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855|回复: 50

【sp文】爷,朕错了!(帝王忠犬受,霸道藩王攻)

[复制链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发表于 2017-5-22 11:4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案:“爷…不要…求您不要走不要走”龙榻上年迈的帝王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他又一次梦到了他的爷,他天神一般的爷,他的恩师,他的主子,他的爱人…却被他下令乱箭射死的爷…梦中的爷还是那么意气风发,他温柔的笑着看着他,却那么遥远,笑容逐渐模糊又逐渐清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12: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11: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1.悔  嘉裕皇帝驾崩了,说起这位皇帝的一生可谓大落大起。本是先皇后所出正宫太子却因为先皇昏庸独宠柳贵妃而被废弃。不到十岁的他跌下神坛,从人人敬仰的太子到人人巴不得避而远之的弃子。母亲被囚禁冷宫惨死,外祖家被下旨流放。他记得那个恶毒的柳贵妃向他那昏庸的父皇求旨让尚不满十岁的他去西塞肃边,而他那昏庸的父皇竟同意了。朝中因人人自危竟无人敢上书进谏。不满十岁的他就被压着上路了,他早就明白这是一条死路…是一条杀机满满的不归路。可是他没想到能遇到爷,这一生让他无法忘却的烙印…  一路西去本就路途艰辛,又因下人照顾不周他体能早就不支了…一次路上竟数度昏厥…每次醒来都是更深的绝望…但他不能死,他心中有仇有很!母亲和外祖家的血仇他不能忘!  直到他的爷出现,就如同在黑暗中点亮他的一点火光,让他沦陷让他沉迷。  南凌王,肖廷睿他的天神。  南凌世代持蕃地自制,虽是朝廷的附属蕃地小国却除去每年于朝上供并无任何交集。所以当他被从西塞解救一路南下到南凌时他怎么也没想到患难中唯一对他出手相救的竟是这个于朝廷看似毫无瓜葛的南凌王。只是因为他的外祖曾于南凌前藩王交好,如今在这危难之中外祖父将他托付于南凌王世家保他周全。  不得不说这是个好选择,南凌山高水远,又一向无心于朝廷政治,他躲藏在此竟无人知晓。肖廷睿掩去他废太子身份,带他在身边如弟弟般教导。对外他的身份便是王爷的侍仆。他的武功他的文笔他的一切甚至他的欢愉都是他教导的…嘉裕皇帝回忆起自己的一生竟觉得在南凌王府的日子是那样快乐…他本来以为他们会永远那么快乐…  肖廷睿那样霸道一个人对他却极为上心,虽然有时惹他不爽变会被训斥责打一顿,却从没恼火他嫌过他。。哪怕他听到他那昏庸的父亲驾崩的消息,他告诉肖廷睿他要回京夺回属于他的一切!肖廷睿只是他看着问他:如果你想好了要回去,我就帮你!而他跪下来说:爷,谢谢您,我要回去拿回属于我的一切,我要让那些***血债血偿!他的爷只是笑了笑点了点头。  肖廷睿说到做到,他本就精于军事作战,短时间内集结了南凌大批精兵北上攻城…朝廷军逐步溃败,先皇的昏庸和柳贵妃的暴政早就让朝堂内一部分人心生不满,内外都不堪一击…三年时间,肖廷睿和他带领的南凌军就把他扶上了那金殿上的龙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11:47:36 | 显示全部楼层
