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88|回复: 27

【潇湘溪苑】【原创】我才是你儿子(父子,只管甜)

[复制链接]

1

主题

28

帖子

5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9
发表于 2017-8-18 13:4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近突然有了一个无可抑制的脑洞觉得特别特别想写哈哈哈哈,因此连忙给予行动申请了个小号哈哈哈哈!!!!!总体来讲,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小孩互换了潇湘溪苑豪门大哥罚弟灵魂的故事,下面会放大概文案。依照我第一段的描述,你应该明白,确信会甜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鞠躬



4542962f07082838130e7357b299a9014c08f12b.jpg

4542962f07082838130e7357b299a9014c08f12b.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8

帖子

5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9
 楼主| 发表于 2017-8-18 13:4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概是文案的东西,咳咳。【1】“我收养你你还打我宝贝儿?”“他不是你宝贝儿!”“哦?”“确实,他,他,他,不是你宝贝儿......”“他不是,你是吗?”“我..我..”“你觉得我会信吗?”“但是,我...我...”“我信。”“啊?”“我信,你是我宝贝儿。”“啊!?”“啊什么?傻了?”“不是啊,你宝贝儿不长我如此啊!?”“那长我宝贝儿那样的你不讲了不是我宝贝儿嘛!”文昱煊当机了...他爸如何会轻易地相信如此奇妙的情况呢...【2】“爸爸你如何打他呢!你往常从来不打我的!”“现在那人不是不是你吗?”“潇湘溪苑撅好羞耻罚但是!那是我的屁股啊!”“疼的不是你啊!”“你还你还!你还眼睁睁看着他把裤子脱了!我都初中了!都十岁了!哪有这么大了还这么打小孩的啊!”“你不讲了嘛那是你的屁股啊,这要是不脱了裤子我打坏了如何办?宝贝你明白的,我从来没打过你,没经验啊!让他疼没关系,但你的屁股,不能坏,乖,你又不疼,哭啥嘛对吧?”文昱煊又当机了,他爸...一本正经讲着如此腹黑的话跟往常把他捧在手内心的模样一点都不像...【三】“你又打我,你又要打我,你往常都不打我的...呜呜呜..”“往常你也不这么讨打啊,换了个躯体就不是你的了是吧,就用劲折腾!”“啊疼啊!”“反正不是你的屁股,打坏就打坏了...”“呜呜呜但是现在疼的是我啊...是你家宝贝啊...”“因此我觉得这是天赐的机会啊,往常舍不得碰你,现在反正碰了也不是你的皮肉,而且,这小孩皮肉结实,不像你,碰一下就乌青,不耐打。”文昱煊在嚎叫的同时再一次当机了...谁能告诉他,原来那个温柔的不像话的爸爸是不是也跟人互换了灵魂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8

帖子

5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9
 楼主| 发表于 2017-8-18 13:4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早上发的帖...结果被系统删帖封号,到现在才能够发,我确实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8

