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73|回复: 5

技能交换 

[复制链接]

168

主题

294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003
发表于 2017-5-1 21:0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就要放假了,郭陶很想趁这个假期学点什么东西,但又不想花钱,在网上一搜,郭陶才知道有“技能交换”这个东西,进了技能交换网,注册上传了资料,在同城搜索里,郭陶很快就敲定了一个叫“兔子乖乖”的同性网友,年龄相仿,技能相符,很快,两人加了□□,一聊才知道是sp同好,双方更加满意了,还视频了好几次,恩恩,长相也符合要求,不像是坏人!
         “兔子乖乖”原名叫刘希,假期一开始,两人就制定了详细的学习计划,星期一三在刘希家学爵士和瑜伽,二四在郭陶家学日语和吉他,双方对这个安排都十分满意,并协议承诺道老师对学生有绝对领导权和惩戒权,学生必须无条件服从。事情很快就拉开了帷幕。。2ca65f58e35d9ad4
         星期一。刘希家。
         “今天,我们的课程是爵士舞,那在学爵士舞之前,我先对爵士舞做一个大概的介绍。”刘希一字一句认认真真地讲着。
         “爵士舞是一种急促又富动感的节奏型舞蹈,是属于一种外放性的舞蹈………”郭陶最初还是听得很认真的,但越到后来越困,思想神游在外,飘飘然不知所谓。。
         “郭陶,简述一下爵士舞的起源。”刘希有些略微生气。
         听到自己的名字,郭陶从九天之外穿梭回来。
         “耶?”反问一声。
         “简述爵士舞的起源。”刘希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呃,嗯,我不知道。”郭陶心虚地回答。
         “那说一说爵士舞的特征。”刘希显然想再给郭陶一个机会。
         “特征~~~热情,活泼,愉快,青春~~”郭陶极力找词来形容,不过这个回答在刘希眼里无异于滥竽充数的敷衍。
         课时结束后,刘希带郭陶去了自己的房间,郭陶自然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心里既期待又害怕。
         “把裤子脱了去床上趴着!”一进房间,刘希边锁房门边下了命令。
         郭陶战战兢兢地脱了裤子,红着脸趴在床上。
         “啪!”□□的臀部挨了重重的一巴掌,留下一个清晰的红色五掌印。
         “不知道受罚姿势吗?”刘希怒斥道。
         郭陶拿过两个抱枕垫在身下,屁股被高高地翘了起来,郭陶的屁股圆润白皙,丰满紧实,算的上是少女中的极品,刘希把手停留在最高处的臀峰轻轻拍了拍,细腻的弹性感让她内心欲望膨胀。
         郭陶转头去看自己髙翘的屁股被刘希轻轻拍打,细微的疼痛感祈求更猛的汹涌,脸上红晕更深了一层。
         “啪!”“啪!”两下重击分别打在左右臀。
         突如其来的疼痛引得内心一阵澎湃。
         “啪!”“啪!”右左。
         “啪!”“啪!”左右。
         “啪!”“啪!”右左。
         “啪!”“啪!”左右。
         连续几十次,郭陶的屁股染上一层薄薄的粉红。
         郭陶扭头看了看可爱的粉红的屁股,一张一合的臀缝似乎渴望更多的东西。
         刘希拿来薄木板,二话不说,挥手就打。
         “啪!”木板击打在臀上的声音伴随闷响,不同于手掌的清脆,显得更有力度。
         “啪啪”“啪啪”左右。
         “啪啪”“啪啪”右左。
         “啪啪”“啪啪”左右。
         “啪啪”“啪啪”右左。
         重复十几次,郭陶的屁股成功变成了深粉色,发出“依依呀呀”的闷哼声。
         “啪!啪!啪!啪!啪!啪!~~~”板子有规律地一下一下贯穿臀峰,刘希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啪!啪!啪!啪!啪!~~~~”
         郭陶已经明显感受到疼痛,臀上一片火热,还在不断升温,嘴里哼声不断。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板子毫不章法地打下来,不分数量,不分轻重。
         “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啊~~痛~~”闷哼变成了明叫,郭陶扭动屁股想要闪躲,被刘希按住腰部,手上没有停。
         “啪啪啪啪啪啪~~”“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呃、、呃、啊~”
         又打了十来下,直到郭陶屁股有些微微红肿才停下手。。
         “知道错了没?”刘希问道。