2.错  拨乱反正后的一年,南凌王帮他分析朝政清除柳贵妃余党。他娶了此次北上攻城朝中支持他的丞相之女为皇后。一切都似走上正轨。肖廷睿交出执兵符,交出兵权,几次进谏请旨回南凌都被他驳回了。  “朕不准,南凌王以后若是再上旨直接驳斥”年轻的君王啪的一声把折子扔在地上。上书房伺候的太监们都吓得哆嗦。  “皇上,臣离家许久,甚是想念,请皇上恩准臣回乡。”肖廷睿嘴上恭敬于一般臣子无异,眼中却无半点为人臣子的卑微,他抬头看着皇上,眼神中的压迫让嘉裕皇帝打了个冷颤!  “都滚出去”年轻的君王成功被挑衅点燃,他冲殿内伺候的太监们吼到。太监们连滚带爬的滚了出去…关门的一瞬间…他似乎再也支撑不住气场…一下瘫软了…嘉裕皇帝忙起身走到肖廷睿身边讨好的弯下身子轻轻拽了拽他的袖子  “主子,您别走好不好?!”有点撒娇有点讨好…“我舍不得您…南凌山高水远见一面太难了”  “小东西,注意一点你的态度”肖廷睿不动神色的抽出了袖子,这一个有点拒人千里之外的小动作一下让小皇上红了眼眶…  “反正我不许!!”小皇上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嗓子,却又似怕惹毛了面前的冰上一样低声说到“爷,只要您肯留下来,随便您怎么对我…”  肖廷睿性子极为霸道,就连床上的事也是一样。小皇帝跟着他没少在这些事上受折磨…可偏偏他的霸道却成了刻骨的毒药…让小皇帝对着后宫的莺莺燕燕都索然无味  肖廷睿冷笑了一声说到“陛下自重,难道是想在上书房被我c吗?”  小皇帝脸上青一阵紫一阵,这般耻辱他应该把人赶出去!可为什么身体却一片绯红  “主子,您想在哪里c我还用跟我商量吗?”讨好的跪下来咬了咬嘴唇、为了留下他,脸面又算什么东西?!不要也罢了  “既然陛下这么yd…那臣就却之不恭了”他上前把小皇帝两只爪子反手控制在背后。撬开了他的嘴攻城略地  殿内巴掌声此即彼伏,肖廷睿在这些事情上绝对霸道,伺候过他的人无不对他又怕又爱…。小皇帝本白嫩如豆腐般的tun瓣已经绯红…肖廷睿又狠狠拍了一下说到“说说为什么打你”  小皇帝吃痛却不敢大声喊出声,闷声说到“因为对主子发脾气,忘了规矩”  肖廷睿对他规矩极为严苛,虽然宠着他,但他若敢犯了规矩那板子肯定上身的。如今他也知道肖廷睿实在是恼了他,却还有一丝坚持他绝对不肯放他回南凌!!  肖廷睿狠狠扯了扯他的头发说道:“摆好你的姿势” 小皇帝不得不羞耻的抬起自己红肿的tun,求欢一般摇了摇…只盼望这冷面的人能看到自己的示好,再不提回南凌的事情…  肖廷睿却无心再与他心理战,提枪而上霸道的要了他…就在上书房…就在祖上提着正大光明的牌匾下…当他到达巅峰的那一刻,小皇帝流下了眼泪却不知道是快乐还是羞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11:48:16 | 显示全部楼层
3.乱    一切似乎都在走上正轨,一切似乎都在偏离轨道!小皇帝凌安塬可不似他那昏庸的父皇…他勤勉聪明仁爱,短时间内朝野上下对他的政绩无不心服口服。但是却也有让他头疼的事情,万岁爷与南凌王肖廷睿的秘闻却越传越凶…肖廷睿作为此次扶持凌安塬坐上龙椅的,拨乱反正的头号功臣按理说是再怎么赏赐都不为过!可作为南凌蕃地的藩王他却一次次拒绝了皇上对他蕃地的封赏。多次进谏回乡守藩地,可是小皇上无一例外的驳回…    慢慢朝野舆论传开,皇上对南凌王的野心有所忌惮才不让南凌王回藩地…毕竟南凌山高皇帝远,以肖廷睿的本事再培养出一支可以攻军北上的精锐兵也未尝不可…    “混账,这些传言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愤怒的小皇帝拍了一下桌子…,主子已经不待见他了…他都多久没亲过他了!若是听到这种传言…岂不是更无法缓和…越想越委屈的小皇帝越发暴怒!    