帖子

5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9
 楼主| 发表于 2017-8-18 13:49:20 | 显示全部楼层
【1】我帅的无与伦比的脸呢!突然发觉自己不是自己,而真实的自己居然躺在隔壁病房里的时候,文昱煊觉得自己大概是要死了浮现了幻觉。他站在外头的走廊上看着大夫进来又出去,然后又看着出差在外的爸爸突然急匆匆地冲进来差点撞翻护士的盒子,最后他看着平常帅气无比事业有成的他爸坐在隔壁病房的病床前抹眼泪,讲着:“宝啊,你可不能吓爸爸啊。”他内心一阵酸楚,他居然让平常那么帅笑起来那么温暖的爸爸哭了,真是太不应该了。再然后他终于发觉了不对劲,因为隔壁的自己居然醒过来了,诶诶诶你不是要死了吗?回光返照吗?呸呸呸!哪有诅咒自己死的?等等!因此原来自己没有快死啊!“周天!你如何自己跑出来了!抓紧回去!”周天?什么破名字,我还周六呢!诶等等你拽我干嘛?我是周天!?面对护士一脸看智障的表情,文昱煊抖动着手拿过了病床床足的记录表。姓名,周天,年龄,13。“难道是失忆了?”旁边的女护士狐疑地嘀咕起来,却也没理会他,看着男孩愣怔地坐回床上,便也放心地出了门。出门遇上隔壁房的女护士,两人攀谈起来,对方有些惋惜地道:“长得多好啊这小男孩,据讲啊还特别聪慧,十岁就上初一了,他爸这么帅,长大以后确信是个妖孽啊,谁明白碰上这么狗血的剧情,连他爸都不认识了。”“咋了啊?被车撞失忆了啊?”“对啊!给他爸心疼的啊,那么帅的男人掉眼泪可把我也心酸死了!”“诶我那个刚好似也不明白自己名字诶?”“确实假的,电视剧么这是?”“哈哈哈谁明白呢,只是我那个没你那个幸运,没爸不讲,长得也普一般通,一孤儿院里的孩子,没事了就该抓紧安排他出院了。”文昱煊有些愣怔地看着镜子里自己现在这张脸,由惊奇到面如死灰再到暴走。我那张帅的无与伦比的脸呢!啊啊啊!这是谁啊!如何长成如此啊!又黑又土的!文昱煊终于意识到原来这不是梦,他也不是灵魂出窍随便找了个人附上,而是,他好似...奇妙地跟某个人互换了躯体...等等,文昱煊擦了擦镜子,这人好似有点眼熟啊?这不是...快被车撞上的那人么?经历终于回笼,文昱煊想起了发生在这之前的情况。他记得他去武馆练武来着,然后如何了来着。文昱煊适应性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紧接着他有些嫌恶地咦了一声,什么头发能够油成如此啊我的天!对然后他在马路上看见了一辆外形奇特的车子,他被吸引了注意力,正专注观赏车子的时候突然看见车前方有个男生,他赶紧喊了一声,结果人就跟听不见似的。千钧一发之际,身为良好小青年的他毅然地冲了上去打算把人推走,再帅气地自己退回来,谁明白人纹丝不动,他使出习武的力气才把人推走一点距离,然后,就不记得了...啊!文昱煊仰天,噢不,仰天花板长啸。见义勇为做个好孩子容易么?他指着镜子里的人骂,你是不是就想死啊!还拉上了我!你有毛病吧?“周天!换药!”周什么天啊!老子叫文昱煊!文昱煊恨恨地走出卫生间,皱着眉头噘着嘴看着拿着药盘子的女护士。好吧,女护士毫无反应。文昱煊扶额,也对,就这张脸卖什么萌。文昱煊是他爸给起的名,两个字基本上太阳和光明的意思,他爸讲,他的出生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光明,尽管,他一出生,他妈就跑了。他爸被女的做了备胎,生完孩子就跑了,美其名曰要查找她自己的幸福,挺惨的,但幸好,孩子依然亲生的,而且越长越像他,也就没那么惨。讲起来,他爸该是能够怨他的,按照电视剧的展开套路,他爸应该把对女的的怨转到他的身上。惊奇的是,他爸从小到大把他捧在手内心,在他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就告诉他,他不可能再娶,他也不用怕会再有弟弟妹妹,此生父子相依。他也争气,一直以来自诩懂事的很,固然,间或淘气是天性不是,有他爸这么惯着宠着不淘气一些都对不起他爸,淘气的时候他爸也适应纵着他,从小到大都被人讲,你爸要再这么惯着你迟早宠坏了。就这么宠着,还宠出个爽朗可爱的天才小男孩,六岁不到上了一年级,一不小心跳了两级,因此十岁不到上了初一。结果,初一没上两个月遇上车祸了...啊啊啊啊!一定是上天妒忌啊!妒忌妒忌我长得像我爸这么好看!妒忌我智商高!妒忌我这么棒!文昱煊倒在病床上,开我把所有的荒唐写下,把最好的年华给你。始捋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8

