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29|回复: 1

爸爸轻一点

[复制链接]

168

主题

294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003
发表于 2017-5-1 21:0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一,我很少关注在学校里怎样,但不代表我不管你。既然做错了事,就应该承受相应的代价。”
        没有威胁,没有呵斥,林文圳只是淡淡地看着面前轻咬下唇的小人儿。
        林一今年十三岁,叛逆期只是刚冒了个头而已,性子还是如他母亲一般温和,平日里最是懂事乖巧不过的,而且林一智商高成绩优异,把同龄人远远甩在了身后。这些林文圳都知道,虽然不说,但是也以林一为骄傲。所以当他得知林一考试作弊的时候,脑子里真的是一片空白,很震惊,也很生气,同时也暗怪自己总忙着应酬把儿子一个人晾在家里,终究疏了管教。
        他相信林一是个知错能改的好孩子,只不过还需要一点手段让他记住不能再犯。
        “对不起,爸爸。我知道错了,怎么罚我都可以,不要生气好不好…呜……”林一怯怯地看着林文圳,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这般精致可怜的小人,林文圳也舍不得教训,何况是自己亲生的骨肉。但有时候硬下心肠是必要的。
        “一一,”林文圳深呼吸几次,向林一说道“爸爸今天要打你屁股,你接受吗?”
        打屁股……?
        林一愣住了。林文圳以前很少体罚他,最多也就是抄书,最后还心疼得不行。打屁股这事,似乎也只有六七岁不懂事时被保姆嬷嬷轻轻拍过几下。
        林文圳说要打,当然不会像嬷嬷那样轻易放过,想到这林一不由缩了缩后面的两团肉,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它们今天要惨了。
        “……接受。”
        得到儿子的答复,林文圳也不废话了,从转椅上起身拉着林一走到沙发边。
        “裤子脱掉。”
        林一红着脸,缓缓地把最外面的牛仔裤剥到大腿根,露出小巧的纯黑平角内裤。
        林文圳坐到沙发上,拍了拍腿,示意林一趴上来。林一生得细腰细腿,只有后面这两团圆润可爱,肉嘟嘟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打上一巴掌。林文圳亲自上手将牛仔裤一直撸到膝窝处,又将他的内裤褪到相同位置,使小屁股完全暴露出来。
        还没挨打,林一就羞得不行了,好歹自己也十三岁了嘛。
        林一呜呜两声,那叫一个委屈。
        “自己说,爸爸打你是不是冤枉了你?”林文圳存心想看看他是否知错了,一边问着一边还轻轻地拍了一记。
        林一伏在他腿上,轻声细语“没有,爸爸打的对。”
        林文圳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但林一是看不到的,只当他还在生气,细瘦的身体在他腿上微微颤抖。
        温热的手掌缓缓贴上臀峰,让林一当即打了个冷颤。可能也是因为林一的体温一向偏低,小臀表面一直是凉冰冰的,但林一很清楚过不了多久它就要变得比父亲的手掌还热,会镀上红润润的色泽,伴随着疼痛与抽泣。
        啪。
        一声脆响,圆嘟嘟的肉儿狠狠一颤,巴掌印子已然烙上了一瓣小臀,正好打在了臀峰上,透出浅浅的粉红。
        “嗯啊……”
        林一到底是没挨过打,一巴掌下来忍不住叫了出来,与此同时心里暗暗叫苦。林文圳可是练过的,手劲不是一般大,打得屁股火辣辣的疼。
        “你可以叫,也可以哭,但是受罚时不许乱动,知道了吗?”
        “知道了。”林一轻声答应着,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爸爸,等一等。”
        “嗯?”
        林一努力抻长了胳膊把沙发上的抱枕揽了过来,死命抱在了怀里。
        心下暗叹,林文圳哪里还不明白,儿子怕疼才要抱着抱枕,可是他还是那么乖,顺从于自己的惩罚。
        “好了。”林一红着脸,说完话就把脸埋到柔软的抱枕上。
        林文圳皱了皱眉,有点不忍,却还是提起力道,重重拍向两瓣娇嫩的臀。
        啪!啪!啪!啪!啪……
        一连串的脆响在臀上炸裂,两瓣软肉被巴掌抽打得颤动不已,红艳艳的肿了薄薄一圈儿。
        林一疼得冷汗直流,眼泪濡湿了抱枕表面的棉布,生生压抑着没有叫喊出来。