伺候在旁的大太监江德福忙上前陪笑到“万岁爷小心自己的手疼”这个小皇帝也许是小时候吃过苦,对待他们这些奴才都算和善不多刁难,可偏偏若是遇到了南凌王的事情便性情大变…上次给上书房递南凌王要回乡折子的小太监被打的一个月趴在床上…    “万岁爷不好了…”殿外传来小太监急促的喊声…    “还有没有点规矩?!”江德福看着狼狈滚进殿里的小太监说…皇上本就心情不好,还上赶着撞上来,这小太监不会是个傻子吧…    “皇上息怒,奴才该死,只是奴才有一急事不得不禀”小太监已经被凌安塬的冰山气场吓的脸色煞白,却鼓足勇气说到“湖心小筑到处都找不到南凌王”    小皇帝猛地站了起来,眼神红的吓人!!“人去哪里了??!!!”    小太监早已吓傻却又不敢不回话…“宫中到处都找不到人,怕是南凌王寻着水路从河道里出宫了”    凌安塬不得不承认他的主子永远比他技高一筹,哪怕他现在是皇上…他太怕失去他的主子了…怕把人放在宫外他不辞而别…就将南凌王住处放到了宫中的湖心小筑…那就是宫内的孤岛,如若不是他派船,南凌王插翅难逃…可是他竟然顺着水陆溜了…他这么讨厌自己吗??河水冰冷湍急…他的主子不要命了吗…不要命了也要赌一把离开他吗?!    他暴怒了…作为帝王的尊严燃烧成愤怒…“给朕出兵去搜!把人擒回来,敢在朕眼皮子下跑,他南凌王是要造反吗?!”    可他的主子怎么能是那么轻易被找到的人呢…他存了心要离开他,那就算他派多少精兵也无法寻得到身影…    一转三个月…小皇帝终于等到了南凌王上的告罪折子,他向东岳的君主请罪不告而出京…皆是因为太想念故乡,请圣上看在他略有军功的份上从轻处罚…他愿意把南凌的五年贡品数翻倍赔罪…    小皇帝读着这个恭谨谨慎挑不出一点错处的折子眼泪逐渐模糊了他的眼睛…他肖廷睿想南凌,难道就不想他吗?他把自己扶到这个位子上却弃自己而去…他好想他!    年轻的嘉裕皇帝连对南凌下了十道斥责折子…一时间朝野中议论纷纷,怕是皇帝要除去南凌藩地了…    撤藩…这两个字他从没想过…但现在不得不想了…南凌王对十道斥责折子无动于衷…一年时间除了一封告罪书再不给京中上过一封请安折子…这对于刚刚稳定下的朝堂无异于赤果果的挑衅…    终于被愤怒思念击退最后一丝理智地小皇帝做了一个让他后悔一辈子的决定…撤藩!擒南凌王进京…如若反抗视同谋反!    他以为他的主子会生气…如果肖廷睿气急了就等他进京后好好服软道歉,大不了被狠狠折磨一番…他实在太想他了…从自己十岁进了南凌王府,从未与他分开过这么久…他想他想的要发狂了    可是他没想到他的主子宁死不屈…南凌王府的门都被轰碎…他一袭白衣走出来迎着密密麻麻的朝廷军说:皇上不就是想要我的命嘛…拿去吧…宁死不进京    万箭齐发,白衣血染…    他的笑容他的霸道他给他的快乐痛苦折磨都在那一刻停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11: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4.怨  南凌王死了…一同死的还有几个拼死抵抗的南凌王府侍卫…肖廷睿死的时候他在批阅奏章,朱红色的毛笔突然莫名掉落,将折子染红一片…突然一种不良的预感涌上心口…小皇帝一口鲜血喷出…    肖廷睿死了…死在艳阳灿烂的日子里…小皇帝把自己关在他住过的湖心小筑一个月,每日每夜的痛哭…他彻底的永远的失去了他    安塬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度过那段日子了,他想随着主子一起去死,却收到了南凌王生前给他的最后一封书写,简单写着:此生不如不见,虽见却无悔,活下去    他听话活了下去…前朝勤政爱民,后宫雨露均沾,开创了东岳史上从未有过的盛世,可心中那根刺却一直扎在心里!    