帖子

5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9
 楼主| 发表于 2017-8-18 13:50:12 | 显示全部楼层
【2】把我的脸还给我觉得自己捋清晰了前因后果的文昱煊起身出了病房,结果正好撞见隔壁房出门的男人,文烨磊,也就是,他爸。“爸爸!”文昱煊脱口而出。文烨磊抬头,看着眼前陌生的男生露出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紧接着冷漠地走了。他爸心情不太好。文昱煊得出结论。也是,他宝贝宝贝儿出车祸了估测依然放下工作回来的,心情能好才怪。但是文昱煊依然有些难过,他爸从来不可能对他这么冷漠。诶等等?固然应该冷漠了,这脸不是我的啊!因此文昱煊又莫名快乐起来,甩着手臂进了隔壁病房。潇湘溪苑妻主惩罚正夫刚刚看着以为是灵异事件一切理所应当,这会看着可就不如何好了...当你看着你的脸在你对面一脸惊异地看着你的时候,那种感受...十岁不到的文昱煊尽管自诩聪慧绝顶可也形容不出这种感受,那种浑身鸡皮疙瘩蹭蹭往外冒的感受让他不禁一抖。“你是...我?”床上的文昱煊有些唯唯诺诺地颤声问道。“你是周天吗?”相比之下,文昱煊显得有些淡定...尽管不明白为什么...“你是谁?”“文昱煊。”“你为什么...变成了我?”“我如何明白啊!我不就想救你吗?结果一醒来就如此了!”好吧...淡定是装出来的,文昱煊暴走了...“你救我干嘛,我就想死...”用着我这张如何看如何阳光可爱的脸摆出如此一副生无可恋的消极模样确实是...文昱煊狠狠地抓了抓头上油不拉几的头发,冲床上的人道:“你要死我早告诉我嘛!我救你干嘛啊!结果现在把我自己搭到里面去了!”文昱煊在病房里转着圈,最后指着床上的人道:“把我的脸还给我!”文昱煊转着圈的功夫,周天窝在被子里总算搞清晰了情况始末,对方讲出这句话后,他盯着眼前的自己,看了好一会,终于缓缓道:“不。”“什么?”文昱煊一怔。“我不明白如何还给你,就算明白,我也不要还给你。现在,我就是你。”躺在床上的人还有些虚弱,显然两个受车祸的人,把人推走的那个受到了更大的冲击,但这话却讲的字字清楚,特别坚决。“你什么意思。”冷意从足底冲上头顶,文昱煊从来没有面对过如此的冷意,那人没有奸笑,也没有恶毒的表情,但是带给他的恐惧却比他看恐惧片更甚。“你既然救了我,就让我做一下你不行吗?你有那么好的爸爸,那么精彩的人一辈子,老天给我机会,我应该把握不是吗?”是的,就在刚刚的几分钟他就想清晰了,他周天不是个坏小孩,但面对如此的情况,他就是想,拥有一下如此的人一辈子,哪怕,只是临时。“你瞒只是我爸的。”文昱煊平复道。“我失忆了就什么都能够。”“你觉得我会就如此放任你欺骗我爸吗?”文昱煊握紧了拳头。“假如你告诉他,我就会损害那个躯体,我本来就不想活了,再死一次又如何样,然而你,”周天笑了笑,顶着文昱煊的脸使他的笑变得有些许单纯,与他讲出来的话不太符合,“就再也变不回去了。”平复,平复,文昱煊握着拳头告诉自己,那是我的躯体,打坏了是我的,是我的!靠!文昱煊一拳砸上了床。文烨磊推门而入。“你在我们病房里干嘛?我告诉你,情况的始末我都了解了,就是因为你我宝贝儿现在才会躺在这个地方,我不想怪你,然而你要是再如此浮现在我面前我真怕我对你做出什么情况来!”文烨磊语气不善地对屋里顶着周天的脸的文昱煊道。“爸爸。”床上的“文昱煊”有些喏喏地开口。“哎宝贝啊!你总算喊爸爸了!想起爸爸了吗?”文烨磊闻言连忙忘了病房里的另一个人,全身心投入到了病床上的人身上。背着文烨磊,周天对着文昱煊指了指身上的针头,那意思不言而喻。文昱煊有些气恼地回了自己房间,终于,哭了,哭的上气不接小气。什么事啊!自己的爸爸变成了不人的爸爸还对我这么凶!见义勇为救回这么个人!我是谁啊!我如何办啊!啊啊啊啊!爸爸啊!你的宝贝在这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8