         “知道了。”
         “啪”“错在哪儿?”
         “我不该上课走神。”
         “啪!”“以后还敢不敢了?”刘希凶巴巴地说。
         “不敢了。”郭陶边说边回头看了看自己红肿的屁股。
         一天这么结束了,晚上郭陶自己上药,不是很疼,况且她痛并享受着。
         两人躺在床上,各自回味着并期待明天的到来。
         星期二。郭陶家。
         今天上的是郭陶最拿手的日语,郭陶的日语早就学完了,还去过几次日本,大体交流全不成问题,在日语上,她总是自信满满。
         “好,今天我们就从五十音图学起。”郭陶俨然一副老师的样子,虽然身后还有点隐隐作痛。
         “所谓五十音图就将日语的假名以原音、子音为分类依据所排列出来的一个图表,分为段和行………”郭陶解释地很仔细,刘希也听得很认真。
         “来,跟我读,a i u e o ,ka ki ku ke ko……”郭陶领着刘希读起来。
         待横竖读了十来遍,又交了写法后,郭陶让刘希自己练习读写,半个小时后检查,自己则坐在旁边拿起《绝爱》的动漫再次翻看。
         半小时后,郭陶先让刘希默写了平假名,差强人意,错了十个,又让刘希读音,除了个别几个音,凑合也还行。
         于是乎,刘希被请去了郭陶卧室为错的付出代价。
         郭陶让刘希跪趴在床边,双手撑着床沿,下腰,让屁股尽可能高得撅起,拿出鸡毛掸子,隔着裤子。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连续狠抽了十来下。
         刘希撑住稳着身子不动,郭陶把她的腰又往下按了按,一边伸手拉下她的热裤。
         刘希的屁股不如郭陶的丰腴,略微有些尖,却是一样的紧实白皙,散发少女特有的魅力,此刻刘希的屁股上已经遍布着好几条肿起的红楞印,在白皙上增添了一丝色彩。
         郭陶放下鸡毛掸子,挥起手掌,从空中高高落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像昨天刘希般左右右左。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用尽全力。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几十巴掌下来,刘希的屁股染上了粉红,而郭陶的手也震得微微发麻。
         “咻”地一声,鸡毛掸子带风再一次吻上了刘希的臀。
         “啪啪”两下落在臀腿交界处。
         “啪啪”依次往上。
         “啪啪”再上。
         “啪啪啪啪”臀峰处连续四下。
         “啪啪”。
         “啪啪”往下。
         “啪啪”再下。
         “啪啪啪啪”臀峰。
         “啪啪”下。
         “啪啪”臀腿交界。
         如此来回往复两次,整个臀部布满了深深浅浅的楞印子,规律地并列在红红的屁股上。
         刘希一边转头去看红肿的屁股,一边把屁股翘得更高。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暴风雨突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毫无章法地一下下落在臀腿上。
         “啪啪啪啪啪~~~”接连不断的痛让刘希扭动着屁股,嘴里也发出哼叫声。
         “啪啪啪啪啪~~~”郭陶盯准屁股,每一下都着着实实落在刘希臀上。
         “啪啪啪啪啪啪啪~~~”惩罚仍在继续。
         “啊~~呃~~~”刘希忍不住叫出了声。
         “啪啪啪啪啪啪~~~”
         “啊~~痛~~”伴随这一叫声,郭陶停了手,此时刘希屁股上遍布深深浅浅,颜色不一的楞印,撑着的手也在微微发抖,额头和鼻尖细密的汗珠。
         “这是你错误的代价。”郭陶轻轻说了一句。
         这一晚,刘希自己上了药,摸着臀上一条一条的楞印,痛并快乐着。
         星期三。刘希家。
         瑜伽是刘希最喜欢的轻松娱乐方式,刘希曾利用暑假参加了一段时间的培训考取了瑜伽资格证书,更是跟随瑜伽达人去过几次野外瑜伽,在自然中达到身体、心灵与精神的和谐统一。
         带领郭陶做完热身运动,开始练瑜伽的基本动作。站立深呼吸,半月式,笨拙式,扭转式到开腿式,郭陶就有点hold不住了,韧带不好的郭陶勉强开到90度就痛得龇牙咧嘴,膝后的韧带也拉得一跳一跳的,弯着腿伸不直。
         刘希也不好强硬拉展,只好让郭陶自己下去练,于是乎新一轮惩罚上演。
         “腿裤,指尖着地。”刘希说道。
         “耶?”郭陶吃惊地望着刘希。
         “无条件服从。”刘希冷冷说了一句不再看她。
         郭陶抿了抿嘴,知道没有后退的余地,狠下心,伸手把裤子从腰际直接褪到脚踝,脸唰地一下就红了,动了动脚直接从脚下的裤子走了出来,俯下身,伸了手让指尖着了地,在自己脚趾的旁边撑着。