每日夜里嘉裕皇帝都会坐船登上湖心小筑,屏退下人…仔细遵从着主子给他订的规矩一做就是三十五年…他骗自己肖廷睿还在仿佛还在南凌王府一样    年迈的帝王已经老态初现…他明白自己的身体已经病入膏肓,喝完了苦涩的汤药,他眯了眯眼睛…对伺候的小太监说到:备船去湖心小筑…小太监想劝谏什么却最后还是应是退了下去…    他已经站不稳了,下船的时候三个太监搀扶着下来…却在踏入湖心小筑的一瞬间精神奕奕。    屏退了伺候的下人…他颤颤巍巍的跪了下来“主子,安塬来伺候您了…前些日子病了几日没来请安,请主子重罚!”他虔诚的对着屋内的一副画像磕了一个头    嘉裕皇帝驾崩了,死在了湖心小筑…那副他每日跪拜的已经发黄的画像随着他一起下葬了    他主子说:此生不如不见!不如不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11:50:07 | 显示全部楼层
5.重生  一阵猛烈的钝痛将他拉出黑暗,安塬眼睛猛然睁开,自己被以一个羞耻的姿势压在软塌上…身后的人对他做着难以启齿的侵犯的事情!小ju花一次次被粗暴的撑开,疼痛没让他停止思考,安塬心中腾出一股杀气,谁敢对他做这种事情,这幅身子是主子的…除了主子可以,谁敢!    他仰头狠狠对着后面的人撞击了一下,只听后面的闷哼一声,粗暴的侵犯也嘎然而止,安塬转头一看…愣住了…他的主人肖廷睿捂着鼻子,鼻血滴了一床    这次轮到安塬懵住了,他的主人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眼前,还被他撞的满脸血…如果这是梦也太逼真了…他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主子的脸和胸膛…那清晰的触感…结实的肌肉!他忍不住感谢上苍,竟然让他做了这样一个美梦!    安塬心里乐开了花,手指头附上主子的胸膛放肆的摸了又摸,然后把他的头狠狠的伸进怀里像小狗一样撒娇的蹭了蹭…主子我好想您……    肖廷睿冷眼看着眼前的小**,把人撞成这样一句请罪都不说,还肆无忌惮的吃他豆腐,他忍不住想晃一晃小东西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全是水!    “摸够了没有?!”肖廷睿忍无可忍的拍开了安塬的爪子    “没有”安塬放肆的又捏了捏主子的胸脯,太舒服了,和他记忆里一摸一样!!反正他要不是已经死了就是现在是在做梦,死后或者梦里放肆一点又能怎么样…    肖廷睿没想到他的小东西现在硬气的不行,脸更是黑的无与伦比…越发放肆了,把他关在这破岛上,驳了他回乡折子!现在承欢时袭主,把人撞的一脸血,还不管不顾的吃豆腐!他忍无可忍了,不好好教训一下,真的要上天了…    他反手打掉了安塬放肆的两只爪子,抽出腰带把他不安分的小手狠狠绑在了背后…“小东西,有点放肆了,滚下去跪好”然后一脚把人踹了下去…    安塬被踹到床下才彻底清醒了一点,自己在干嘛啊…生前他想了无数遍,如果在地府见到主子该如何于主子忏悔,本就想着见到主子本应该诚心悔过,怎么自己淫虫上脑一见主子就急着吃豆腐呢…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突然骇了起来,这不是他那副暮暮老矣的躯体,是年轻充满生机的身体,两个樱桃被揉的重大,分身被可笑的打了个结却耻辱的拼命想抬起头…    他心里一惊…记忆里他的主子只束过他分身一次…就是南凌王第一次请旨回乡,他不但没准还让人直接把折子烧了,那次主子生了大气把他的小肉芽绑住狠狠的惩罚性的要了他几次…却不许他快乐一次…那次最后虽然肖廷睿大发善心的饶了他,他的臀部,私处,肉芽都肿了好几天,坐立难安…    不会是…不会是…不会是…一个大胆的念头冲进了安塬的脑海,不会是重生了吧…重生于主子第一次上回乡折子的那一晚…如果是真的…一切都好,都还来得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11:50:46 | 显示全部楼层