帖子

5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9
 楼主| 发表于 2017-8-18 13:50: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爸爸你收养他吧文昱煊终于明白了周天为什么会想死。当他翌日被人接出院,回到那个所谓孤儿院,见识了他大概凤毛麟角的生活境况之后。他回到所谓的自己的宿舍,事实上应该就是自己的一张床,里面拥挤地摆着好几张上下床,这会却没有人。他在周天的床上坐下,翻看起他摆在床上的书本,初一,啊,看来他跟我读一个年级啊...十七中,这不是那个混混云集的学校么...周天的东西很少,他没翻两下就翻完了,然后就没什么事了,因此他躺下来预备好好考虑以后如何办,这个地方没一个人他认识,他绝对不可能确实任由那个叫什么周天的人一直顶着他的身份生活的!他觉得他得去找那辆车,撞了人确信有记录,这事确信跟那辆车有关系,得先搞清晰为什么会互换才能换回来啊。想着想着他闭上了眼。“臭小子你还明白回来!”文昱煊刚迷迷糊糊要睡着耳旁响起一声响亮的男声,他被吓的翻身就坐起来了。一个四五十岁模样的男人,留着胡子,皱着眉头正狠狠地盯着他看,看着凶神恶煞的。“你是?”“哟真失忆啦?连我都不认识啦?”男人露出有些猥琐的笑容,一步步逼近文昱煊,紧接着收起笑容一巴掌就重重地落在文昱煊,不,周天的脸上,恶狠狠道,“装什么失忆呢!你是想自杀吧!有车来了不躲,外头都在传我孤儿院虐待了你让你想自杀还让救你的人一块出了车祸,你厉害啊!”“你凭什么打我!”打在周天脸上,疼的是现在的文昱煊,从小娇生惯养的他何曾挨过打,直截了当就怒了。“哎呦!看来是真失忆了啊!那我得让你好好回忆回忆。”男人讲着就伸手抓住了文昱煊胳膊,文昱煊打小练武,武术功底相当强,反手就躲开了对方的手再一抬腿就把人踢到了床上。“艹!”男人愤然转身,气的整张脸都扭曲了。“你等着!等会就让你恢复经历!”五分钟后,男人带着五六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重新冲进宿舍。靠!以多欺少算什么本领!因此,显然,文昱煊落败,一路骂着人被架进了一个小房间。再然后...额...现在不是新社会了么...当他被绑在一张条凳上的时候他怀疑自己穿越了...他甚至有些好奇地打量起了那个小房间。“啊啊啊你变态啊!脱人裤子干嘛!打就打!谁怕谁啊!”裤子突然被人粗暴地拽下来,文昱煊才有些惊慌地喊起来,他长这么大,除了他爸,还没人看过他光屁股呢!哦不对,文昱煊突然安静下来,这不是他的屁股,是那**的!那看就看吧,哼!“帮你恢复经历呢!”男人手持皮带从青年身后轻轻划过,紧接着挥手毫不留情地抽下来,用了七成力道的皮带破空而下,落在底下裸露的皮肉上,一道惨白之后瞬间隆起一道红痕。脑子一片空白,四周所有的声音仿佛都没了,文昱煊有些懵,第二道声音嗖的一声在身后浮现的时候,他才终于反应过来,不是我的屁股!但现在疼的是我啊!“啊!”文昱煊发出有些凄厉的惨叫,眼里顿时迸出泪来,他无法想象有人能够如此打孩子,他开始挣扎起来,但绳子绑的很紧,他全然无法动弹,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文昱煊觉得身后一下下的确实如刀般在把他的肉一块块往下割。他没受过如此的疼,从来没受过,身后皮带抽打的声音依然一下下响起,他意识有些游离起来,这皮肉本来就不是他的,可这疼又丝毫躲不开,也不明白这**的屁股现在如何样了,不可能打出血了吧,靠,这是虐待吧,怪不得要自杀呢!我现在也想自杀!“看来是真失了忆啊,还会叫会哭了,往常打你就跟打死鱼似的一点劲没有。”男人大概有些兴奋起来,伴随着这话,手下皮带甚至把那留了的三分力气也加了到里面去,十足十的一记落下来,确实让那薄皮出了血。“啊!!!”这么疼如何不叫啊这叫周天的是木头吗!识时务者为俊杰,文昱煊开始发出惨叫以外的声音,“不要打了!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不要打了!”“出了个车祸确实比往常可爱很多嘛...”男人俯身下来,看见男孩流了满脸的泪,潇湘汐苑mf逃跑5年找回不由生出不忍之心,伸手抚了男孩脸上的泪后捏住了他的下巴,“你往常要是有这么识相,少挨多少打!”看来这人确实是被这恶魔打大的,天...如何没被打死?内心这么想着,文昱煊面上依然露出了颇为悲伤的表情,眼里的泪依然簌簌地往下落,嘴里道:“不打了,太疼了!”男人明显一怔,心下做出推断,这人大概是真失忆了,求饶这种情况,懂事之后这依然破天荒头一遭,又看了看男孩身后,看着也的确是够了,因此,给人松了绑。“我能就待在这么?”文昱煊有些悲伤兮兮地道,“太疼了,不想走...”“......”男人用甚是费解的眼神看了男孩一眼,男孩难道还一脸单纯地盯着他看,初看可爱,再看就不行了,因此他举了举手里的皮带,有些嫌恶地道,“不想走就接着打!”文昱煊瞬间呲牙咧嘴地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8