         刘希转过来纠正了弯曲的膝盖,郭陶忙把双脚绷直,白皙的大腿连着脚一垂而下,腰也几乎是已经放平,圆翘的臀部暴露在空中。
         这样的动作让韧带本不太好的郭陶痛苦不堪,身体摇摇晃晃,双腿轻微发着抖,膝盖后方绷得难受,指尖还在脚边一小块区域里徘徊。
         “我也不多打,十下,好好受着。”刘希开了口。
         正当郭陶心里暗喜十下还好的时候,却发现刘希拿着一条皮带向她走来,虽然只是一条普通的皮带,但郭陶不敢想象皮带打在身上有多疼,因为,直接让她亲自感受了。
         “啪!”带风的一皮带直接把郭陶打离了原姿势并伴随一声“啊”的叫声。
         郭陶只觉得身后一片火辣辣的疼,与板子与鸡毛掸子都不同,仅仅一皮带就能在臀上烧起一把火。郭陶转头去看了看刘希。
         “归位!”冷冷一句话直接把她打入地狱。
         郭陶颤抖着回到原位,做好动作,整颗心连同身体的肌肉都紧提起来。
         “啪!”一鞭接着宽宽的红印把两块红印连在了一起。
         “啊~~”郭陶强忍着稳住身体。
         “啪”接连着三块红印连成一体,边缘处红得更明显。
         “啊~~~”毫无悬念地发出一声惨叫,泪花在眼里打着转。
         “啪!”又一皮带打在臀下方,红印扩展了区域。
         “啊~~~”每一皮带伴随一声惨叫。
         “啪!”直接打在臀腿交界处,红肿得明显的敏感嫩肉把痛传递得淋漓尽致。
         “啊~~啊~~~”郭陶再也守不住姿势,把手撑在大腿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双腿剧烈颤抖中,眼泪也跟着流出了眼眶。
         仅仅五皮带,郭陶的屁股就一片深红肿,交错的地方程度更甚。如果说郭陶之前只是单纯地喜欢sp并单纯地享受sp所带来的痛感,那到此刻她才知道,真正的痛并不是那么好受的。
         “最后五下。”刘希看了看痛苦不堪的郭陶又补充了一句,“可以把手放在脚踝上。”
         郭陶如获大赦般把手放到脚踝,拉扯到臀上的伤,眼泪倒流。
         “啪啪”不轻不重的两下快速闪过。
         郭陶继续稳住身子不动,新通就痛一并承受着,把叫声闷在喉咙里。
         “啪啪”落在臀峰,尖锐的痛朝骨头里扩散,引得一阵抽搐。
         “啪!”重力的一下宣告惩罚的结束,覆盖着臀腿处。
         “啊~~~”郭陶一声惨叫,充血隐忍的脸上一片通红,泪水沾湿了头发。
         此时臀上遍布楞印,红肿不堪,严重的地方略有青紫,刘希扶起郭陶,亲自给郭陶上了药,留宿郭陶到伤好了为止。不过,星期四的吉他课就没法儿上了,郭陶有一对sp男主被,主叫岚,被叫宏,两人相识于同城sp俱乐部,很快敲定了对方,成为长期搭档。都说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每次岚打得淋漓尽致,宏挨得爽叫连天。但宏一直有一个心愿——反打,bl都有反攻,谁说sp就不能有反打呢?愿望总归是愿望,至今没能实现。
         场景依旧是…………………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岚高高挥起手中的皮带带风抽打在宏的屁股上。
         “呃、、、啊、、、”发出哼唧声。
         “啪啪啪啪啪~~~”
         “贱货,给我大声叫出来!!”
         “啊、、啊、、、呃、”
         “啪啪啪啪~~”
         “再大声点!!!”
         “呃!啊!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舒不舒服啊?”岚看着眼前红肿的屁股一阵兴奋“啪”用力一皮带抽在臀腿交界处。
         “啊——”一声惨叫,来不及回答问题。
         “啪啪啪啪啪~~~”全部落下臀腿交界处。
         “TMD回答!!”
         “舒~~服~~”宏咬着牙,全身冷汗。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连续的抽打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停的惨叫声。
         以宏的晕倒收场。
         “岚,你当一次被嘛,好不好?”宏挂在正在喂粥的岚身上撒娇地哀求。
         岚脸上一条黑线,光是想到自己要被打到躺在床上受人照顾,就觉得受不了,更何况,那样的痛他可是一辈子都不想体会,当好主就行了,决不当被。
         “还没挨够是不是?”岚假装扬起手,恶狠狠地说道。
         早知道结果是这样,宏也就不再说什么,专心吃岚熬得甜蜜爱粥。不要问为什么宏不去找个新的被?有些爱和痛,只愿施加在某个人身上,也只想从某个人那儿接受。
         天光流离,日月旋转,天地瞬息万变,今夜流星来袭。宏在漫天盖地的流星雨下暗许心愿,一次,就一次!!!。