6.小心思  安塬在被踹下床之后彻底安静了…肖廷睿看着这个被他折磨的有点狼狈的小东西叹了口气…小皇帝胸前的红樱桃肿的吓人,小肉芽也被他紧紧绑了起来甚至有些发紫,后面翘着的臀也是红肿发亮…被侵犯的小xue也是一片迷醉…无心欣赏这凌虐的美感,他轻轻踢了踢他的腰让小皇帝保持好请罪的姿势…他是一定要回南凌的,本就无心扯进东岳国的政治,如今为了这小东西不得不牵扯了进来…趁着还来得及快点抽身吧…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血…刚被撞的一下真的恨,他被撞的双眼一黑…这小东西对他可真不客气…自己不会是养了一匹小狼崽子吧…“同肃,备水”他对门外伺候的影卫喊了一声…    南凌王府培养的死士和影卫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此次北上攻城这些影卫和死士们也是立了大功…而同肃就是这些影卫中最优秀的一个,上一世肖廷睿被囚禁在湖心小筑时身边只剩下同肃一个影卫伺候。肖廷睿能逃出宫外一路潜行回南凌也少不了同肃的功劳!    在屋外早就候着的同肃,轻轻扣门而入…直接无视赤身裸体跪着的小皇帝膝行到南凌王身旁…同肃见到主子满脸是血心中一惊心疼的缴了帕子把脸上血迹擦净…本想安静的退到一边,却被主子一把薅过来“用嘴…”    “是”同肃安静叩头一下,小心翼翼地如同含着珍宝一样把主子的龙根含入口中…不敢分心仔细伺候了起来    安塬双手被束缚在身后,又被主子命令摆好请罚的姿势本事不敢乱动,可眼睛里的愤怒却像要吃人一样向同肃射了过来…敢在他面前抢主子尤其是他等了三十多年才能再见主子一次,才能再伺候主子一次,竟然被一个低贱的影卫抢了先机…怎能不恨…    肖廷睿一边享受这自己奴才的伺候,一边扫着那跪在地上的小皇帝…安塬的眼神让他很不舒服…他把自己当什么?他的后宫男宠么?安塬后宫都立了一后三妃了,自己被他困在这破岛上身边就剩了一个影卫侍奉…他安塬这还不满足?!!甚至想一辈子困着他囚禁他吗?!    “让你摆好请罪的姿势听不懂吗?!”他用脚不轻不重踹了安塬分身一脚…可怜的小分身神采奕奕的往上翘了翘,可无奈被紧紧束缚住感觉更紫了一点    安塬虽然混身都疼,可主子任何一句话一个动作都似那最猛烈的chun药让他动情…上一世肖廷睿离开京城后,安塬就像个活死人再未体会过主子带给他的快乐…对后宫的众多妃嫔都提不起任何兴趣,每次宠幸她们都念着传宗接代任务,如若不然他根本不想踏入后宫半步    他听命把pigu翘的更高一点,把头低到尘埃里…心里却盘算着怎么夺回主子的心…    大约过了半炷香的时间,他听到主子哼的一声便知主子释放了…前面他没伺候好,还把主子撞的满脸血…一别三十多年第一次见面却如此荒唐…可是不管怎么样老天待他是极好的…他又有了一次机会跪在主子脚边伺候他…想着想着眼泪就安静的滴了下来…    “还没揍你,你倒是哭的这么惨?!”肖廷睿在一旁享受着同肃的清理一边看着扑在地上哭的浑身颤抖不止的安塬“一会儿鞭子上身,你再哭不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11:51:19 | 显示全部楼层