帖子

5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9
 楼主| 发表于 2017-8-18 13:51:22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后的一个星期,文昱煊觉得他自己看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这个地方的小孩,嗯,很奇妙,特别奇妙,一点都不像他学校里那些小孩。哪有小孩听到要挨打就乖乖脱裤子趴好,还不哭不闹的啊!哪有小孩排着队给人打的啊!后来,有个据讲是周天朋友的人告诉他,跑也跑不掉,乖一点讲不定还能挨的少一点,反正三天两头都得打,皮也打厚了。这倒是,文昱煊对皮打厚了很是赞同,因为周天的屁股挨了那么重的打居然不到一个星期就好似没什么感受了...跟他那个磕着碰着就乌青好几天的皮肉比确实是太皮实了。看来这个地方的人是都被打傻了,文昱煊最后得出结论,并在内心暗暗下了一个颇为伟大的决心,在找那辆车前,依然先这个地方的小孩给拯救了吧。但是拯救这事却没有轮到他,他还没实施收集证据这一步呢,突然就有警察冲了进来。然后,他看见了跟随警察进来的文烨磊,和,他身后坐在轮椅上的他自己。文烨磊没有看他一眼,在警察处理的时候一直一脸关切地对着轮椅上的假宝贝儿嘘寒问暖的,倒是轮椅上那人时不时就瞟他一眼,眼神也讲不上带着什么情绪,也没得意之类的就是了。然而,文昱煊依然很不争气地,哭了。爸爸疼不人了,我没人疼了,还被人打了一顿,尽管打的不是我的躯体吧,但是我好疼啊,我爸居然还看不出这是个假宝贝儿,白喊你这么多年爸爸了,白冲你撒娇了十年了,宝贝儿是假的你都发觉不了。哼!你不发觉我还不告诉你了!就看看你什么时候才会发觉!发觉不了我也不做你宝贝儿了!坏爸爸!一点都不争气!文昱煊哭着哭着...赌起了气...所有小孩都要被安排到另一个福利院,文昱煊陷在赌气的情绪里看着文烨磊不情愿走,文烨磊却依然只看着轮椅上那个小孩。“爸爸。”文昱煊听见周天讲,“你收养潇湘汐苑惩罚夹子香拜他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8