        只见那纤细雪白的双腿轻轻颤动着,两团肉在巴掌声中不断凹陷弹起。
        不过二十几下,小臀已经被细细照顾了两三遍,连双丘间的嫩肉也被教训过了。
        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抽打,红润的两团左摇右摆,在巴掌的洗礼中更加红肿了。
        剧烈的疼痛让林一忍不住挣扎,两条细瘦的腿轻轻踢踏着,仍是不敢过分。
        “别动。”
        “嗯……啊!呜——啊,爸爸……”
        林一才答应了一声,巴掌就带着风砸下来了,力道比之前重了不少,把两团因疼痛绞在一起的肉狠狠拍散。
        儿子细软的哭声在林文圳耳边回荡着,他心疼的很,可手上力道却不减,一下接着一下,往红肿得厉害的臀峰上招呼。
        大约打了一百多下,两瓣屁股完全肿了起来,红润润的,如同两只熟透的番茄,娇嫩的臀峰高肿鲜红,布满了血丝,下臀更是被打出淡淡的血砂,淤伤严重。
        林文圳能想象到,接下来的几天内林一都没法安安稳稳地坐在椅子上了。
        惩罚,已经够了。
        林一还没意识到惩罚已经结束了,抽抽搭搭地在林文圳腿上喘着气,屁股火辣辣的疼,好像被一块烙铁烙了个遍。
        林文圳轻柔地抚摸着林一瘦弱的脊背,柔声道:“爸爸不打了。”
        “呜——爸爸,爸爸……”对于从没挨过打的林一而言,这次惩罚真的很重了。挨打时是火辣辣的叠加的疼,挨打后是绵延不绝的从肉里渗出的疼。疼痛混合着之前的惊惧,林一终于失声痛哭起来。
        林文圳把哭成泪人儿的林一扶坐起来,让小臀卡在架空的双腿间以免再受苦楚。他悠悠叹气,揉了揉林一凌乱的发丝,将小脑袋瓜儿埋入自己怀中抚慰。
        “不哭了宝贝,爸爸很心疼的。”
        “呜呜……对不起,爸爸,呜,再也不敢了……”
        林文圳一边应着,一边轻轻按揉林一肿痛的臀肉,尽管动作极尽柔和,还是惹得林一嘶嘶叫疼,扒着他的衬衫领子哭了个底朝天。
        简单处理过后林文圳便将林一抱回他自己的房间,细心地帮他铺好床盖好被子,他又离开林一的房间下楼去取了冰袋,顺便还给侯佳明发了个短信,简单说了情况,询问该用什么药。
        林文圳回到房间时林一因为哭泣开始昏昏欲睡,被敷在屁股上的冰袋冰得清醒了,一脸委屈的看着林文圳。
        “先别睡,不处理好就睡会发烧的。”
        “哦。”
        “一一乖……诶,等等,爸爸出去接个电话。”
        电话来得很快,一接通对面的男声就劈头盖脸地喊道:“卧槽你居然敢打老子的一一宝贝!虽然说是你儿子吧但是你好歹也考虑下我这个干爹吧!”
        “侯医生,你现在应该告诉我该怎么做,除非你想让你的一一宝贝疼死哭死。”
        林文圳不想和他吵,和侯佳明吵架真的很累的而且讲不清道理。
        “靠!你丫的……唉!打成什么样了啊?出血没啊?”
        “没见血。我亲儿子我至于下那么重的手吗?不过红肿得蛮厉害,我现在拿冰袋给他敷着呢,接下来怎么做?”
        “嗯……没出血就好了,不过肿得厉害的话就得揉开肿块了,擦着酒精揉啊!唉,那可就疼了,我的一一宝贝诶……”
        “然后?”
        “上药啊,云南白药最好,没有的话先拿一些治疗淤伤的软药膏代替一下。明天,最多明天晚上,我就能回北京了,到时候我来看一一,情况不好的再做打算。”
        “嗯。谢谢。”
        “甭谢,我是为了我干儿子,可不是为了你。我告诉你,要不是我打不过你,就冲你干这事儿,我就先一竿子把你掘出北京城。”
        “你知道我的,要不是他真的犯错,我也不至于……”
        “都特么是放屁!你儿子多优秀你不知道?他用得着作弊吗?我说你就不能长长脑子吗?哦我知道你有脑子,全用在生意应酬上了是吧,对你儿子上上心吧!”
        “……”
        ……
        林文圳拿着蘸了酒精的药棉在肿痛的小臀上按揉,为了揉开肿块力道很足。但是这回林一没哭得稀里哗啦,他顾不得哭了。
        为了上药方便,林文圳果断地把林一的下半身扒了个精光,想了想又把林一上身仅剩的短袖T恤衫脱了下来,林一可是真正做到了身无寸缕。羞红了脸的林一趴在床上任林文圳折腾,因为害羞,他死死闭着双腿,生怕走光。不巧林文圳正揉到双丘内侧,林一的腿紧紧合拢着,揉伤就很不方便了。
        “一一,放松,把腿分开。”
        “……爸爸,别……”林一委屈地看着林文圳,小嘴撅得老高。
        林文圳轻笑一声,轻轻拍了拍林一的小脑袋,说道:“在爸爸面前也害羞吗?你出生时就被我看光了。”
        “爸爸!嗯唔……”林一又羞又气,扭着头不去理他了,腿却听话地分开了。