7.缓兵之计  “还没揍你,你倒是哭的这么惨?!”肖廷睿在一旁享受着同肃的清理一边看着扑在地上哭的浑身颤抖不止的安塬“一会儿鞭子上身,你再哭不迟”    听到这句话本就是趴在地上哭的安塬哭的更惨了…身子哭一抽一抽的…前世每次被揍心里都觉得有点不服气…可这次却觉得的确该好好被主子揍一顿,前一世造的孽,这一世总该还一还…    肖廷睿看着面前的小皇帝哭的那么惨…着实有点不忍心…可是今天是下定决心给他立立规矩…    “抬头”他伸脚抬了抬小东西的下巴…安塬立马配合着抬起了头~满脸的泪水糊了一脸,眼泪还是止不住,“丑死了”肖廷睿捏了捏安塬的小脸蛋…小皇帝听到这句立马憋出一个笑容…肖廷睿手劲却越来越重…直到捏的安塬的小脸泛了些许红才恋恋不舍的松开…    安塬表面上一脸委屈恭顺,心里的小九九却一直不停的盘算着…今天算是决定性的一天,必须让主子暂缓回南凌的计划…上一世就是自己太不懂得哄主子了,硬是杠上了,俩人关系才逐步恶化…他上一世毕竟多活了三十多年,知道今天先要把主子的炸毛胡噜顺了再说……    “主子”他往前蹭了蹭,不动声色的挤开了在旁木头一样的影卫…像小狗一样摇了摇tun…“您别生气了,气坏您身子可不好了…要是您不开心揍奴一顿就好了”    安塬很少自称奴,肖廷睿也从不要求他…如今他确是诚心实意想放低自己的身份先把主子哄开心了再说…    “陛下今天这顿是逃不掉了”肖廷睿看着面前的小东西卖萌耍乖,只当他是为了逃避一顿板子罢了…    安塬不敢在造次,主子每次叫他“陛下,皇上”都是气急之时…等着主子下一步吩咐…    “跪床上”肖廷睿指了指软塌…安塬忙颤颤巍巍的爬上了软塌,“跪直,手背后”小皇帝不敢拖延忙摆好姿势…    啪一个清脆的巴掌拍到安塬脸上“一条一条说”    安塬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却也知道主子给他留了面子…虽然打了脸但这力度不足以太留下痕迹让旁人看出来…    “一.我企图困主子在宫中,明知道主子想回南凌”安塬一边说一边小心打量着主子的脸色    “算一条…,继续…”    “二,我对主子态度不好还命人烧了主子的折子”安塬说到这条瞄了一眼主子的脸色…上一世烧了主子折子这件事让主子大动肝火…果然肖廷睿脸色铁青…    “继续”肖廷睿语气听不出喜怒    “三.伺候主子不尽心,袭主撞了主子,罪该万死”    肖廷睿冷哼一声“您现在毕竟是皇帝了,哪天看我不顺眼取了我的命都有可能”冷嘲热讽的一句话让安塬却一下愣住了…的确是上一世他最后杀了主子!!小皇帝突然像崩溃一般,再也跪不住了,扑进肖廷睿怀里紧紧抱着他放声大哭“主子,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您狠狠罚我吧,求您狠狠的罚我吧”    看着怀里颤抖不停的小东西…肖廷睿一阵无奈…今天这个小东西太反常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11:52:15 | 显示全部楼层
8.以退为进  小东西双手被他绑在背后直勾勾扑进他怀里痛哭,嘴里一直念叨着“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主子您重重的罚我吧”…他不由心软了,轻轻抱了抱他把背后绑着他手的绳子松开…“该拿你怎么办啊,还没打你就哭的这么惨…”小皇帝听到肖廷睿口气缓和一些,更加肆无忌惮的蹭进主子的胸膛把鼻涕眼泪抹了主子一身…    肖廷睿轻轻帮安塬揉着被绑麻了的手臂…小皇帝享受的眯着眼睛…得寸进尺的说道“主子帮我把下面的也松绑吧…都快勒坏了”    肖廷睿低头一看,的确都把小肉芽勒紫了,自己也不是想废了他…折腾了这么半天气也消了大半…便仁慈的挥挥手“自己松了吧”…安塬忙谢恩,自己松绑了…没想到缠的有点紧竟是一时解不下来…越是着急手上动作就越慌乱…小肉芽却不甘寂寞,在折腾下昂着头…    “主子…”刚止住的眼泪又涌上了小皇帝的眼眶“求您帮帮我”    