帖子

5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9
 楼主| 发表于 2017-8-18 13: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四】他不是我宝贝儿,难道你是吗文昱煊领先从那辆他一直坐的车子上下来,在一旁神色复杂地看着文烨磊抱着周天下来。文烨磊一直没跟他讲话,也不拿正眼看他,收养只是顺着宝贝儿的意罢了。文昱煊觉得自己事实上也不该怪他爸,他爸从来都顺着他,这会对周天的所有好只是也就是他对自己的疼爱罢了,如此想着,文昱煊内心就略微好受点了。没方法,文昱煊打小就乐观,很容易快乐,因此看着文烨磊抱下周天后,大概关于后备箱的轮椅有些不明白如何办,他甚至还蹦跳着就去帮人把轮椅拿了下来,拿着轮椅对着文烨磊笑的眯起眼睛。文烨磊和他怀里的周天一起呆了。周天才发觉,原来自己这张脸也能够露出如此单纯无害的笑,那样真诚,自己居然,会有如此可爱的时候。文烨磊眼神闪躲了一下,紧接着把周天抱进轮椅坐着,吩咐两人先等着自己去停车。“你如何样啊?”坐在轮椅上的周天语气平淡地问正站着对远去的车恋恋不舍的文昱煊。“什么如何样?”文昱煊内心一门心思想着他爸,随口回道。“这一个多星期啊,过得如何样?”“噢!”文昱煊转过头来,冲人抱怨,“你们那破院长也太暴力了吧!回去第一天就揍了我一顿,一个星期才消下去点!你往常如何过来的!”“才一个星期啊...”周天露出黯然的神色,又冷笑了一声,“犯这么大事,我以为起码要被打晕了呢。”“哈?”文昱煊没反应过来,他觉得那差不多是惨无人道了,又看见自己这张脸露出这种表情,不由皱眉道,“你能不能不老用我的脸做出如此的表情啊,以后换回来我不可能笑了如何办?”周天抬头,探究地盯着那张他再熟悉只是的脸,平静地道:“不可能,你现在这张脸我都十来年没笑了,你现在依然会笑。”“天哪...你到底...是如何活到现在的啊?”文昱煊震惊地讲不出话来,连脸都仿佛扭曲了,“我后来才发觉,你身上好多疤,也是被那儿的人打的吧?只是现在好了,他们都被抓了,以后不可能挨打了。我得帮你查一查,如何去疤,不然我现在自己摸着都膈应。”“你才是...”怎么样长大到现在的啊?最后半句周天没有讲出口,他不得不承认,那个小孩,就算他想模仿,他也模仿不来。明明应该生气、委屈、无助的吧?自己的生活被不人顶替着,自己的爸爸被不人霸占着,依然因为见义勇为要救人一命,如何想也应该对自己恨之入骨才对。可这小孩,居然在认真地考虑如何去他身上的疤?这是什么脑回路?远远地看见文烨磊从停车场那边走过来,周天又对着明显因为看见文烨磊而整个人焕发光彩的文昱煊道:“我提醒你,不让他发觉你的身份,不然,我就从你们家窗户跳下去。”什么叫受制于人!什么叫光足的不怕穿鞋的!文昱煊瞬间气的失去了满目的光彩,并在内心对自己的躯体讲了好几句对不起,对不起,居然让这么可爱帅气的你变得这么讨人厌,对不起对不起,因此一直到进门,他都一直咬牙切齿地看着那两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背影。进门之后,他看见熟悉的家门,却又再一次平复了心情。嗯...不管如何样,回家了啊...“你以后就睡客房,我会先帮你联系学校,尽量让你和煊煊念一所学校,然而煊煊躯体还得再请假一个月,这一个月我会请老师来家里,到时候你一起上。”文昱煊正打量着那个半月未见的家,就听文烨磊用着公事公办的语气讲出安排。“噢。”“收养你但你不能喊我爸,我只有煊煊这一个宝贝儿,以后,喊我叔叔。”文烨磊又道。文昱煊内心突然发起酸来,紧接着眼眶就红了,他一向不太容易隐藏情绪,特不是面对他爸的时候。他爸多爱他啊!文昱煊内心又酸又感动。但是这么爱他的他爸却发觉不了他才是真宝贝儿!文昱煊把夺眶而出的眼泪憋了回去,蛮有脾气地冲人冷潇湘汐苑王妃闯祸挨打淡地回了句,好的,叔叔。末了,他又朝人鞠了个躬,在暗处冲他爸咬牙切齿地骂了一阵,再一抬头,却是恰到好处一微笑,甜甜地讲了一声:“感谢您!”周天再一次看呆了,那个小孩确实就跟他的名字一般,只要他情愿,一言一行便如太阳般和煦耀眼。他想着低头暗淡了神色,如此的小孩,哪里是他的灵魂能够代替的呢?文烨磊紧接着就去煮饭了,晚饭的饭桌上做的基本上文昱煊爱吃的菜,因此,某小孩不记得了所有应该生气的东西,也不记得了他现在只是个被人收养的,吃的特别快乐,丝毫不拘谨,另一边的周天却显然没什么胃口,吃的安安静静的,一小口一小口,还大概难以下咽的模样。“如何依然不想吃啊?”文烨磊有些着急,“这都出来好几天了,这些菜基本上你爱吃的,如何就不吃了呢?”周天听着这关切的话,抬头看见对面那个自己嘴里含着块肉,一嘴油腻地盯着他看,心想,看来的确基本上他爱吃的...“爸爸我不太想吃...我想回房间了...”周天讲着便给轮椅换了个方向。“那如何行!营养跟不上如何好啊!必须吃!”文烨磊难得强硬了语气,一旁真正的文昱煊眨了瞬间,有些惊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8