         暗夜之神手指一点,宏幸运被选中,岚宏两人灵魂互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岚踱着步子看着“自己”。
         “不知道。”宏无所谓地摊了摊手。
         “CaoTMD的搞什么呀!!!”岚继续愤怒中………
         “岚,别忘了今天我们还有正事儿要办哦!”宏凑上去看着“自己”的脸说道,脸上带着一丝躁动兴奋。
         岚一下子就脸色刷白,虽然这副肉体不是自己的,可痛的可是自己啊!扯出一丝笑。(心疼自己的肉体,精神就得受折磨啊!)
         “宏,你看现在状况有变,不如我们………”极力说服中。
         “没关系,伤的是我,不用怕会在你完美的身体上留下痕迹。”打断岚的话,扳回局面。
         “可是,你自己~打你自己~不是很奇怪吗?”岚少有的慌张。
         “再说,到时候换回来痛得还是你呀!!!”寻找着各种理由企图说服宏。
         宏怔了一下。知道岚是怕痛,随即凑到“自己”耳边轻声说:“别怕,我会温柔对待你的!!!”
         耳边传来“自己”的温热气息,“自己”的声音此刻在岚听起来却如恶魔般恐怖刺耳。
         “看我做了这么多次,知道怎么做吧!”宏平静地说。
         岚转身跪趴在地上,屁股高高撅起,“请主人赐打。”声音微微颤抖。
         没有主的允许,被连脱裤子的权利都没有,因为对某些主来讲,脱被的裤子也是一种乐趣,就如同嘿咻的前奏,有与之相同的功效。
         宏玩味儿似的把手放到岚的腰间,就引起岚一阵颤动。岚有些无奈地转头看了看“自己”的脸,充满邪恶,恐惧地习惯性咬了咬下唇。
         宏看见岚特有的表情出现在“自己”脸上,一丝莫名的兴奋升起,想要狠狠虐待地上这个人,听他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呜咽的求饶声,挣扎痛苦的表情,剧烈颤抖的身子。
         “哗啦”手上一用力,连同底裤被拉到了膝盖。
         岚只觉身后一凉,随即紧张起来绷紧肌肉。
         “放松!”宏往□□的臀部轻轻一拍。
         岚听话地放松了身子,心里安慰自己没事儿,忍一忍就过去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宏连续几十巴掌重重落在岚臀上,一片微红。
         以前打宏的时候不觉得,现在落在自己身上岚才觉得真心疼,紧闭双唇默默承受着从未有过的痛楚。他知道,真正的惩罚还没开始。
         “去床上趴着!”宏下了命令。
         岚拖着裤子按宏以前的姿势趴在床上,让屁股高高翘起。
         “岚,先尝尝板子的滋味如何?”宏一脸坏笑地说道。
         岚把脸埋在被子里,一时竟忘了自己曾定的规矩。
         “啪啪啪啪~~~”“回答!”板子上了身。
         “是,谢主人.。”
         “这才乖嘛!”“啪啪”边说边又往屁股上招呼了两下,屁股上立刻新增了两大块红印。
         “啪啪”
         “啪啪”
         “啪啪”
         ……………
         宏顺着从腰间到臀腿处,又从臀腿处返回腰间,每个分段重复打两次,如此反复三个来回,岚的屁股已经是一片通红。
         岚死死咬着下唇,双手抓紧被褥不让自己出声,习惯了主的姿态,倔强地死撑着,身上起了薄薄一层虚汗。
         “啪啪啪啪啪啪~~~”宏也不着急,一下一下有规律地在两臀峰间交换抽打,他也想看看,这个人到底能撑多久?
         “啪啪啪啪~~”
         岚痛得连心都是一紧一紧的,臀上一片火辣辣的疼,臀峰反复交换的抽打让疼痛不断叠加,一波未去一波又来,像着了火一般。
         齿上加重了力度,丝丝血腥味散开来。
         宏察觉到岚的小动作“啪”带风的一板贯穿臀峰。
         “啊~~~”岚吃痛地叫了一声,放开了下唇。
         点点血珠映入宏的眼帘,怒火骤升。
         拿起放在一边的皮带,猛抽在岚臀上。
         “啪啪啪啪啪~~~”
         “谁允许你做这些小动作的?”
         “谁允许你自残的?”
         岚扭动身体企图躲开这剧烈火辣辣的疼。
         “啪!啪!啪!”
         “老实点!再乱动打烂你的屁股!”
         岚立刻停止了挣扎。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嫌打得轻了是不是?好,我就让你看看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挨打!!”
         “啊~啊~啊~~~”岚痛得忍不住叫出了声,手中的被褥一片汗襟。。
         “啪啪啪啪啪~~”
         “我叫你犯贱!”