看着面前惊慌失措的小东西…肖廷睿真的觉得很无奈,这是小呆子竟然是当今皇上………只好大发慈悲的上手帮他解开了束缚的绳子…可主子的触碰就仿佛有魔力,本来被折磨的疲惫不堪的小肉芽却昂首挺胸…一直轻轻颤抖着…眼看着就要迸发而出…毕竟等待主子的宠幸他等了三十多年    “憋着”肖廷睿毫不心软的掐了一下…安塬吃痛呼了一声“主子”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今天是来受罚的,陛下…臣可不是把您叫来伺候您欢愉的”南凌王手扶上安塬的肉芽使坏般又捏了几下…小皇帝却一声不敢在坑了…    “陛下,咱们该聊聊正事了,您要这天下,臣就助您登上皇位…我不求升官加爵,只求安稳回乡,您看看什么时候恩准臣返乡?”肖廷睿自认是个没什么出息的人,只想安稳守着他的一亩三分地当个小藩王…南凌物产丰富,四季如春…这破京城他住了一年他已经觉得够够的的了…他不是完全放得下他的小皇帝…只是这段时间对小皇帝的爱被小皇帝对他的囚禁和时不时拿捏着的皇帝架子消磨殆尽…肖廷睿有种预感,他俩这么下去真的会两败俱伤…    安塬脑子也在飞快的转,上一世犯的错这一世不能再走一遭了…可是放主子回南凌他也的确是不愿意…有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南凌王肖廷睿最讨厌被人强迫…上一世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拿着皇帝的身份压人…豁出去了,这一世干脆没脸没皮的趴在主子脚上…把这个大爷伺候的舒服满意自己离不开他?!!    安塬这么想着便没羞没臊的说出“爷,您若是想回南凌安塬怎么拦的住啊…就盼着您走之前狠狠揍奴一顿出出气吧,让我站着也疼坐着也疼躺着也疼,免得您不在的日子奴记不住规矩又惹您生气”说着蹭了蹭胸膛,讨好地笑了笑接着说“求爷狠狠打一顿,让我长长记性,再不敢造次了”    肖廷睿看着这个明显讨好卖萌的小东西…不得不承认被成功顺毛了…心里舒服点了看人也顺眼点了…    他踢了踢跪在一旁像木头一样的影卫“出去把门关好”教训小皇帝怎么也要给他留点面子…安塬感激的看了主子一眼…其实就算放着影卫在跟前他也不敢说什么的…没想到主子心里还是顾念他的面子的    肖廷睿抄起放在床头的皮板子不轻不重拍了小皇帝左边屁股一下…“撅高,你可以放心叫,反正江德福就在门外伺候着”    小皇帝哪里敢发声啊…知道暴风雨在后面,还是只能迎上…“规矩要我提醒您一下吗?”肖廷睿又轻轻拍了小皇帝右边屁股一下    “不用不用!安塬记得,不能动不能挡不能躲,如若躲了重新来过”    “乖!你这个小脑袋瓜还能记点事”左边臀上又是轻轻一拍“乖乖忍着,自己认错”    “是”安塬狠狠咬住软塌上的枕头,深吸一口气,等待疼痛的到来    啪,极重的一下在pigu上裂开…安塬疼的眼前一黑…“我错了主人我错了主人”    啪又是一下“错了就好好受着”肖廷睿在揍他的时候很少开口,却又是用下了十足的力气抽了下去    接连不断的几十下皮板子砸了下来…安塬只觉得痛痛痛    “对不起主人对不起主人”除了认错和小幅度的扭动小皇帝什么都做不了,毕竟动了躲了重来的规矩可不是闹着玩的    安塬不知道挨了多少下了,屁股的从最开始的疼痛到了麻木,竟然觉得没那么难熬了…泪水不停的流下来…突然主子停下了责打,手恶趣味的捏住了他的屁股…安塬疼的抽了一口冷气    “今天就先饶了你…”肖廷睿恶趣味的一直戳着小东西肿起来的小pipi…手感真不错…“起来,抱着你的板子到墙角跪着去”安塬不敢反抗,忙连滚带爬的到了墙角双手将板子举高…不一会儿主子唤同肃进来奉茶,还煮了一碗香喷喷的鸡汤笋丝面    鸡汤笋丝面是南凌的名菜。