帖子

5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9
 楼主| 发表于 2017-8-18 13:5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昱煊很挑食,从小就挑,固然,他爸惯的。他爸惯他的方式却不是顺着他,而是,想着法把他讨厌的那些吃食做成看不出来的模样,等他讲着好吃的时候再告诉他食物的本来面目,这导致的结果就是,文烨磊做的所有吃的,文昱煊再也没有挑过,然而,不是文烨磊做的,该不爱吃的他依然不爱吃。他惊奇是因为,他爸很久没有对他有如此强硬的时候了,因为比起吃硬,他更容易吃软的,他爸比谁都清晰,既然这会如此强硬,就讲明,软的他都试过了,没用,这是被逼急了。可周天没什么视力,也不怪他,他不了解文烨磊,因此他依然没有停下转动轮椅的手。“文昱煊!”文烨磊一摔筷子,对着小孩吼道。身旁真正的文昱煊一个激灵,不由抖了抖,有多久了,久的他都快忘了,他爸很久很久没有喊他全名了。“对不起爸爸,我确实吃不下了。”周天转过轮椅来,低垂着眉眼,道。那模样,看着有些惹人怜惜,固然,最要紧是缘故是,文昱煊那张脸长得好。“你差不多四天没有好好吃饭了,今天爸爸不能再由着你这么糟蹋自己的躯体,你要是再不吃,爸爸就算打,也要***到里面去。”“啪嗒。”饭桌旁唯一还在吃饭的文昱煊小朋友手一抖,排骨掉在了桌上。他听错了吧?他爸讲要打他?“呃...那个...”文昱煊站起来,有些尴尬地冲文烨磊笑了笑,“叔叔,我来劝...那个...煊煊吧,啊,我劝劝他...”他讲着也不管文烨磊是什么反应,推着周天的轮椅就进了他自己的卧房。文烨磊看着那个本该是陌生人的小孩却准确无误地将轮椅推进了文昱煊的卧房,嘴角一提,有些不可抑制地漏出一抹笑来。“喂!你不不知好歹行吗!我爸那么辛苦做的吃潇湘汐苑惩罚夹子香拜的,你如何能如此啊!你如此他多难过啊!”文昱煊坐到自己的床上对着轮椅上一脸黯淡无光的周天不满道。“有你吃了啊。”周天眼里寂静无波,淡淡地回。“那如何一样!现在你才是我!”“可我确实吃不下。”周天有些无奈,“我的胃口差不多被折腾坏了,看见什么好吃的跟不行吃的基本上一样的,没什么区不。”“那如何一样!我告诉你,你现在用的是我的舌头,我的舌头明白吗?你这舌头在我这呢,没任何问题,这基本上你内心反应,哪有人不明白什么好吃什么不行吃的,这是对中华美食的侮辱你明白吗!”文昱煊站了起来,觉得面前那个人确实是匪夷所思。“我吃了,我只是吃的比较少。”周天终于有些好心地替自己辩解道。“那也不行,你没到达我平常的饭量,你把我饿坏了如何办?”“那你把我撑坏了如何办?”“我又不是傻子!还能把你撑坏了!”文昱煊觉得他的智商受到了侮辱,伸手就抓住了周天的衣领子,有些恶狠狠地道,“我讲你是不是蠢啊,你不是讲不让我爸发觉吗?你如此他能不怀疑?快点好好吃饭!不许惹我爸生气!更不许把我饿坏了!不然,不然,”“不然你要怎么样?”周天突然觉得有点好笑,装了那个小孩灵魂的自己眼里居然没有了戾气,连装狠都有些可爱。“不然...”文昱煊咬着牙思索了好一会,最后一跺足道,“不然我就折腾你的躯体!”“哈?”“反正你的躯体在我这,你要是把我饿坏了,我就把你撑坏!哼!”“......”周天觉得,即使从不人口里不停听到那个小孩多么多么聪慧,跟他差了三岁却跟他一样念初一,可现在,如何看都只是一个小屁孩啊...威胁的话语一点都没有震慑力,然而,还蛮可爱,还挺想跟他做朋友的。“你听到了没啊?”文昱煊见人没反应,踹了踹轮椅。“好吧...”周天点了点头,却突然眼珠子一转,变成了一副胆小胆怯的模样,缩着身子有些胆怯地看着他,文昱煊一脸莫名,一句“如何啦”还没出口,就发觉原来卧房的门差不多被打开了,而他爸文烨磊急急忙忙冲进来,捧着轮椅上小孩的脸急道:“如何了啊?”文昱煊明白,他爸确信是没听到什么的,为了保证他睡觉和学习的绝对安静,他的卧房隔音效果极好,他看向轮椅上的人,那人居然冲他有些狡黠地歪了歪嘴。周天在孤儿院长大,警惕性极强,门锁被扭开的时候文昱煊自然没有意识到,他却心领神会,只一瞬便突然躯体先于脑子干了这么件事,这种事孤儿院里常有人干,往常他不屑,这会也不明白是不是仗着文昱煊的躯体突然便有恃无恐了起来。戏差不多开始演了,自然不能半途而废,因此周天缩着颈项,有些战战兢兢地道:“他要打我。”到的后来,竟有了哭腔,周天边演边想,好似有点过。然而效果很好,爱子心切的文烨磊抱着人脑袋温言安慰了好一会,也丝毫没了之前的怒意,一起身却对着身后正呆滞看戏的文昱煊射出一道凌厉的光来,冷声道:“你跟我来!”我这是演电视剧吗?文昱煊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不可思议的笑意,跟着文烨磊离开了卧房。文烨磊带着文昱煊进了书房,书房的隔音跟文昱煊的卧房一样,一进屋外头便什么都听不到了。文昱煊差点就跟寻常一样直截了当就想大咧咧往书房的沙发上躺,那是他平常在文烨磊办公的时候经常做的情况,足步刚迈出去总算意识到自己现在不是文昱煊,因此堪堪停在了进门的位置,一转身看到文烨磊在他进门后反锁了房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8