         “啊~呃、、啊~~~”皮带的威力果然不是盖的,岚大叫出声,剧烈颤抖着。
         “啪啪啪啪——”
         “还敢不敢犯贱?”
         “不~敢~了、、、宏、、别打了~~~”岚痛不欲生,低声哀求着。
         “啪啪啪啪啪啪啪——”
         “叫我什么?”
         “主人,别打了~~痛~~”疼痛抽走了所有的意识,岚唯有麻木重复地认错求饶,两眼发黑,视线模糊。
         “啪啪啪啪——”皮带一路往下,抽在大腿上。
         “啊~~~~主人,求求你,我受不了了~~~~”已经意识模糊的岚被新一轮疼痛激醒,苦苦哀求着,全身大汗淋漓,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啪啪啪啪啪——”连续十几下抽在大腿后方嫩肉上。
         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流出,岚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宏看了看床上躺着的岚,臀肿得老高,泛着青紫,有的地方破了皮渗出点点血珠,大腿的嫩肉一片红肿,最惨的是臀腿交界处因为反复的抽打和擦割,直接出了血。不过以宏的经历来讲,这根本就不算什么,还不及这小子发起疯来打自己的一半,想不到这小子竟然这么不经打!!!宏轻叹着摇了摇头。(没过过瘾啊~~~~)
         仔细地帮岚处理了伤口,又熬了粥放在一边晾着。
         “嗯,好痛——”一个小时过去,岚终于醒了。
         “还痛不痛?”宏明知故问。
         “你说呢?”岚给了他一个白眼。
         “死小子,下手这么重。”嗔怪中。
         宏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死皮赖脸地握着岚的手,“不要生气嘛,以后让你打回来好不好?”
         又成功遭遇一记白眼。
         等岚的伤彻底好后,两人才交换了灵魂,各归原位。
         不过经过这一次“反打”,让宏更加明白了“主为主,被为被”这个道理,再也没有跟岚提过“反打”这个要求。
         完美的一对打到天荒地老………
         决定好好养伤,也给刘希来一次真正的教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5

帖子

23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0
QQ
发表于 2017-6-13 21:50: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9

帖子

18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4
QQ
发表于 2017-6-20 17:50:32 | 显示全部楼层

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76

帖子

35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51
发表于 2017-7-2 13: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3

帖子

5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2
QQ
发表于 2017-10-4 22: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66666666666666696666666666666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75

帖子

36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66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不易,非常精彩的资源,谢谢大大无私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地图|宝宝家园

GMT+8, 2017-10-18 02:33 , Processed in 0.12275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宝宝家园 本站所收录作品,均是来源于网友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删除。 邮箱:baobaohomespank@163.com

© 2003-2017 spank_spank视频_spank小说_spank网站_sp论坛_宝宝家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