手腕处的纱布隐隐透出的血色,以及桌上依旧残存着血色的瓷碗。夏康平伸手挡住了夏错,“你确实找到了解药吗?你给父亲吃了什么东西?”夏错微皱着眉,似是吞咽着什么,缓了半饷轻轻开口道,“我的血可解百毒,夏将军无事了。”讲罢夏错绕开夏康平的手慢慢朝门口处走着,不想没走出几步足下一个踉跄将摔在地上,随之一口血猛地咳出。-夏康平一愣,来不及多想,猛地上前扶起夏错。“你如何了?”夏康平将夏错扶到一旁的椅子上,站在一旁,惊诧于刚才触手冰凉,不知该讲些什么。夏错半倚在扶手上,一手死死抓着胸口处,刻意放缓却依旧粗重的呼吸,紧锁着眉头,无不显示夏错正在忍着巨大的痛楚。“……但是我刚才伤到你了?我去叫个大夫来给你看看吧。”“不用了,”夏错满不在乎的扯了扯嘴角,“就你,还伤不到我,况且我自己就是大夫,还找什么大夫。”讲着夏错强撑着起身朝门外走去。--夏康平本是好心关怀,却被夏错一顿抢白,便也懒得理他,只是一心守着夏祁山。入夜时分夏祁山便醒了过来,只是躯体颇为虚弱,只是听了夏康平讲了这几日发生的情况便有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康平。”夏康平揉了揉眼睛,才发觉天都已然大亮了。“康平为父没事了,你这几日想必也没有好好休息,快回去睡吧,这个地方有他们候着就行了。”“父亲,我……”“你这孩子,为父讲话不行使了是吗?”夏康平站起身点点头,“那您好好休息,宝贝儿先告退了。”--夏康平半生戎马,这几日虽是昏睡着却依然躺的浑身酸疼,现在毒差不多解了,便再也在床上躺不住。“夏全,叫厨房那边去备着点吃食,康平若是睡醒便给他送去,就不等到时候再做了。”“是”“……夏错呢?”“夏错少爷昨日就回西苑了,一直都没出来。”“去叫他过来用早膳吧。”“是。”“等下,”夏祁山抬手叫住夏全,“他受伤了?”“这小的就不知了,只是小的瞧着夏错少爷昨日回西苑时是有些虚弱。”“罢了,叫人去带上早膳,去西苑看看吧。”“是”-夏祁山进门时,只见夏错盘膝坐在床上做了个收式。应该是夏错正在打坐调息,夏祁山还未进院便听到了响声,便收敛了内息。夏错见到夏祁山略一愣,忙站起身,略一犹豫,俯身行礼道,“夏将军。”-夏祁山点点头,“起来吧,我给你带了早膳,吃些吧。”“谢夏将军。”夏错站起身走到桌边看着夏祁山犹豫着,“……夏将军,可否让夏错给您号个脉?”夏祁山一笑,将手腕伸出,夏错双手握了握才小心翼翼的将手搭在夏祁山手腕上。-片刻,夏错长出一口气,刚要收回手,不想夏祁山竟反手握住了夏错的手,“怎的手这么凉?”夏错一慌猛地将手抽了出来,愣了半响,偷眼打量着夏祁山的神色,低声回道,“回将军,天生的。”“身子如何样了?听康平讲,怎还无端的吐了血?”“……调息了一个晚上,差不多无事了。”“罢了,早膳随我回……”夏祁山话未讲完便被外头的小厮打断了。“老爷,靖王殿下到了。”“这么早?”夏祁山一愣,看了看夏错,一顿道,“用早膳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10: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事实上我就是突然想到如何能在手机潇湘溪苑撅好羞耻罚上也保持分段。。然后过来试试。。目前看效果还不错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地图|宝宝家园

GMT+8, 2017-10-18 02:44 , Processed in 0.08160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宝宝家园 本站所收录作品,均是来源于网友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删除。 邮箱:baobaohomespank@163.com

© 2003-2017 spank_spank视频_spank小说_spank网站_sp论坛_宝宝家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