帖子

5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9
 楼主| 发表于 2017-8-18 13: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收养你,你却打我宝贝儿。”文烨磊靠在书桌上,对着面前的青年有些冷冷地开口。文昱煊抿紧了唇,身子两侧的手不自觉握了拳,好想讲,好想讲,我才是你宝贝儿啊,但是,那人真跳楼了如何办?那我不是英年早逝了吗?“讲话,你打他干嘛?”文烨磊有些不耐地接着道。“你不是也想打他吗?”文昱煊一抬头这么句话不经大脑冲口而出。文烨磊眉眼一跳:“我是他爸!你算谁?”“我......”文昱煊语塞,他算谁?“害我宝贝儿进了医院的人,害他足受伤只能坐轮椅的人,我宝贝儿好心,看你悲伤让我收养你,你居然还有脸打他?”文烨磊这辈子没讲过这么刻薄的话,讲完不禁有些不自在地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受不了!受不了!文昱煊眼眶一热就想哭,果然这种情况跟躯体是无关的,依然跟内里的灵魂有关系,听着他爸居然用着这种语气对他讲如此的话,他好委屈啊...“收养了你,你就该抱着感恩的心,孤儿院里出来的小孩是都如此不知好歹吗?”啊啊啊啊!文昱煊一抬头,一握拳,红着眼,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他不是你宝贝儿!”“哦?”文烨磊一挑眉,又举着杯子喝了口水,杯身掩盖了他嘴角抑制不住的得逞笑意。文昱煊有些慌,他爸这是什么反应啊,他都抱着英年早逝的风险跟他讲了他这是什么反应啊,居然还淡定地喝水,再不济不是应该把他看成疯子嘲笑一下吗?因此他接下来的话变得有些心虚起来:“确实,确实,他确实不是你宝贝儿,你相信我...”文烨磊放下杯子,盯着文昱煊,噢不,周天的眼睛,直到人受不住闪躲了目光,他才一字一句问道:“他不是我宝贝儿,难道你是吗?”呃...我爸如何这么聪慧?文昱煊被这一讲就中的问句问的一滞,顿时讲不出完整的话来:“我...我...”“你觉得我会信吗?”“但是...我...”文烨磊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打量面前有些无措的小孩,眼见人好似确实急得快哭出来了,他才松开双臂坚决了目光,接着道:“我信。”“啊?”文昱煊呆了,双目圆睁,愣怔地看着他爸。文烨磊叹了口气,这副模样,不是他宝贝儿又是谁?因此他一字一顿重复道:“我讲,我信,你是我宝贝儿。”“啊?”文昱煊加大了音量愈加不可置信。“啊什么,傻了啊?”“不是啊!你宝贝儿不长如此啊!”“那你不是讲长我宝贝儿那样的不是我宝贝儿嘛!”文昱潇湘溪苑 扒开 屁眼煊完全当机了...他爸的同意能力如何这么强啊,这么奇妙的情况讲出来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他爸居然就如此信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地图|宝宝家园

GMT+8, 2017-10-17 10:07 , Processed in 0.08865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宝宝家园 本站所收录作品,均是来源于网友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删除。 邮箱:baobaohomespank@163.com

© 2003-2017 spank_spank视频_spank小说_spank网站_sp论坛_宝宝家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