别看简单,用料极其考究,鸡汤用十几味山珍调味,笋丝切的细如蚕丝,最是考验厨师的手艺,也是小皇帝最爱吃的南凌美味    “别跪着了”过来吃点东西,肖廷睿大发慈悲的赦免了安塬的罚跪,今天折腾太久了…小皇帝眼泪说来就来,真怕他的小东西脱水了…    安塬不敢造次,乖乖爬过来跪着喝了水吃了面…肖廷睿又帮他净了一下脸,擦干净了满脸的泪水和鼻涕…“主子,面好吃,您也用一点吧”安塬讨好的说    “我不吃了…这味道不及南凌王府厨子做的十分之一”肖廷睿看着他温柔的笑了笑,话里却莫名有些伤感    安塬心里一哆嗦…怎么永远躲不开这个话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11: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10.计划  次日清晨,同肃顶着一脸红肿伺候主子起早…肖廷睿看着身下的温顺跪着此后他穿鞋的影卫…同肃从九岁就开始近身伺候他,习惯了他的温顺听话乖巧,一直以来上位者都觉得影卫不过是用着顺手的物件…而同肃最近变的有点不一样…    “疼么”肖廷睿伸出手戳了戳同肃脸上的红肿…    “回主子话,不疼”同肃神情无任何变化,手上为肖廷睿穿靴子的动作也不曾停顿半拍    肖廷睿觉得无趣极了…同肃大部分时间都安静的如同不存在…小皇帝就好玩多了…如果换成小皇帝被戏虐一定又是一番卖萌耍乖了    “自己擦药…让别人看见了还以为你主子有多残暴呢”说着也不理他抬脚走进了主殿    湖心小筑布置充满南凌风情…主殿的布置与南凌王府布置无异…小皇帝为了讨好肖廷睿也是颇下了一番功夫    早饭已经被伺候的小太监摆放在桌上,精致的四碟点心合着香甜的糯米粥配上八碟酱菜…一切规格和饮食都仿着南凌王府…肖廷睿自顾自坐下来喝起了粥,同肃夹了一块樱桃果糕放在主子面前…    肖廷睿咬了口果糕吐到了盘子里“难吃…”    南凌樱桃最是新鲜好吃,樱桃果糕清新怡人入口即化。而京城不产樱桃,新鲜的樱桃就算快马加鞭送到京城也失去了本身的新鲜果味…这样做出来的樱桃果糕仿的再像也没有南凌口感…同肃忙送上茶水给主子净口,肖廷睿眯着眼睛看了看同肃,不得不承认用着真的是顺手…    “本王想了想你昨日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被难吃的樱桃果糕倒了胃口,肖廷睿只随意喝了点粥便停下了“南凌作为肖家的籓地已百年…本王从小长在南凌,本不想卷入朝廷这摊子事,但也无奈卷了进来。本该早日抽身。回南凌的事是该早做打算,但是本王不存着其他心思,以后也莫要再提”同肃忙跪地称是又说“主子,若是小皇帝不同意您回乡的请旨,咱们该另作计划”    “嗯。你联系一下南凌其他影卫…做好计划”肖廷睿点了点头    同肃心一直砰砰直跳,主子这一世竟然同意了早回南凌的计划…虽然主子现在还无心皇位,但只要早日回到南凌一切都还来得及!昨天掌嘴的巴掌太值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地图|宝宝家园

GMT+8, 2017-10-18 02:33 , Processed in 0.309915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宝宝家园 本站所收录作品,均是来源于网友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删除。 邮箱:baobaohomespank@163.com

© 2003-2017 spank_spank视频_spank小说_spank网站_sp论坛_宝宝家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