        修长的手滑到了臀峰内侧,按揉着被打肿的部分。儿子的皮肤白嫩,小臀更是柔软而富有弹性,虽然从小娇生惯养,但林一并没有像大多数富家孩子一般白白胖胖,反而腰腿纤细,柔软而惹人怜爱。
        林一一米六的身高在同龄人中不算矮,细瘦挺拔的身段,还有遗传自母亲周唯的姣好面容,林文圳可以断定儿子一定大受女孩子欢迎。虽然林一百般遮拦私处,林文圳也还是看到了。淡薄的体毛不仔细看都看不清,性器尚未发育成熟,还是少年人的尺寸,究竟是长大了。
        原来儿子早不是记忆中的奶娃娃了。
        妻子去世已经七年了,自己陪着儿子的时间少之又少,也不知道林一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愧疚感从未如此强烈。
        他能给林一优渥的生活,良好的教育,唯独忽略了孩子最需要的父爱。
        ……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林文圳上完药后才发现林一已经睡熟了。
        林文圳拿过薄被轻轻盖在林一的上半身,又取了毯子把双腿裹上,只露了被教训过的红彤彤的屁股。
        一切处理妥当,他凑过去,细看儿子的面容,和妻子一样姣美,眉眼间又有几分自己的清俊,当真像粉雕玉琢出来的。
        温柔的一吻落在娇嫩的面颊上,轻轻的,极尽爱意。
        似是因为疼痛,那纤长的眉轻轻皱着,看得林文圳好不心疼。
        半晌,侯佳明的电话又来了,他这才离开了林一的卧室。
        ……
        夜色渐渐笼罩下来,林文圳浅浅呷了口茶水,想了想,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准备去看看林一。
        正巧,林一已经醒了过来,静静地趴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爸爸。”看到林文圳进来,林一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黑溜溜的眼睛宛如黑夜中的星辰,清透闪烁。
        儿子的笑容让林文圳安了心,看来儿子并没有因为挨打而对他有了芥蒂。
        还是不放心,林文圳走到他床边坐下来,温柔地抚摸林一那一头柔顺的头发,无意间瞥见红肿的小臀,心里顿时愧疚起来。
        “一一,是爸爸不好,打得太重了。”
        林一摇了摇头,往林文圳的腿边靠了靠,说道“不怪爸爸,是我做错了事情,爸爸没有打错。嗯……应该重重地打……”
        林一越说越羞,后来干脆把小脸埋入双臂间,耳朵都红了。
        就是因为他这么懂事,所以才舍不得啊。
        “晚饭想吃些什么?爸爸带你出去。”
        一听到吃饭,林一的小脑袋瓜弹了起来,可是又很快撅了撅嘴,苦恼地说道:“我这个样子怎么出去嘛……都不敢坐了……”
        “呃……”林文圳有点好笑,又后悔自己打得太重了,只得尴尬地笑着。
        “爸爸给我做饭吃好不好?。”林一往林文圳的腿上蹭了蹭,开始撒娇“什么都可以的,想吃爸爸做的饭~”
        这个……
        林文圳哭笑不得,他一个大财团的总裁,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可要说做饭……
        一言难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75

帖子

36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66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舒适沙发,非常精彩的资源,谢谢大大无私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地图|宝宝家园

GMT+8, 2017-10-18 02:34 , Processed in 0.07249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宝宝家园 本站所收录作品,均是来源于网友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删除。 邮箱:baobaohomespank@163.com

© 2003-2017 spank_spank视频_spank小说_spank网站_sp论坛_宝宝家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